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

作者:筱禾/秋红叶 阅读记录

 《边界》作者:秋红叶/筱禾

第1章

只一眼,就已千年。

多年后的一个下午,我静卧在摇椅上,温暖的冬阳照在我的身上,和煦如水,我蓦然忆起,初见那人时那一瞬的悸动。这句话,不就是当时的心情?只是,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与他,注定了一生的纠缠。

世界上的不幸有千万种,我遭遇到或许不是最不幸的,懂事时,我便一直这样认为。

我的家庭十分普通,不算有钱,却也衣食无缺。这是姐姐告诉我的。一切的转折,发生在爸妈出车祸之后。车祸天天都会发生,但那一次,带走了我的父母,也带走了姐姐的未来。

父母死时,我只有三岁,姐姐也只不过十岁而已,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在来来去去的“亲朋好友”间,受尽了白眼。两个道义上无法摆脱的累赘任谁也无法微笑接受,六岁时,我便已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用父母留下来的少许积蓄及一笔颇为可观的保险金,我与姐姐的学费尚能勉qiáng支付,靠着姐姐打工的收入,在姐姐十四岁时,带着七岁的我,独自搬回了父母留下的旧舍,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开始了艰辛却快乐的生活。

一度,我曾怀疑我并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旧照片中的父亲温文俊逸,母亲美丽轻灵,而我的姐姐更是得天独厚,修长优雅的身段,高贵的气质,配上一张jīng致的毫无瑕疵的脸,姐姐有着明星也无法匹敌的美丽。

相较之下,我的相貌真的太普通了,似乎父母将所有的缺点留给了我,一张尚称清秀的面孔,平凡的无法引发任何人的注意,与姐姐相比,真如天鹅与丑小鸭。

其实我介意的不是长的好不好看的问题,我介意的只是──我真的不是姐姐的亲弟弟吗?如姐姐的那些朋友所说,我是捡来的孩子?那我有什么资格让姐姐为我辛苦劳累?

当时我才十岁,尽管想掩藏自己的伤心,但只是个孩子的我。怎能逃过心细如发的姐姐的眼睛?

听了我的苦恼,姐姐笑着将我拥进怀中,她说了什么,我大多已经忘却,只记得她一遍遍的告诉我,我是她最亲爱的弟弟,最重要的亲人,是她心目中永远排在第一位的宝贝。

我最亲爱的姐姐,我知道,我将用生命祈祷,她一生的平安快乐。

我们过的清贫,却充实,唯一让我遗憾的是姐姐为了我放弃了国外大学的进修的机会,为了我,耽误了她的青chūn,她要给我最好的生活,她这么告诉她的追求者,没有人愿意接受我这个拖油瓶,为此,我自责良深。姐姐却笑着告诉我,如果那个人爱她,应该爱她的一切,连她至爱的亲人都无法真心接受,这样的爱情她宁愿不要。

是啊,那些肤浅的人怎能配上这样美丽而优秀的姐姐,没有多久,我便释怀,聪颖如她,美好如她,上帝怎忍心让她不幸福,何况,有我在,我会用生命捍卫姐姐的幸福的。

艰辛的日子慢慢被时间冲刷,我与姐姐的生活中渐渐出现了曙光。因为我优异的成绩,我考入了全国最知名的大学,并且获得了全额奖学金。学习工商管理,一是兴趣,二是我有足够的能力在毕业后找到理想的工作,这一行的收入十分可观,钱虽然不是最重要的。却可以让姐姐过得更幸福,四年的课程我准备三年修完,不想给姐姐增添更多的负担了。

学校在一个大城市里,那里以发达的商业闻名,许多的跨国公司将那里作为驻地,那是个充满了商机的地方。

因为这个原因,我与姐姐商量后,决定举家南迁,在新的城市。开始新的人生。

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那个城市,jīng英云集,我希望姐姐在那里能找到她命定的幸福,她为了我,牺牲太多了。

学校提供的奖学金相当可观,住宿条件也相当好,两人一间宿舍,设备齐全,装修的比我们的老家还要jīng致,姐姐很满意,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过得好。

可是姐姐,你可知道,你过得幸福,我才会开心啊。

为姐姐租的住处离学校并不近,价钱还算公道。大学学习忙碌,我们并不奢求天天见面,这里jiāo通方便,客观的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多亏了我热心的室友,方玄,一个性格十分开朗的家伙。

匆匆安排了学校的事,我们便着手忙碌姐姐的工作,由于我的关系,姐姐并没有上大学,家务和打工几乎占去了她所有的时间,乐观的她从未抱怨,我却无法释然,是我亏欠了她。

找来了一堆招工信息,不论大小公司。我们都姑且一试。多亏姐姐的美丽,虽然我从不认为外表有多么重要,但是,出色的外表的却可以带来许多便利,这是人的本能,天生的弱点,美丽的东西总会让人不觉多几分怜惜。

找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凭着姐姐不俗的气质,美丽的容貌,我们得到了许多比姐姐条件好的竞争者得不到的复试机会。我选择了几家公司,仔细分析了它们的特点、导向,拟出了上百道题目,早早便给姐姐qiáng化训练,不出意料的,姐姐顺利通过了每场复试,后来,我选择了擎天,这是国内最大的跨国公司,有近一百年的历史,按理说富不过三代,富人家的孩子多半没出息,公司的历史越久,人事牵扯就越复杂,守成已是相当不易了,进一步开阔市场几乎已是痴人说梦,但这家企业却做到了。

这一代的总裁唐擎,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我仰慕已久,但是,如每个人一般,我也仅只于知道他惊人的商业天分,惊人的冷酷无情。虽说商场如战场,但他qiáng硬的作风更是不给敌人留一丝的喘息余地,或许这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吧。不管怎么说,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企业同时也是个充满朝气的企业,更是一gānjīng英分子挤破头也要进去的企业,姐姐在这里,会有更多的机会,虽说只是个小小的业务助理,也是有大把的机会的,不是吗?

真有点嫁女儿的急切,我失笑,姐姐怎会有嫁不出去的烦恼?只是,我只是希望给她最好的选择罢了。

这所学校以高质量的教学水准著名,其严格的要求也是远近闻名的,这让我不得不全力以赴,我需要最好的成绩。

现已七十高龄的黎教授是学校反聘的教授,在全国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他的孩子都在国外,他出于对国家的眷恋,一个人留了下来。是个慈祥可亲的老者,当然这是在私下,对于学习方面,他在学校的名声可比阎罗,阎王让你三更死,决不留人到五更,对他带的课,你若敢有一丝的不认真,等着下学期重修吧,并且毫无商量余地。

事事严谨的他,独独对我另眼相看,这不得不让我受宠若惊了。

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花白的发丝,这个jīng神矍铄的老人有着连壮年人都无法比拟的旺盛jīng力,他真低头认真的看着我的论文。

片刻,他抬起头,“勉qiáng可以,但是,北美经济走向的分析,还缺乏一些论据,你再补充一下。”

我静静的点点头,知道这对于他而言,已是很高的评价了。

他沉默片刻,又说:“我跟你说的事,你真的不用再考虑了吗?以你的悟性和能力,出国进修,一定会获益良多。”顿了顿,他又说:“学费你不用担心,全额奖学金足以支付你的生活费,我知道你有个姐姐,但是男人志在四方,你又不可能永远跟你姐姐在一起。”说到这,他有点不以为然。

我淡淡的微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为我着想,这种关怀让我心中不由的以一暖,但是,我还是拒绝了。

可能从未见过我这样固执的学生,他苦恼的皱皱眉头:“那你带你姐姐一起去吧,她的生活费我来出。”

我知道他一向欣赏我,关心我,但我不知道他竟能做到这个地步。最初的几年,受尽了亲友的冷落,早已经习惯了人性的冷漠,这一刻,他的这种不求回报,纯然的关怀,真的让我万分感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