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于九天20:十面埋伏

20凤于九天之20《十面埋伏》作者:风弄

文案:

子岩的亲笔信,令凤鸣深夜踏入了危机四伏的同安院。

得悉庆离被迷惑的内情,凤鸣震惊之,决定不再坐以待毙。

这一次,轮到他主动反制狡猾的庆彰!

一个大胆又令人惊叹的计画,逐渐成形。

夜幕下,眾人各自展开行动。

洛寧、洛云、烈中石、烈斗、洛芊芊、萧纵、摇曳……围绕著同安院中运筹帷幄的凤鸣,同国古老的都城弥漫著前所未有的诡异空气。

一向对凤鸣照顾有加的幸运之神,今次会继续保佑凤鸣的「埋人头栽赃大计」,获得圆满成功吗?

【256文学将分享完耽美小说http://www.256wxc.com/】

第一章

丘陵,一切沉浸在宁静的夜色中。

这里离同国的都城,同泽,已经路途甚远。

虫鸣声此起彼伏,仿佛情人问传达着不能为人所知的私语。

西雷王容恬和手下侍卫绵涯,此刻正潜伏在半人高的野草中,监视着前方不远处临时驻扎的营地。

一路上,他们跟踪着西雷文书使团,已经追至西雷与同国的jiāo界处。

西雷与同国在边界详细划分问题上,向来存在分歧,有的地带归属权尚未明确,争执多了,自然常有军队jiāo锋,打起来后,反而让村民们四处逃亡,荒废家园,军队离开后,留下的都是大片没有人烟的荒凉之地,成为盗贼们的据点。

按照凤鸣的话来说,就是三不管地带。

而今晚文书使团驻扎休息之处,正好处于这样一个三不管地带。

容恬怎么可能放过天赐的好机会?

「大王,营中的守卫很快就要jiāo接了。」绵涯伏在他身旁,压低着嗓音禀报。

现在营中众人大部分已经入睡,午夜jiāo接的守卫,前一班的早就困了,即将jiāo接任务,警惕性会松懈,而后一班的,刚刚醒来准备接手,也正睡眼惺忪。

这是最好的潜入时机。

容恬的眼睛在黑暗中炯炯有神,啾着前方的营地,露出一丝浅笑,「动手吧。」首先弓起身子,鬼魅一般潜向夜色下的营地。

绵涯手握利剑,紧随在后。

跟踪观察了多日后,他们对于这个小小文书使团的人员配置了如指掌,清楚知道守卫分布和jiāo接时刻,有了这些情报,潜入这样一个防守一般的营地,对容恬和绵涯这样的高手来说,根本不再话下。

但最关键的,他们这次行动,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

苏锦超那嚣张的小子必须莫名其妙在营地消失,才能让身为文书正使的郝垣绛百口莫辩。

谁都知道,老臣子郝垣绛,对由瞳儿掌权后一手提拔起来的年轻跋扈的青年宠臣,其实并不如何瞧得起。

新老两派大臣的斗争,现在只差一个可以引发震动的导火索。

按照既定路线,容恬和绵涯悄悄沿着山助边角潜入营地内围,穿过一个帐篷时,帐篷门帘忽然毫无预兆地掀开。

一名侍从大概醒来想解手,一边掀着门帘,一边半眯眼睛大打哈欠,惊觉面前的高大人影,骤然脸色大变。

还未来得及张口喊叫,容恬一剑从他喉头划过,当场了结。

绵涯抱住倒向地面的尸身,避免发出响声,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了那人的脸,轻笑一声,「巧了,这家伙是苏锦超的近侍。明天早上等他们发现苏锦超失踪,而苏锦超的近侍又被人gān掉了,我看郝垣绛那老家伙够头疼的了,瞧他见到那该死的篡位小贼时怎么解释。」

容恬唇角帅气地微微上扬,提醒道:「小心点,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来过,事情就没这么有趣了。」

「是。」绵涯认真应了一声,又道:「事情就没有这么有趣了?呵呵,大王现在说话,腔调都有点像鸣王了。」

想起凤鸣,容恬温暖地笑起来,朝绵涯使个眼色。

两人又继续保持警惕,向苏锦超那最容易被当成目标的华-丽帐篷迅速摸去。

整个计划,是把苏锦超绑架,现场则布置成苏锦超被人暗中谋害的样子,好栽赃嫁祸,挑拨离间。容恬和绵涯都不是讲客气的人,到了帐篷外,首先掩到门外的侍卫身后,一人对付一个,无声无息的解决掉。

两人潜入帐中,摸到chuáng前。

苏锦超神态安然地躺在chuáng上,身上盖着薄薄的锦被,瞧那表情,八成正做着好梦。

绵涯对他当然也不会客气,得到容恬默示,从怀里取出早准备好的棉巾,在上面洒一些粉末,对着苏锦超脸上用力一按。

风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