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糟糠妻+番外

作者:小豹砸 阅读记录

《穿成男主糟糠妻》作者:小豹砸

文案:

【小bào民系列坑货作天作地女主VS板正严肃不许作操心操肺权臣】

穿越之后的赵令然,每天过着撵猫斗狗的快乐生活。

忽然有一天捡到了一本话本子——《女配重生之权臣宠妻》

话本子里讲了一个命运多舛的千金小姐,在经历了一世苦难之后,重生回到了年轻时候,勾搭上了权臣,nüè渣复仇大杀四方的金手指大慡文!

慢着,那她不就是那个被女主弄死的,男主身边碍眼的美貌草包作死孤女吗!最后的结局是男主家一个牌位!牌位!

那怎么可以,身为一个这么优秀的人......

**

【小剧场一】

顾月承似乎看过瘾了这人伦惨剧,起身打算离开。

似忽然想到什么,脸上露出了笑容。

“内子的确顽劣不堪,本官管着,有时也很头疼。

可她再如何,也是本官的一块心头肉,旁人动不得,碰不得!”

神情变冷,“碰了,这就是下场!”

**

【小剧场二】

顾月承用身体压着赵令然,捏着她的下巴,“说,我是你什么人?”

“金票票……”

顾月承涅住她的小下巴,长驱直入。

赵令然节节败退,顾月承依旧不肯退出去,几乎将赵令然口中的空气吸gān。

赵令然的嘴唇被啃咬得愈发红润饱满。

“答错了,再答。我是你的什么人?”

“师兄嘛……”

顾月承故技重施,赵令然被欺负得想逃跑,被他紧紧桎梏在怀里。

“是夫君。跟我念,夫君。”

赵令然哼哼唧唧,还是念了,“夫君……”

“乖然然,别怕,为夫疼你。为夫会好好疼你的。”

【啃jī腿指南】

1.文案废,起名废。

2.本文欢脱搞笑风,请大兄弟们在脑dòng里欢乐地看文,不要介意一些设定啦,纯架空哦。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穿越时空 女配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令然,顾月承 ┃ 配角:李三金 ┃ 其它:穿越,养成

第1章 迟麓女院

雪飘过三旬,散了湖里结的冰,带着回暖的风chuī过,这就开了chūn。江水以南有个小镇,名唤三水,往往冬日来得比别地迟些,chūn日却到得总是早些。

为着这得天独厚的自然气候,三水镇的名声在江水以南很是不同些,颇有些木秀于林的味道。

无论什么是在中原的哪一块,冬日总不是那么好熬的,三水镇的冬天,掐了头又去了尾,生生比别地短了半月有余。切莫小觑这二十余天,冬日里活少,食缺,食不果腹的穷人家,便是撑过了大半个冬季,却熬不到这最后的开chūn,是以这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三水镇的人在别的地方,但凡提起自己的家乡,总能惹来别人的阵阵艳羡。如此美名在外,自是吸引越来越多的民户聚集于此。经年如此,三水镇的民户们倒是比别地的富足些。

三水镇的名字自何而来,连镇子上最年长的太公都不晓得,或许县志里会有些关于此久远的记载。三水镇的周围,并无三水环绕,镇上的水源,全赖镇北涌流而过的提兰江水。

虽说并不环水,却是三面环山。这三山,说是山,其实只是丘,并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山的高度。三山之中,东西两山荒置已久,并无了然人气,山上多走shòu,除了上山采药的土医,多数人不会有上山碰运气的雅致。

与这二山截然不同的,便是南山。南山名唤迟麓山,山并不高,但占地颇广,是一小片群山。迟麓山绿植覆盖,若是进了山间的林子 ,只可从叶片中间窥视午日的阳光。

峰与峰之间的峡谷,并不险峻,如同一个“凹”字,往下看,是一大片翠竹林。竹林后有一座寺庙,据说这片竹林就是从前庙里的和尚栽下去的。于远处看,寺庙的塔尖如同一只笔尖镶嵌环抱在山中层层叠叠的树林里。

紧挨着寺庙,是一道古石桥。其桥身为拱形,桥面平缓,两边不设围栏,脚下便是这山中溪流。人走过的时候,耳边环绕着鸟鸣,扇翅膀的声音和流水声。潺潺的流水便是在脚下了,可鸟儿却总不见踪影。

有时那声音,听来有如古陨在chuī奏,调悠远而平稳,曲流畅而清和,仿似这音律,便是那山中孕育的jīng怪,诞生于山间的花鸟鱼虫之中,只要人走过,就能有幸入耳。于那小桥上驻足片刻,可闻见浓厚的书香味。这不同于树木的清香,还混油墨汁的醇厚与底蕴,抬头,便可见一书院,牌匾上书“迟麓”二字。

县志里记载,为迟麓书院选址的首任山长,颇为得意这里天独厚的环境,于一gān翠得仿若要滴水的林子里,起平地,盖房舍,刷白漆,铺黑瓦。又许是不愿làng费这青山的一片美意,迟麓书院的建造,还是以风雅为主,壮阔次之,次之。

迟麓书院建于山,便以山为名,是三水镇最大的书院。书院开设国学,骑she,算术,礼仪等课程,而顶顶妙的是,这迟麓书院,允许女子进学。倘若放在别地,女子进学,是天方夜谭之事,而在迟麓书院,在三水镇,却偏偏有这等气魄,领众家之先,为他人所不敢为。

女子进学,多方对此褒贬不一。有认为是功德大事的,为天下之先驱的,读书使女子亦明理,开阔视野,且与夫君共话文博,以诗词互通心意,岂不妙哉。众人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试想那识字通墨之人,褪去白日里诸事纷扰,月下晓风,庭兰芳草,与妻子红袖添香,岂不是美事一桩。

而反对的人,道理也十分硬气。女子读书 ,通理是通理,可若养成了气性和胆气,如何还甘心安于宅内,潜心侍奉夫君。众人想想,这个似乎也有理呐。那多数男子,不过是稀松平常之人,既无潘安之貌,亦无石崇之财,倘若妻子因读书而生了外向之心,自己要如何应对。那支持之人发了个鼻音以示不屑,只有那等无用之人才会有此庸扰。

“女子进学若真是好,怎不见女院院首让他的女儿进学呢?”

此话一出,如重磅之锤,场面立时被压制住了,谁也不再反驳。此话说来,还要源回四年前。

迟麓书院为免纷扰,亦为长久之计,从立院之初起,就将书院分为男院与女院,并不混杂一概而论。这就是为何虽女子进学各方意见不一,却能在诸声中办学多年的重要缘由了,男女两院是分开的。

男女两院各有一条路,若是不愿绕路欣赏这迟麓山的美景,可直通山下。男院自南开大门,向阳,自南边的山脚上山,一路多高大水杉松柏之书,取其端方正直之意,亦如男儿的阳刚之气。女院自北开大门,背光,一路拾级而上,多池塘花柳,小巧jīng致,取其温婉秀智之涵,亦如女儿的柔婉之美。

两院之间,有两道高墙隔开,平时书院也派门人看守,故而多年来两院相安无事,并未曾闹出过最为忌讳的风月之事。

书院之中,两院规模并不相当,男学子是书院的主要生源,男子进学,优秀者可参加朝中举办的应试,若是再优秀的,入朝封官的也大有人在,是以时下,读书之风盛行,但凡家里有子的,勒紧了裤腰带也要供儿子进学。

而女学子,一不必担生计,二不必忧前途,是以入学之人,家中多为富庶。且相较于男院,女院的学子人数,是大大少了许多,教舍占地也少了许多,故而房屋墙瓦,檐下陈设,院落景致,都颇为jīng致,很有些男儿穷养,女儿娇养的意思。

迟麓书院山长之下,男女两院各有院首一名,请的是当地颇有声望的先生。当年定下这一任的男女两院院首之时,院中颇有微词。原因无他,女院院首赵崇赵先生,执教多年,虽从不入朝堂,不负功名,但其所教之徒,却多多地考取功名,入朝为官。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