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邻锦里

作者:夏小正 阅读记录

《南邻锦里》作者:夏小正

文案:

双性

非常日常(无聊)傻肉甜竹马竹马 校园 后期生子 别扭的双向互宠

季正则x方杳安

脑回路清奇(且很会撒娇)痴汉年下攻x家务全能bào力双性受(属性可能不准)

攻是隐藏鬼畜,受是别扭傲娇

本来就是想写这种脑回路清奇攻的,南邻和锦里分别是无关联的两对cp,但是这个我都没激情了,下一个更悬了。

第一章

“什么?你有脸再说一遍?”方杳安啼笑皆非地扬声反问,五官都拧起来。

他由于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在家里躺了三天,好不容易能下地了,实在不想窝在chuáng上发霉,跑到超市买了一大包零食,谁知道刚出超市就遇见下雨。他想跑回家,但雨越下越大,短袖都淋透了,只好半路来躲雨,结果就遇上季正则这个灾星。

“我没说错啊,你都跟我上过chuáng了,怎么还能jiāo女朋友啊?你这是脚踏两只船!”他还理直气壮。

“我跟你上chuáng?你qiángjian我,你说是我跟你上chuáng?“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你有病吧?你还有脸来找我说理?啊?要不是那晚上喝醉了,老子能把你揍到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赶紧给我滚!”

“没喝醉你也打不过我。”季正则低着头,声音很小,又想反驳又怕他听见的样子。

方杳安斜瞪他一眼,忽然不辨喜怒地冷笑一声,“好,打不过你是吧?那我滚。”他抬脚走出正在滴水的廊檐,要走进缠绵的雨幕里。

被季正则紧紧牵住,半拉半拽地拖进来。a市近海,多矮山,躲雨的地方是个地势低缓的小山腰,以前的市政府幼儿园,是个有些年代感的老式建筑,他比季正则大两岁,都是这个幼儿园出来的。

初中的时候幼儿园迁新址了,这里说是要拆了盖新的单位楼,但一直没建起来,倒是周围居民老来这散步。

他的声音又软下来,低眉顺目的,“哎呀,小安,你别走嘛。”手心凉凉的,紧钳着方杳安的手臂。他有些别扭,像不知道怎么开口,“你跟她,啧,你下面那个,怎么能跟女孩子在一起?”

“她愿意,你管得着吗你?”方杳安是睡凤眼,看起来总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但在季正则面前永远不成立,总被激得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很虎。

“那,她肯定不知道,你这是在骗人!”

“我告诉你啊,我只是跟她在一起而已,谈恋爱你懂不懂?我不跟她睡觉,以后也不会和她结婚,没什么骗不骗人的。”

“你不想跟人家结婚,gān嘛要跟她谈恋爱啊?你耍流氓,不负责!”

粗口马上就要飚出来,又硬生生吞下去了,他尽量心平气和,“她也只是玩玩而已啊,行不行?”音量却越来越大,眼睛瞪得像铜铃,似乎变成了一只bào怒的狮子,嘶吼着把眼前的季正则撕成碎片。

“她怎么这样?肯定不是真心喜欢你的,跟我在一起吧,小安,我最喜欢最喜欢你,好不好?”

方杳安被他莫名其妙转折的话惊呆了,不敢置信,“你有病吧?赶紧叫你妈带你去看病,别来害我了行不行?”

“那你先答应我!要不我不走了,你也别想走了,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诶,季正则,你,你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跟我说这个?”他咽了一下口水,“那天晚上,我痛得死去活来,还发了一天的烧,昨天才能下chuáng,躺了快三天,你知道吗?”

“我那时候给你去买药去了啊,一回来你就不见人了,我急死了。”他一脸小心地慌忙辩解。

“我不赶紧跑,还等你回来再gān一pào呢?啊?”

季正则嘴角左右撇动,自己也有些心虚,半晌才说,“我能忍住的啊。”

“起开,我要回家了。”

“小安,你明天来我们家好不好啊?”

“不去,无聊死了,看见你就烦。”

“你来一下嘛,我妈明天不让我出门了,我想见见你。”他一脸殷切,眼睛水汪汪的,黑眼珠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不去,最后警告你一次,放开我!”他的视线从季正则拽住自己胳膊的手,到那张故作无辜的脸,咬牙切齿地警告。

“不放,你明天要是不来,我就告诉我妈,我说你qiángjian我!”他居高临下地重新紧握住方杳安的手腕,表情视死如归,像孤注一掷。

他被这个人无耻的颠倒黑白击中,瞪圆了眼,一连说出几个你,半天不知道回什么。

简直是被狗反咬一口,他气得脸红脖子粗,拿着自己手上提的塑料袋就抡他,“你还要不要脸了?我qiángjian你?我qiángjian你?我,我有病我qiángjian你?你去说吧,我看谁信你。”

季正则就站在那,皱着眉让他打,犟嘴道,“我妈信我就行了,不过她要是信了,那方叔叔就......”

方杳安他爸在市政府文化局工作,现在住的房子还是早十几年分配的单位房,季正则他妈作为一名杰出的女政客,是他爸的顶顶顶头上司。

“我操,我爸辛辛苦苦养家糊口容易吗?你别叫你妈整他,不是,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他恨不得时间倒流,再早个五六年的,趁自己还能打得过他的时候,就该天天揍这不要脸的小鳖孙一顿,省得现在天天来膈应人。

“你明天来我们家,我就不说了啊,你来嘛。”

他气得神志不清,任他牵着,只愤愤不平地看着雨短促地喘气。

夏天的台风雨,难得的有些凉气,chuī到身上还冷得起jī皮,他小腿都被整个打湿,只踏着一双人字拖,脚趾头因为冷挤得紧紧的。

“来嘛,小安,来嘛。”他还在不依不饶。

有车从旁边驶过,车轮快速地碾过去,掠起一长圈的凉水,他躲避不及,溅湿了裤子,布料黏在大腿上,又冷又麻,在夏天冻得他无法思考。

“好,你先放开我。”他最终投降,了无生气,呆看着廊檐上一串串滴落的雨线,像入了神,一动不动地回他。

“你别骗我啊,我一松手你就跑了怎么办?”他还在怀疑,把方杳安又拽进来了一些,怕他又被车溅湿一身。

“我跑哪去啊?我跑了,我爸能跑吗?赶紧松开。”

“哦。”他半信半疑地把方杳安的手放了,时不时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一眼。

“我走了啊。”他实在没力气应付季正则了,提着塑料袋就要走。

“诶,等等,那个小安,你明天来的时候......”被方杳安不耐烦地打断,“知道了,翻围墙进去。”

“嗯,你小心一点啊。”季正则开心地点头,眼睛亮亮的,得逞的满足感。

“知道。”

“对了,这个。”他把放在地上的塑料袋拿过来,递给方杳安,难得的羞起来,“跟着你在超市的时候买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他打开袋子往里看,有好些都是他想吃但是太贵没舍得拿的,又挑眼看他,“你跟着我多久了?”

“好久了,我在楼下蹲两天了,不敢进门,今天才等到你出门呢!”他倒怪起别人来了。

方杳安也不想跟他扯皮了,提了两袋东西,就要走,“没事我走了。”

“还有还有......”话还没说就被狠狠一眼剐过来,“你怎么这么多事啊?”

“那里面有伞,我刚买的,打伞回去吧,小安。”他指指那个袋子。

“嗯。”他穿着被打湿的人字拖,很随意地踏下台阶,走进变小的雨里,凉拖后跟把地上的积水踏起来,扬起小小两层水làng。

他这才找出那把还裹着伞套的天堂伞,撑开。

“明天早点来,我在院子里等你,翻墙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摔啊。”他朝快步远去的人影大喊,方杳安像根本没听见,反倒越走越快。

他站在废弃的幼儿园门口,慢慢慢慢,得偿所愿地笑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