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为夫给你治病

作者:墨染千山 阅读记录

《夫君,为夫给你治病》墨染千山

文案:

傲娇腹黑受×温柔忠犬攻

伪nüè恋,真甜文。相守一生。

叶沫以为回国走个过场,顺便管理一下医院就好了,谁知道这么一管理还把自己管理出去了,被一个无赖医生缠上了。

东方瑾被家里bī婚,无奈只好在叶氏医院找个工作,没想到却“傍”上了叶家的小少爷,死活都不放开了。

两人经历死亡,分离,冷战,最后到底会通往哪里呢?

但是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命里有时终须有,是你的怎么也逃不掉。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yīn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沫,东方瑾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没口德的小混蛋!

日本京都

冬日里的京都,比平日多了几分安谧,尤其是下了几场小雪之后,薄雪覆盖着京都,银装素裹,使整个京都都看上去庄严肃穆了许多。街道两旁的人家,灯光微醺,与外面的庄严肃穆不同,每个家中都是过年过节的喜悦,温馨,穿着和服,即使现如今的日子不是大节庆日,热闹这个词语还是满溢在每个人的脸上。路边积雪还没有化,不乏有日本小孩在路上打雪仗,堆雪人,形态各异,憨态可掬,各大景点的人流有增无减,可见冬日的京都也是十分吸引人。街边的便利店依旧开着,大的商场也是灯火通明,当那些万千人流从商场出来,涌入这偌大京都,一下子就又安静下来,这就是京都的两极,有时萧瑟,有时繁华,带给人无尽的遐想和自由。

面容jīng致的男人,这一看就是在这脸上用了不知道多少的护肤品,养出了这张如女人般的一张面孔,一双桃花丹凤眼,媚眼如波,长长的睫毛上下一波动就感觉有阵阵微风,松松垮垮的浴袍在男人的身上穿出了不一样的韵味,修长的手指举着一只杯子,杯子里是男人珍藏多年的好酒,细细品味,回味无穷,男人最是怕冷,当时买的房子中竟然还装上了壁炉,也让整个房子如chūn天般温暖。整个一个画面如此安静,唯美。突然一个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份安静。

“喂,哪位?”男人淡淡的声音中透漏着一种好奇和不耐烦。

“哪位?我是你最亲爱的母亲大人!”安玥在电话那一头已经很克制自己的脾气了。

男人看着窗外有窸窸窣窣下起来的小雪,晃动着手中的杯子,玩味地在唇边勾起一道jīng美的弧线,继续说道:“妈?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都几年没回家了?”

“不就三年么?”男人在脑中思考了半日,原来自己已经离家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不就三年?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叶沫,这三年你知道你爸是过得什么日子么?你大伯二伯三伯都已经甩手不gān了,就你爸一个人在公司里忙得热火朝天,你怎么不替你爸想一想呢?”安玥已经快要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妈,我爸现在还在壮年,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不能不工作吧?”

“小混蛋!你要是今年不回家,你爷爷可就要带着全家去日本过年了!”

“来就来呗,你们来了我可以走啊!反正今年过年我想去瑞典转转。”叶沫听到这话,自然是不怕的。

“你别想得这么容易,你爷爷可说了,全球所有叶家的物业,酒店,资产都不允许留你过夜!”老爷子早下了命令bī这个臭小子回来,各种手段都用上了。

叶沫透过落地窗,看见窗外街边上,小孩子们互相打闹,互相追逐,一下子就忘了正在和自己的母亲大人打电话,一下子就放了空,陷到对小时候的怀念里了。

“喂喂喂!叶沫,你倒是说话啊,人呢?这个小混蛋!”

“我听着呢,物业不给我我可以自己再买一套房子啊?我如今的所有收入都是独立于叶家的,你们对我进行经济制裁,也是没什么用的。”早几年前,叶沫的业务就已经独立于叶家了,所以如今叶沫才敢这么和自己家里人作对。

“你,真的是气死我了!你看看你的三个哥哥,都已经成家了,你现在还单着,你过年能不能带个姑娘回来呢?”

终于切入正题了,三年了,叶沫就是为了这个三年前才从家里逃了出来,三年前,自家的老爷子说都不说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现如今叫什么叶沫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只不过叶沫从小就有jīng神洁癖和身体洁癖,万般怒气之下,就离开了家。

“终于说到正事儿上了啊!我的母亲大人。”叶沫说道。

安玥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肝,每次和这个祖宗jiāo流,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每一次都是如此,毫无例外,只不过想起叶沫小时候受到的遭遇,心也就软了下来,“沫,你也不小了,你今年过年可就二十六了,妈也是想着能够早点有个人陪你啊。”

“妈,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像爷爷上次那样,我实在是受不了。”叶沫算是说出了自己的不情愿,本来没什么的,只不过是老爷子把他bī上了梁山。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子的性子,老爷子这样还不是为了你早点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么?”

“对了,妈,我在日本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我的手机号你是怎么知道的?”叶沫这个小祖宗的思绪也是跳脱地很,一下子竟然跳脱到了这个点上。电话那一头的安玥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这个你别管!你就告诉我今年你过年回不回来!”这小祖宗,一向最讨厌别人侵犯自己的隐私,若是知道这是谁泄露的,还不得把那个人给收拾了?出于江湖道义,安玥也不能这么做。

“妈,你不说我也有办法,反正我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统共就那些人,我一个一个查,总会查到的。”如今不在国内,这些人胆子越发大了,明明知道叶沫不喜欢这样,竟然还一定要做。

“你别扯开话题,你到底回不回来!”

“回,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回。”其实叶沫早就买好了回家的机票,只不过看见自己的母亲大人打电话过来,好好消遣她一下而已。

“哦,你这个臭小子,你在这里说上大半天是耍我玩呢?”安玥气急败坏,没想到这死小子是在这里耍她,安玥气得一只脚踩在沙发上,像极了那些黑帮片里的大姐头。

“妈,这个耍你玩的臭小子也是你生的,你也有责任。”叶沫不以为意地反击着。

“你这个没口德的小混蛋!我和你说啊,你爷爷这次决心好像还挺大,找了十几个适龄的女孩子一个个在家里看呢!”

“爷爷是疯了么?他怎么这么开放了?如果爷爷这么着急的话,那就给他自己好了。”叶沫说道。

“你闭嘴,你先别编排你爷爷,我看你爷爷这次是真的着急了,他都说如果今年你还不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那么就给你找个男对象!”

“无所谓啊,只要你们接受地了。我没意见。”叶沫已经是破罐破摔了,

“你别这么轻松,哼,有谁敢要你这才是真的。”

“好了,没事了吧,我挂了,回国后会好好处理一下谁把我的电话透给你的这件事情。”安玥还没有说出下一句话,电话就已经挂了,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了。不过安玥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这臭小子过年要回来了,她忘了后面那句话的重要性,这一忘可坏了大事了,最后害的叶涣,叶沛在自家的酒店里当了三天的看门小哥。

叶沫是不想在这么好的一个日子里光听见他妈妈的唠叨了,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渐渐下成了纸片大小,被风一chuī更加让外面的景致添上了一层梦幻。外面又被银装素裹了一层,叶沫反复咀嚼着他妈妈的话:男对象。叶沫倒是很期待,也不知道为什么,叶沫明知道他们这么说只是在开玩笑,叶沫反而更想要一个男对象了。叶沫伸了个懒腰,从躺椅上起来,要离开这座他十分喜欢的城市了,还有点不太舍得,如果不是因为叶家老爷子的观念太重,叶沫真的很想把整个叶氏的业务全搬到日本来。

上一篇:肆意下一篇:前朋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