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穿书]+番外

书香门第【温度与猫。】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

作者:喵崽要吃草

文案:

大学教授言裕睡了一觉,再睁开眼,成为了一个即将高考的农村娃。重新高考,哪怕是上了大学也依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教授大二那年被个带着明媚笑容的白富美来了场惊天动地的追求。

言裕:我想要的是一位平凡而又温和的妻子

明夏:我可贤惠可温柔可明媚可傲娇【可爱眨眼

言裕:......绝对不能让她发现我被电了一下下【严肃脸

=======

言裕:今天有个人告诉我我会渣了你

明夏:谁?看老娘不去收拾了她!【掳袖暗想,肯定是有人想撬老娘墙角!

食用指南:

1、男主学者型,性格宽厚有担当,女主勇往直前执拗可爱型

2、不会有出轨事件,无论身体还是jīng神

3、我又改回了凤凰男,预存时收藏的小天使表打我,实在是七十年代好难找资料,怕写不好,之前存下的几万存稿全部丢弃了

4、除了男主自身学霸属性,没有其他金手指,文风平缓

5、本文总结来说是男qiáng女弱型,互宠,不喜欢弱女主的欢迎关注专栏里下一次要开的古代版凤凰男,那个女主帅男主美,女qiáng男弱型。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种田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裕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高三生言裕

“裕娃子,出来吃饭咯!”

原本正坐在方形饭桌前做作业的言裕闻言,默默起身收拾着书本试卷,最后在母亲方菜花端着菜盆过来之前,将桌上那张粉蓝硬布裹起来,露出饭桌有些油腻泛黑的桌面。

这张布是原主父母特意找来给原主垫桌子学习用的,原主姐姐还闷闷不乐了好久,粉蓝色的布,虽然比较硬,可拿来做件外套也好啊,真是làng费。

不过原主姐姐言容也就是心疼一下,不敢真说出来,家里的好东西,自然该先紧着大弟用,大弟可是家里的希望哩。

方菜花瞧见大儿子试卷上写得满满的,顿时脸上乐开了花,“裕娃子,这一上午就写了这么多作业啊?别太累着脑壳了,等晚上妈给你蒸个蛋花补补身子!”

方菜花不识字,可就觉得自己大儿子写的字整整齐齐gāngān净净的,肯定就是好的。

言裕动了动嘴唇刚想拒绝,门外咋咋呼呼就跟猴子似的闯进来一个泥娃娃,泥娃娃跳过门槛,手背横着一抹鼻涕,不满的嚷嚷,“妈,妈,我也要吃jī蛋!”

十岁的人了,还成天在外面玩得满头满脸的泥巴,鼻涕也长年累月的流着,感觉落下来了就抬手用手背横着一擦,若是冬天就更方便了,直接用衣袖擦。

虽然这年代农村里的娃都这样,可言裕过来了快一个星期了,还是觉得有点不适应。

更别说眼前这个头发像狗啃一般的黑脸泥娃娃还是个女孩子。

言裕别开视线不去看泥娃娃手背上凝结的鼻涕痂,喉结滚了滚,压下那股子反胃感,努力让自己忘记曾经的自己。

洁癖果然是因环境而异的,言裕暗暗想。

曾经言裕只是某大学清闲的授课讲师,父母一个是某高中校长,母亲是教育局小领导。

虽说不上大富大贵,可也算家境不错,从小养成了好习惯。

除了性格沉闷加上洁癖一直找不到女朋友,言裕的曾经可以说顺风顺水平平淡淡。

谁知不过是睡前好奇,看了一会儿侄女留下的无脑言情小说,睡下再睁眼,就变成了世界。

一开始言裕还以为是做梦了,结果再闭眼睡一觉醒来,还是在这里。

而且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了。

恍恍惚惚两三天,原主母亲还以为儿子上学太努力学迷糊了,还特意杀了只jī炖。

言裕想了很多,然而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让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的一切。

也是昨天开始,言裕才终于稳定了心神,翻起了原主的东西,然后开始接受自己即将参加高考的现实。

现在是五月,这回是放五一七天长假回家。

言裕过来的那天刚好是原主从学校回来,恍惚了几天,明天早上就要回学校了,上午八点半开始就要上课。

“死丫头,让你去gān活就看不见人,一吃饭就晓得回来?还不快去自己舀饭,还要老娘来亲自给你舀吗?”

方菜花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却动作麻利的给言裕盛了满满的一碗白米饭,一旁的言华眼巴巴的看着言裕饭碗里的白米饭,自己不情不愿的去一旁饭锅里舀了一碗的蒸红薯。

虽然稻米都是水田里自己种的,可现在还没有废除农业税,每年jiāo税之后更别说还要卖掉大部分的稻谷给家里创造收入,自己吃的米也就不多了。

因此现如今农户里都是蒸米饭的时候在下面铺厚厚一层的红薯,若是早上晚上煮稀饭,不是放红薯就是放面疙瘩。

像方菜花这样把盛够满满一碗的白米饭,锅里基本就不剩多少米饭了。

言华不像大姐那般老实,偷偷背着方菜花盛了两勺白米饭在碗底,上面用红薯压得严严实实的。

言容就老老实实的去舀了满碗的红薯块,上了桌也不敢朝着菜盆里多伸筷子。

“裕娃子,你慢慢吃,吃饱了就回房间好好睡午觉,别看书太累了,我去给你爸送饭。”

方菜花jiāo代好,又扭头叮嘱言容跟言华,“大丫头,待会儿吃晚饭就赶紧上山,死丫头你就把碗洗好了再去打两背猪草,不许偷懒打太少,不然家里的三头猪不够吃看我不抽死你。”

言容老老实实的点头,言华埋头刨着饭嗯嗯敷衍的答应两声,等方菜花一走言华就朝着方菜花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一边抄着筷子狠劲儿的夹菜到自己碗里一边抱怨,“妈老是让我跟大姐gān活,对大哥就总是怕大哥累着,真是烦死了,偏心眼,重男轻女,哼!”

言容先看了一眼言裕,然后才端起大姐的架子教育妹妹,“小裕不久就要高考了,当然要多花时间好好复习了。”

言华撇了撇嘴,“说得好像平时就gān了活似的,从小到大家里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不是先给大哥,还是哥哥呢,一点都不懂让着小的,我在这个家反正没什么地位,以后我长大了才不要回这个家被你们奴役。”

言容气闷的将筷子拍在桌上,“这什么话,谁教你的?还奴役你?你说说你一天天的除了溜出去玩还gān了什么?”

言华端着菜盆往饭碗里倒了满尖的一大碗,端着碗就跑了,“我才不跟你们这些封建残余毒瘤份子说话!”

从头到尾沉默着的言裕叹了口气,起身将碗里还没动的白米饭赶了一半到言容碗里。

“哎阿弟,你这是gān什么?”

言容有些惊讶,还有点受宠若惊。

要知道若是往日,言裕都是装作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吃,虽然没有明说过,可言容还是能感觉到自己这个阿弟对她甚至说对他们一家人都有种高高在上的轻视。

不过言容小学没毕业就回家帮家里gān起了农活,自然觉得自己阿弟这样的读书人看不起他们这些泥腿子是正常的,只心里自卑,不自觉的跟方菜花一样,仰着脖子去看言裕。

言裕没多废话,皱着眉躲开言容要把白米饭拨回来的举动,“天气热,吃白米饭噎人,我想吃红薯,这米饭吃不完也làng费了。”

这话倒挺像原主那般清高人会说出来的话,言容也就没再想着倒回来了,毕竟她不像阿弟这样顿顿能吃白米饭吃到腻烦。

言容作为家里三个孩子里gān活最多的,反而吃得是最差的,每次看着锅里的白米饭也自觉的不去伸手,只能偷偷闻着香味咽口水。

此时意外得了半碗白米饭,言容小口小口的拨进嘴里,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满足的笑容,似乎吃一口白米饭就跟吃了龙肉一般,看得言裕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喵崽要吃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