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仙流]岁暮炎天+把悲伤看透时(第7页)

作者: 卢一匹 阅读记录

他仰头喝下最后一口啤酒,“我并不想告诉你。”

他望着自己的手,“可是我实在憋不住了,我得说出来,你记住,我可不是非要告诉你这个小鬼,我只是需要讲出来,随便对着谁。”

仙道看着他,点点头。

“那是五年前,我的漫画《宫本武藏》还在集英社连载,这是一部根据小说改编的漫画,稍微了解行情的人都知道,画这类东西并不讨好,因为嘛,有一个固定的框子在外面约束着你,很多东西当然就无法延伸咯。

“但那时候心里憋着一股气,就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中国有句老话,真正的舞蹈高手就是带着镣铐也能舞得淋漓尽致。我的事业从《SLAM DUNK》到达顶峰之后,便一直在走下坡路,虽然那也是我呕心沥血之作,但在那之后,我更加呕心沥血的作品却再也无法得到认同,那时候或许就是不服气,才决定画《宫本武藏》。

“连载的过程并不愉快,虽然画技得到了肯定,但读者和同行总是说它无法像《SD》一样打动人心,你知道那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他们潜意识里早就那么想着,井上那个家伙最好的作品就是SD了,又不是天才,不可能再画出更好的东西来了。所以他们总是拿SD来衡量我的其他作品,这在当时的我看来,虽然气愤,更多的却是无奈。

“集英社的编辑告诉我准备暂停连载《宫本武藏》的那天,我正好为了画这部漫画三天未眠,在接到电话之后,整个人几乎崩溃,可编辑对我说,喂井上啊,希望你能考虑画SD的第二部 呢,这无论对我们的销售总额还是对你的事业都有益无害……

“有生以来头一回,我对自己的作品充满憎恶,或许在此之前,我也曾经打算过续画SD,但那一天,我做了决定,要彻底结束这部阻碍我前进的作品。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喝了一箱啤酒,然后坐在画室的窗前开始画结局。

“我让樱木的脊椎留下了后遗症,从此无法从事体育运动,我当时一边画,一边哭。我画了宫城和三井在群架中失手杀人,进入了监狱,哦,赤木倒是没怎么样,反正他已经毕业了,无关痛痒,暮木呢,也考取了大阪一所师范大学的俄语系……那天的雨大得惊人,窗子没有关好,风刮近来,把画室里的草稿吹得遍地都是,我的半边身子也被淋湿了,坐在那里,想起我还没有画流川。

“你知道,流川他一向是骑自行车的,我画了他那天他照样骑着自行车经过湘南海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经过那里,因为那一天有台风,是的,我画了台风,他总是迷迷糊糊的,他可能压根儿就没有听警报,反正在台风最猛烈的时候,他正骑车经过海岸……那一天拉响的是黄色警报,海岸边两公里内的建筑都被吹倒……

“所以,他当然不可能再去找你,嘿嘿……”

仙道很久没有再出声,被雨淋湿的头发朝下塌去,他盘腿坐着,忽然开始用手指轻轻在地面打着节拍,他发出极为低沉的笑声,可又有点儿像哭声,“那一天,我们一对一完毕,他骑单车回去,他体力透支,骑了几下,人和车都朝一边倒去,我跑过去抱住他……”他停下来,望着窗外重复了一句,“我抱着他……”

“心跳得快要蹦出来……”

第二天的早上,他在卫生间里洗过脸,下楼去吃早餐。

他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吃着一份发烫的火腿煎蛋和蒸山芋,他飞快的舞动刀叉,台风并未停息,但他决定在这一天的中午之前赶回东京。

“喂,先生。”

有人朝他打招呼,是风筝男。

“他呢?”

风筝男四处张望。

“哦,走了。”他回答,仙道从昨天下午就不知所踪。

风筝男端着一盘沙拉土豆在他对面坐下。

“嗳,他放风筝的技术可真了得。”

他点点头。

“是您儿子么?”

“啊,不是。”

“也是,长得不像,那就告诉你没关系,昨天他在海滩上差点没了命。”

他抬起头。

“为了把风筝放上去,他沿着海崖跑,差点掉下去呢,真把我吓坏了,也不知道写了什么愿望,命都不要。”

“是么?”他忽然觉得山芋难以下咽,“可还是实现不了啊。”

“诶,那可说不定,我可曾说过我女朋友的事情?好几年前,她还是镰仓高中的学生,那时候她喜欢《篮球飞人》里的藤真健司,放风筝写了‘想见藤真君真人一面’的愿望……”

“哦,听你说过,没有实现。”

“啊?我说过么?的确不能算是实现,但结果也够惊人了,你知道么?她没有看到藤真健司,却看到了流川枫,流川枫你总该知道吧?虽然先生这样的正经人物估计从来不看漫画,但那可是风靡一时的人物哦。就在她放飞风筝的第二天,放学后她为了做一道练习题留在了教室,就在那时,她看到了流川枫。嘿,不骗你,真的,她的教室在四楼,她看见他抱着篮球站在教室的窗户外,正往里头看着,她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幻觉,可过后,她亲眼看见他一步步走下楼,而且,教室第一组的最后一座上,多了一个篮球,可不就是他留下的么?喂,这可是真的,现在那个篮球还在她家保存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