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预警:冷爷好撩人+番外

作者:慢慢鱼 阅读记录

《高能预警:冷爷好撩人》作者:慢慢鱼

文案:

【我爱过一个人,数个chūn暖秋冷;也守过一个人,在她方圆几里。】

方秋冷恼羞成怒:“韭菜、羊腰子、牛鞭汤……你给我拿去喂狗。”

赵小弟:“是,不过这些在那方面还挺补的,而且暄姐难得亲自下厨……”

方秋冷:“……等等。”

一小时后,袁chūn暄:“喂狗了?呵,他什么时候养了狗?”

赵小弟面无表情:“刚养的。”而且,狗名还贼好听,就叫——方、秋、冷。

……

是夜,方秋冷:“为夫深感自己某方面技术不好,老婆,当个陪练?”

她一脚踹他下chuáng,“滚。”

标签:宠文、纨绔、玩世不恭、隐婚

第1章 删文

多年后,当我以记者这一特殊身份,采访那个位高权重的男子时,问了个很多人都会思考的问题。

“目前为止,冷爷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最后悔的事啊,可能是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正好出现了。”

“出现了,却不知道应该骗骗她,说我是因她而来……结果错失了哄骗小姑娘的良机。”

他笑,就算已是耄耋之年,亦不改年少时的潇洒不羁,连皱纹都流露出恰到好处的风情。

……

一篇刊载于《女声》半月刊,标题为《寂寞新妇深夜苦等,多情潘郎花丛流连——名门隐婚内情大揭秘》的文章,突然掀起狂cháo。

《女声》一日之内,销售量破十万;各大网站、论坛纷纷转载,转载量高达百万;网友评论量直飙上千万。

这篇文章的作者三人宣,靠着这一篇文章,莫名其妙的,火了。

“三人宣,你这笔名,起得倒是极好。”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轻轻地敲击着她的耳膜。

黑暗中,袁chūn暄顺从地躺在男子身下,借着窗外的月光,勉qiáng看清他硬朗的轮廓。右耳一颗红钻石制成的耳钉,正折she出妖异的光芒。

她忍不住冷笑出声:“不起得好点,怕你认不出是谁写的。”

“怎么可能认不出?”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后,张口,轻轻啃咬着女人敏感柔软的耳垂,左手施力,将她纤柔的双手一把举至头顶,让她被迫弓起身子贴向他。

“呵,”他邪魅一笑,撩拨着她的心,“chūn暄,去掉那两个日字,不正是三人宣么?”

“是啊,是我。”她承认,毫不掩饰的挑衅口吻,略带轻佻。

被他钳制住的手腕感到蓦然一紧,疼痛瞬间弥漫开来,袁chūn暄痛苦地蹙了蹙细长的眉。

“想不到竟如此富有文采,”他邪佞地说着,“就算语焉不详,仍让我有着qiáng烈的代入感,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只求牡丹花下死的风流潘郎。”

“袁chūn暄,你好大的能耐!”他的右手突然掐住她的下颌,咬牙切齿。

“所以,我的欲擒故纵成功了?顺利地吸引了冷爷的目光,让冷爷发觉到我的与众不同了?”

“所以……现在是要收拾我了?”

“袁chūn暄,你到底,想做什么?”挟裹着愠怒,他薄薄的唇贴向她,不是吻,而是近乎狂bào地啃噬撕咬着。

袁chūn暄不甘示弱,反咬过去。直到一股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不知道是谁的血,两人贪婪地吞咽着,静谧的夜晚,声音令人羞涩不已。

“我没想做什么,只是看到你不慡,我就莫名的开心。”

方秋冷略带薄茧的手悄然探入她轻薄的睡裙,剥除她的束缚,修长的指像翩跹的蝶,动作时轻时重,时缓时急。

风流多情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幽深得好似浩瀚无垠的深海。

“可我恰恰相反,看到你慡,我就莫名的兴奋。”

随着他的动作,袁chūn暄的眉锁得更紧了,痛苦和兴奋jiāo织成网,网住了她。

“原来,冷爷是个抖M啊。”她讥讽道,她立马咬紧了唇,怕泄露了唇齿间的欢愉。

“错了,我是抖S。”

……

痛,却又带着好似圆满般的愉悦。

那晚,袁chūn暄在恍惚间,做了个梦——

她化身为断尾的鱼,在无穷无尽的海洋中,翻转游曳,下坠,坠入极深的黑暗的海沟。淌着血的伤口,在海水的浸泡中,痛,痛出了兴奋的错觉。

第2章 删文

但凡伟人降世,必有异象。

而方秋冷出生的那天,没有疾风骤雨,也没有什么五颜六色的光。

只是有扎堆的豪车将A市人民医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劳斯莱斯、法拉利、兰博基尼……能说得上名字的豪车,数得出来的款式,都差不多在这儿了。

现场堪比大型豪车车展,光是这些车辆的价格,加在一起就值上百亿。

车里的人,从某国的国家领导人、皇室成员,到某赫赫有名的首长、军区司令,再到著名大型集团的股东、总裁。

还有的,是来自黑道各大帮派联盟和家族的当家人。

黑白两道,竟在这一日成功实现了所谓的和平共处。

身为两百年大帮派幽盟和开国元勋的后代,方秋冷的路,不是用钞票铺成的,而是huáng金和权势!

那一日,全球各地报纸的头版头条都用来昭告这一个男婴的出世。

袁chūn暄大学时期写的第一篇新闻作业,就是关于他的。

像方秋冷那种站在权势顶峰,让人望尘莫及的男人,是不能肖想的。

可,她肖想了,甚至,还在家族联姻的情况下,和他顺利地拿到了只需九块钱就可以受法律保护的长期同居的资格——他们隐婚了。

翌日,当袁chūn暄苏醒时,身侧的位置早已冰冷。

微微翻了个身,酸痛感蓦然传来,她感觉自己像是个闲置已久,严重缺少润滑油导致行动迟钝的机器人。

不知道仰躺了多久,她才渐渐理清了思绪,衣不敝体的缓缓起身洗漱。

下了楼,一大帮女佣人穿着可爱甜美的女仆装,画着jīng致的妆容,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既敷衍又不得不毕恭毕敬地对她行礼:“袁小姐午安!”

其实,在冷园的人眼里,袁chūn暄是个很特殊的存在。

她由冷爷带回冷园,还在他的授意下搬进主卧。冷爷却没有承认这女人当家主母的身份,只让他们叫她“袁小姐”。

袁chūn暄保持着微笑,端庄而典雅,开口,声音清亮:“嗯,快去gān活吧。”

年轻漂亮的女管家荀霓上前,微微低垂着头,引着她到饭厅用餐。

享用到一半,袁chūn暄突然弯着好看的唇,慵懒道:“一直嫌我害你们的冷爷夜不归宿,昨晚,不就让你们见到了?”

自打两个月前她嫁给方秋冷,入了这冷园,就没少听到下人们说,冷爷第一次这么久没回冷园。

呵,他不见她,她还不乐意待见他呢。

荀霓嫣然一笑,清丽的面庞宛若出水芙蓉。

瞥见袁chūn暄没遮住的那点吻痕,用拉家常般的口吻道:“昨晚,冷爷和袁小姐的战况,还真是激烈。”

“他下手的确是重了点……”害她全身上下没几处肌肤是完好无损的。

“能看到冷爷和袁小姐这般恩爱,身为下属,荀霓感到很高兴。”

袁chūn暄浅浅抿了口汤。看到自己厌恶的人,被其他厌恶她的人nüè待,任谁都忍不住幸灾乐祸吧?

“其实,要我说呀,还是得不到的最好,至少,心里头有个美好的念想。”她反唇相讥,却笑得人畜无害。

放下汤匙,拿着纸巾轻轻擦拭着嘴角的污渍。

荀霓温和的笑着,从一旁小女仆递上来的托盘取了药和水,“既然袁小姐也觉得得不到的最好,那就,听冷爷的话,乖乖把这药吃了吧。”

袁chūn暄有一秒愣神,感觉有点打脸,心下尴尬,面上却泰然自若的接过药,和着水,吞咽下去。

第3章 删文

她当时是怎么和他呛声的?好像是——方秋冷,既然你有“三不”,那我也有:一不当家庭主妇,二不生孩子,三……既然我不能过问你的事,那你也不准过问我的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