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算个命吧!【CP完结】

作者:一个米饼 阅读记录

《我给你算个命吧!》作者:一个米饼

简介

前世今生/老公!我给你算个命吧!

缺情寡欲的冷漠总裁活了将近三十年,突然发现自己有个会摆摊算命,降妖除魔的小媳妇!

前世今生/前世今生/前世今生/古今穿插/古今穿插/古今穿插/

大概分三卷,开篇古今穿插,之后转前世叙述前因,再转今生jiāo代结果,剧情来讲应该是4/6或者5/5

标签:玄幻奇幻/东方玄幻/HE

第一卷 【梦境】

第一章 叫我少夫人!

秦家老宅坐落在北城郊的半山腰上,雕花铁门,中式古建,远远望去沈静肃穆,秦陆升周末加完班驱车过来,昨晚接到秦夫人的电话,轻轻柔柔地询问他是否能抽空回家吃个便饭。

秦陆升皱眉,这已经是本月第三次了。

餐桌上只有碗筷汤匙偶尔碰撞的声音,秦夫人身穿暗纹旗袍梳着考究盘发,拿起手帕擦了擦嘴,犹豫半晌,对秦陆升说:“最近很忙吗?怎么周末还要加班?”

秦陆升淡淡说:“还好。”

秦夫人说:“再忙也要注意休息啊。”

“嗯。”秦陆升点头算是应了。他向来如此,从小到大无论对谁都是冷言少语,秦夫人一时很难接话,只能看向坐在主位的秦毅。

秦毅五十左右,不苟言笑,抬眼问秦陆升:“考虑的怎么样了。”

秦陆升冷淡:“既然你们早就决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你……”秦毅本要发火,停顿片刻又沉声说:“如果没有问题,等人来了,先去把证件领了。”

秦陆升没应,而是问:“还有事吗?如果没有我先回去了。”说着起身走到门厅,拿过管家早已准备在手里的西装外套,还未穿上,就听“啪”地一声,秦毅将筷子拍在桌上怒道:“你去哪!”

秦夫人忙起身安抚:“好了好了,陆升难得回来一趟,别生气。”

“难得回来?饭还没吃完就要走!把这里当家了吗?”又冲秦夫人吼:“我看他眼里都快没有我这个父亲了!”

秦夫人看了一眼已经推门出去的秦陆升,眼眶发红,低声叹气:“算了……你上去休息吧,我去送送他。”

入夜后的半山别墅外微风阵阵,秦陆升把车停在院子中,刚拉开车门就听秦夫人喊了他一声,停下脚步等了一会儿,秦夫人走近,试探地说:“快十点了,今晚就……别回去了吧?”

秦陆升说:“没事,您进去吧,早点休息。”

秦夫人见他没有任何情绪,不怒也不气,又见他眼底略有些青黑,心疼道:“陆升啊,书意的事情……是你爷爷早就定下来的,他曾经说过你命弱带煞,活,活不过三十岁,只有娶了凌家的人才能冲煞保命,我和你父亲本也不信,可是这么多年反反复复的,爸爸妈妈实在害怕……”

“妈。”秦陆升打断她,冷声说:“我不信这些,人我可以娶,但迷信的话就不要再三qiáng调了。”

秦夫人动动嘴角,最终还是垂下眼,把手里的照片递过去说:“那,那好,书意这孩子,长得挺好的,不给咱们秦家丢脸。”

秦陆升接过照片扫了一眼,上车随手扔到一边,回了市区。

露天菜市场里翠生生的小白菜,被太阳爆晒了一中午,都蔫了吧唧的,老郑顶着草帽拎了瓶冒着水珠的冰镇矿泉水,走到遮阳伞下的板车旁问:“小凌子,渴不渴?”

板车上躺着个肚皮朝天的人叫凌书意,听老郑叫他便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白净的脸上挂了片菠菜,接过老郑递来的矿泉水睨他一眼,拧开瓶盖灌了口水说:“明早别出门。”

老郑一惊,忙问:“咋了,几点到几点不能出门?”

“卯巳之间。”凌书意从板车上跳下来,拍拍身上的土,撇了眼身底下的破布说:“我这幡子先放你这儿,你帮我收着。”

老郑正掰着手换算古今时刻表,凌书意又品了品矿泉水的甜味说:“凌晨五点到上午十一点。”

“哦哦知道了。”老郑忙点头,不舍地问:“小凌子,你什么时候回咱们村啊?”

凌书意一乐,漏出颗可爱虎牙:“不回了,找到主儿了!”说完就告别老郑走出菜市场,掏出手机按了半天,还没搜出坐哪路汽车,屏幕一闪,黑屏了,凌书意这支掉了漆手机年代久远,任他怎么胡戳按键都睡得十分安详没有任何反应,塞回裤兜,又顺便在兜里翻了两下,掏出来个一毛钢镚,瞅了半晌喃喃念叨:“这也太背了吧。”

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白天还阳光普照,晚上就下上了倾盆大雨,伴随一声惊雷炸开,秦陆升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漆黑一片,像是还未脱离梦境中那团摆脱不掉的黑雾,他阖了阖眼,打开chuáng头灯看看时间,凌晨四点。

再次躺下也没了睡意,gān脆去书房忙起工作,窗外雷雨未停,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砸在窗户上越来越响像是要把玻璃震碎,秦陆升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突然停下敲击键盘的手起身走到落地窗旁。

“咚咚咚”一连串的雨滴声大到诡异,秦陆升猛地撩开窗帘,看到二楼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正在砸他家玻璃。

那人脸色苍白,身披黑色斗篷,站在风雨jiāo加的雨夜里,像极了缺把镰刀的索命死神。

秦陆升冷静地看他,那人却像见了救星一样,隔着玻璃大喊了声:“老公!”

老公?

“老公老公!快开门!!你的小心肝快冻死啦!快开门!”

秦陆升与他对视几秒,果断地拉上窗帘,回到电脑前,再次投入工作。

早上七点,风停雨静,噪耳的喊声早就没了动静,秦陆升关上电脑起身离开书房,回到卧室洗漱gān净,又换了衣服,下楼去了餐厅,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奇怪的是管家和佣人都不见了踪影,“周叔。”秦陆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等了几秒钟无人应答,简单吃完走到客厅,突然看见沙发旁扔着一个特大号黑色垃圾袋,不禁停下脚步皱了皱眉,垃圾袋湿漉漉的,水渍滴到地板上。

秦陆升抬眼,看见一楼的象牙色的双扇大门虚掩着,整理着袖扣,走了过去。

大门口的台阶上围坐几人,正说得热火朝天:“周叔有三个儿子吧。”

“对对。”

“大儿子聪明,二儿子懒惰,小儿子病弱。”

“对对对!我家小儿子打出生身体就差,去医院看了又说没大毛病就是体虚,可调养了好多年,一点没见效,哎,该虚还是虚。”

“周叔祖上,不是本地人吧。”

“诶诶是,是父亲那辈搬迁过来的。”

“多少年没回去了?”

“啊?”周叔想了想:“这得有几十年了。”

说话这人响指一打:“那就对了,回去瞧瞧您家祖坟周围,高的地方铲平,低的地方填土,保你小儿子不出一年活蹦乱跳。”

周叔想了想,念叨着:“低的地方……低的地方……有有!在我祖伯的坟旁边,听说十几年前被砸了个深坑,当时老家的人联系过我们,都觉得没什么大事,也没回去,这,这……”周叔一脸不可思议:“凌先生您也太神了!”

这位凌先生不是别人,正是菜市场门口穷得仅剩下一毛钱的凌书意,周叔还没夸完,凌书意已经得意地挺起胸脯,咧嘴一笑:“周叔见外了不是?叫什么先生,以后叫我 —— 少夫人!”

话音刚落,只听“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一扇,秦陆升冷着脸走了出来。

周管家和几名佣人赶紧起身,齐声道:“少爷。”

秦陆升说:“去把客厅收拾gān净。”

周叔说:“是,少爷。”又看了一眼凌书意,忙介绍:“少爷,这位是少夫人……”

秦陆升打断:“以后不要让我在家里听到这些怪力乱神的话。”又居高临下地看向凌书意,冷漠地说:“给他在一楼收拾出一间客房。”

上一篇:亲爱的匹诺曹下一篇:PUBG世纪网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