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于九天13:惊天魔术(48)

“再敢在本王临幸你的时候开口说话,本王就割了你的舌头。“刚刚在他休内宣泄过的若言,看他的眼神,犹如看着一个陌生人,”还有,不许再用你的手,抱住本王。“

他站起来,修长挺拔的身躯,在空间有限的马车内更显得充满压迫感。

听到无情的警告,思蔷咬住下唇,躺在原地,抬起头,凝视着用准备好的gān净软巾擦拭自己下体的大王。若言根本没理会他,自顾自的穿回长衣。他不是凤鸣-------

如果是那个机灵倔qiáng的鸣王,怎么会这样轻易就范?恬不知耻,抱着他的脖子,像个下贱的娼jì一样哭着呻吟?

不管模样有多像,也许闭上眼睛的时候,真有那么几分神态想似,但骨子里,鸣王永远只有一个。

若言厌恶地转过身,重新坐回几案前,不再看赤luǒ妩媚的新宠一眼。

假如抱着的是那个人,假如刚才哭叫着,用双手紧紧圈着他脖子的,是那个人-------“禀大王,有急信!”马车外传来的高声禀报,打断了他的假如。

信是妙光写来的,若言把妹子从远方送来的急信展开,在烛光下,一行一行的,缓慢地,阅读。

鸣王已经中计,或不可得。或,不日,可得。

这一句,他读了三四次,极缓,仿佛嚼一颗滋味无比香甜的橄榄。那总是凝结着残忍和冷漠的脸,隐隐有了一丝涟漪般的弧度,这奇异的弧度,让他线条钢毅的脸,阔然出现巨大的变化。

思蔷缩在一边,红肿的双眸瞪的大大,屏住呼吸,不敢相信般凝视若言瞬间绽放浅淡温柔的俊容。

不可能!

无法相信,离王------也有这样的表情。

他总以为,自己前些日子本来应拥有却意外拥有的,已是这个男人生命中最感性的一刻

原来,不是。

“思蔷,过来”察觉到一直盯在自己脸上的目光,若言放下妙光的信,淡淡唤道,大概是心情太好,男宠靠近他的时候,他意抚信那个弱不禁风的腰肢,允许还未净身的男孩颤抖着偎依在自己身侧

若言轻描谈写地吩咐“闭上眼睛”

这语气,已经和刚才严禁思蔷做爱时触碰他的命令天差地别。思蔷顺从的闭上眼睛,微微仰头。他把呼吸都屏住了,期待地等着,他知道,大王会吻他。而且,极温柔。

大王--------

热气,慢慢地,帖近。

当王者霸道又充满激情的唇复盖上他的时,思蔷知道自己的眼眶已经湿润。这明显是一个充满柔情的吻,舌尖探入到他的喉咙深处,贪婪地舔吸,缠绵得彷佛永远不肯放开他。

没什么比这个更令思蔷想放声大哭。

前所未有的霸气,前所未有的怜惜。大王甚至用qiáng壮的双臂抱住了他,把他拥在怀里,不让他呼吸地加深狂吻。

不要紧的。

无法呼吸,不要紧的。

这个男人的气息,足以让他忘记呼吸,甚至他自己。死在这个山一样qiáng大的男人怀里,已是一种无上荣耀。

大王,我的大王-----

斗胆反抱着深深吻他的若言,思蔷动情地做着今生不敢奢想的美梦。

“凤鸣-----”

若言一个低低的充满喝望的呻吟。把他从美梦的云端一把拽了下来。一息间,思蔷已经浑身僵硬。

“凤鸣,我的鸣王-------凤鸣-----”

每一个叹息都是一把刀,割的思蔷恨不得寻死的痛。他不但连人从美梦的云端狠狠拽了下来,他还觉得,他又一次被摔碎了。

《第十三部完,待续》

【256文学将分享完耽美小说http://www.256wxc.com/】

风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