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欢+番外

作者:MalpeA 阅读记录

习欢(高H)

作者MalpeA

類別文學小說|情慾狀態

已完結(目前59章回)

內容簡介

(高H)习氏太傅之女习欢,年十四,三月chūn入东宫主事。

煮的一手好肉,肉汁鲜美,肉香横溢。(1V1,双处)戏很足。

【*】【*】微博〔MalpeA本尊〕欢迎来和作者jiāo流。另新文求收藏《十琐盏》。么么哒们,小可爱,么么么哒!

第1章

太子殿下最喜欢的姿势是将她面朝chuáng铺,滚烫的热汗从额下滴落。秀美的脊背乍一下就被一烫,习欢不自觉的就是一声绵长的“嗯啊”。

萧尘最喜欢的就是她这般模样,弯弯的柳叶眉蹙起带着隐忍的痛意,让他感觉下身更加充血肿大。

她这张小嘴,平常除了说“诺”就还是“诺”,有意多逗她两句,她都像被老鼠咬了尾巴的猫一样对他躲避不及,也就只有在chuáng上才能让她多说两句话了。

“怎么样,喜不喜欢我?嗯?”他慢慢停止了快速的冲击,只缓缓的磨着,磨的她心跟着他一块儿颤。

“喜,喜欢殿下。”她咬着唇忍受,下身的瘙痒慢腾腾的涌上脑海,头皮一阵发麻。

萧尘才不听她这鬼话,十之八九在chuáng上将她弄得受不得时就会说这话,但没一次她心底承认自己说出口的这话。

他耸动着下身,上身紧紧和她的贴在一起,脸颊蹭在她润滑的背上,摩挲着旖旎的温度出来。

双手一开始还能安稳的抚在她肩骨处触摸,从肩头到胡蝶骨,一寸寸用手指抚过。后来便不安享于只摸着这肩骨了,先是中指一步到天的勾搭到了那尖端红梅处,揉搓按捏。后来五指齐下,牢牢地握住了那团柔白的丰盈。

可惜,竟一手握不下。

萧尘不由双手肆nüè着那柔软方圆的地方,留下了斑斑红痕。习欢露出难忍的神色来:“动,动一下。”

原来萧尘故意磨着她,将那rou棒子塞到里面却不动了。xué肉一吸一缩的倒是也将他伺候的舒服,只是可怜了习欢在这不上不下。

萧尘堵住她的唇舌,这样的姿势接吻甚是有错位感。

她的脖颈仰着和他唇舌相接,只看到两人的舌头你来我往,却分不清是谁的。缕缕银丝从嘴角处划下,滴落在她的耳郭处。小巧莹白的耳朵霎是可爱,因长时间的欢爱透着淡淡的粉色。萧尘看到眼神不由暗了又暗。

嘴里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他没控制住竟一口咬了下去。

幸好分寸还在,没有咬破她被他吸的鲜红的唇瓣。

这会儿他倒是忍的有些难受了,既然想要了,那就随心意,这是他自来的规矩。当初只在船头看了一眼的习欢也是这样被他抢回来的。

铁柱般的rou棒直捣着那柔软蜜地,像是找寻什么地下迷宫似的,不停的在里面转着圈,换着方位捣弄。

虽然早已知道她的敏感处,但是这样旋磨着能让她更快活一点,又何乐而不为呢?

习欢被他撞的身子往前倾去,双手不由得抓紧了被单。

他倒是也惜香,看她手握的那样紧,舍不得的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

身下倒是和这温柔蜜意完全不一样,仍旧却丝毫没有减轻力度,使劲的往她更里面捣去。

就这样操了一会儿,两人都没有再吭声,只剩口中难耐的呜咽嗯啊声。

窗户关的严实实的,密不透风,空气中yín靡的味道可见一斑,地上全是衣服的残骸。偌大的屋子里被男女之情溢满了,香炉里的桂香还没出头便被暧昧的气息给掩盖了。

这次性事来的措不及防,只是在习欢看来是这样的。

她刚刚从皇后那边请安回来,也不知道今天刮的什么风,皇上竟然提前下朝了。以至于她正满心轻松的坐在花园里吃着糕点时却被忽入府的太子殿下拦腰抱起。

他直往着一个方向而去,那个方向自是她的寝殿。

习欢不敢劝阻他,因为知道那是没用的,那样只会让他更兴奋。

习欢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让他管不住那袍子下的东西,硬硬的硌着她屁股。一路走来,那东西就直着戳她那处。

好容易到殿门,他便再忍不住的一下隔着衣袍就抵在了她那处。

幸好这番衣袍下的动作无人看到,不用他再吩咐,太子府的奴仆都很懂得看主子心思,上前关了殿门后就从容退出了碧桂园。

习欢被顶的很不好受,隔着衣料被顶的一耸一耸,身下xué內的yín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透过柔软的丝袍,浸透了两人间下身的衣料。

萧尘抱着她掂了掂,感受着rou棒子上的湿润:“这么喜欢我操你?”

习欢不说话,只管将头埋在他胸前。

第2章

萧尘一顶一顶的,似乎是要顶穿裆部衣料直接塞进她的小xué里去。

习欢被顶的难受,却又觉另一番舒服,只这舒服不到根处,去不了里面的痒。

他一只手拨开她胸前的绸衣,一只手色急的探进她的裙底。

直接探上了那块软肉。

他尝过那边的滋味,知道那里有多美好,顿时口舌生燥。手上也没了准头,只把那两瓣花瓣蹂躏的不成样。

jī巴往那里顶着,顶的厉害。他自己撩了衣袍,露着那根紫红粗长的棒子,却不把习欢那边的绸衣揭开,还用手扒着花瓣,好让rou棒隔着衣料顶进来。

习欢被他顶的受不住,牙齿寻到他luǒ露的胸膛一口咬在奶豆子上。

萧尘浑身一苏,rou棒顶端涌出些白色浆沫来,他倒吸一口冷气。

身前小女人正细细的磨着他的豆子,旁边还有刚才那一口余留的红色咬痕,与白色的胸膛正刺眼的形成反比。

“想让我操你了,嗯?”说罢下身狠狠一顶,把衣料都塞进了她的小xué深处。

“来,自己把衣服脱了。”

习欢早已被他调教的狠了,懂得其中人间天堂的乐趣。因此依言轻轻解开了自己的衣袍,头依旧枕在他胸膛上不肯露面。

太子妃的常服很是华贵,本来颇为繁琐,可是为了满足太子殿下时时都能好好操到太子妃的欲望,衣服布料被剩了又剩,虽然看着还是雍容富贵,可是只要轻轻一解,上供的苏杭丝绸都不用用手去脱就自动脱落了一地。

现在外面正是天光大亮时,窗户虽关的严实,可总有少许光线从白幕中透出。

习欢的玉体被照的巨细无疑,凝脂般的肌肤,偌大的奶子,小手半遮半掩却也能看出无一丝yīn毛的私处,着实考验着人的耐力。

萧尘的jī巴刻意的没有插进她的小xué里而是顶在她的小腹处,

他拿开她遮住的小手背到了她身后,顺便在她屁股上摸了又摸。

忽然使劲一下将她身子朝他一拉,瞬间两具躯壳再次密切贴合。

他rou棒寻寻觅觅又探到了她的小xué,可偏偏不肯进去,只在腿根处蹭着花瓣九浅一深的抽插。

他身上犹有衣服在,除却胸口被她扒拉下来的一大块luǒ露,底下的jī巴从中掏出来外,从背面看几乎看不出什么。

可是从正面看,这个场景却要多邪恶又多邪恶。

他塞着小xué慢慢往里抽动,想要让她再湿润一点儿。

可是哪里还需要再湿润,她的yín水都已经流到地上了。

他总是这样戏弄于她,习欢委屈的想哭,可是身体的燥热却提醒着她,她更想贝糙。

她把下身主动的往他jī巴上凑,他也来者不拒,多操上里面几分便是。

习欢自知自己生性本yín,以前自己一人独处时,就喜欢夹着那双细长双腿使劲磨蹭。也不是没偷偷看过书本里拿手自慰的那些事,每每自己下了决心想要自破了那元贞,可是手探到自己那小xué处便不敢再探下去了。

她乃太傅之女,也许家教使然,也许伦理束缚着她,她终下不去手,只能每天jiāo叉着双腿厮磨。

如今尝了yín性哪还收的住,萧尘浅浅缓缓的抽插终于让她没了耐性。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