关灯
护眼
字体:

[仙流]岁暮炎天+把悲伤看透时(第6页)

作者: 卢一匹 阅读记录

仙道没理他,继续把一页画面撕下来。他闻到仙道身上的酒味。

“你醉了,我们上楼。”

他试图去拉仙道,可是没有效果,他搓搓手,站在一边。仙道正在撕的那页纸上,一个少年带着眼罩,抱臂坐在球场边,神情倔强又有些落寞,他愣了一下,是流川。

仙道将撕下来的纸页在桌面上码整齐,然后抬起头递给他,带着命令的口吻:“请回去修改。”

“什么?”

仙道的确醉了,他想,一面接过那几页纸,上面是全国大赛流川眼睛被南烈弄伤的那一回。

仙道盯住他,忽然有点生气的说:“我要去看他。”

“啊?”

“请画我去看他。”

他领悟过来,仙道继续重复着,酒精让他的口齿不太清楚,“我在电视上看见他受伤,就想去广岛看他,你应该画出来……”

他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架起后者,慢慢上楼。

“他说他会回来打败我,我一直在等他,每天都等,他为什么没有来……”

他看一眼仙道,后者的头埋得很低,他又觉得他似乎没有醉。他没有作声,屋外的风雨声忽然振聋发聩。

次日清晨,他从床上起来,仙道不在。

走到过道上,发现他正和前天那个风筝男聊天,两个人都笑容满面。

“唔,先生,”仙道朝他挥挥手,“起来了啊?”

“嗯,雨小点了没有?”

“哪里会小?”风筝男叹口气,“天气预报说,到后天下午才能彻底消退。”

“哦,真可怜,那你的风筝节彻底泡汤了?”

“可不是彻底泡汤了?”风筝男笑笑,“不过,今天打算去湘南海岸试试运气,说不定能放上去呢。”

他不敢相信,“喂,可是有台风呢!”

“是啊,那才带劲儿嘛,他说好陪我一起去!”风筝男指指仙道。

仙道朝他点点头,“反正没事儿。”

“咳,撒谎啊,”风筝男哈哈笑起来,“瞧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你不是有愿望要放上去吗?”

仙道尴尬的咳了两声。

“哦,什么愿望啊?”他问,“写在风筝上放飞,真能实现?”

“啊,那可不能告诉先生。”仙道眨眨眼,和风筝男朝楼下走去。

他坐在窗口,看着屋外的雨水。

远处的海潮声似乎也能听见,他觉得有些寂寥,翻开手机,给出版商打了个电话。

“怎么这时候才联系呢?”对方的口吻有些不满,“现在在哪里?能来老地方面谈么?”

“啊,在镰仓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发来的第27回 看到了,老实说,不尽人意,又是打打杀杀,你知道,在上星期的热门榜上,你的作品又下滑了三名。”

他握着听筒,“嗳,并没有什么。”

“喂,什么没有什么,这可是大事啊,实在画不下去就收尾吧,真是固执的伤脑筋。一直都在劝你继续画《SLAM DUNK》的第二部 ,现在的你,可只能吃老本啊,不要老想着什么突破、创新,那都是没有意义的。”

“不会再画了,说过很多遍了,”他并不想激动,但每到这时总难免急躁起来,“那漫画已经结尾了,不可能再继续了!”

他关上手机,随手扔在床上,从兜里掏出昨天仙道撕下的画页,丢进垃圾桶。

朝门外走去。

仙道和风筝男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浑身湿透。

风筝男夸张的大叫着:“凭什么你的能放上去,我的却不能?我可是职业的风筝专家啊。”

仙道的心情似乎很好,很耐心的拍着后者的肩膀。

朝他走来。

他抬起脸,朝仙道点点头,“怎么?愿望放上去了?”

“你在喝酒?”仙道皱着眉头,数了数一旁的啤酒罐,“不得了,不多不少刚好十一罐。”

他继续问道:“愿望放上去了?”

仙道的脸上一直藏着那个微笑,现在终于露出来,“是啊,放上去了,就等着实现了。”

“喂,该不会写些什么‘希望再次见到流川’之类的蠢话吧?”

仙道看他一眼,不回答。

“如果写这些蠢话,那肯定是实现不了的。”

他觉得像是走在空中的钢丝上,已经走了一半,无法再回头,他扬起手,朝仙道作了一个砍断的手势,“我可不会再画了,知道么?早就结局了,都结束了。”

“你醉了。”

“我没醉。”

仙道在他身边坐下来,半天没有作声,忽然开口:“你没有画结局,那天我在你的画室里找了很久,没有发现结局。”

他哈哈笑起来,“原来你在找那个啊?在那里当然没有,我当然不会放在那里。”

“你,”仙道顿了顿,“画了什么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