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胖女追夫记

作者:青衫白露 阅读记录

=================

书名:农家胖女追夫记

作者:青衫白露

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胖纸废宅在古代农村的幸福生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巧巧、唐芳年 ┃ 配角:孙冉冉、柳氏、孙耀庭 ┃ 其它:

第1章 一个白胖子

大越康德九年,江华县大石桥镇藕塘村。

正直夏日,烈日炎炎。莲花湖中莲叶田田,荷花盛放。农家少女架着小舟,穿行在荷叶之间,手中忙碌摘选刚熟的棱角,一边嬉闹打笑对歌,好一番忙碌景象。

只孙巧巧一个人提不起劲来。

火辣辣的日头也晒得她眼晕,摘了几个菱角她就懒洋洋地出了一会神,然后操起竹篙把小船摇到湖边靠南山的背yīn位置,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唉声叹气。

她这心里头不好受。

本来坐在办公室chuī着空调磨着洋工坐等国庆假期来临,转眼倒霉催穿到这鸟不拉屎的古代小山村。

这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的七天国庆假,特意加班加点把工作超额完成等来的国庆假,泡汤了。

现在好了。

工作是不用工作了。可是这轻松小日子,翻白眼,孙巧巧倒宁愿回去加班工作。

“唉。”也不知道跳进湖里,能不能穿回去。

原主就是因为想不开跳了湖,捞起来,就成了孙巧巧的魂。

“唉!”她又叹气。她跳过湖,可是游泳技能太棒,就是死不了。回头还被便宜爹狠骂了一顿,手臂粗的棍子都举起来吓过人。

想死竟然也是一门技术活,没天理。

孙巧巧重重地又叹了一口气。

“你这丫头,一个人坐那发什么愁。”

靠岸的芦苇丛拨开,从里面哗啦出来一只小船。撑船的青衫汉子缀着块青布头巾,满身酒气顺着夏风飘出十几米远来。

这个人孙巧巧有印象。是村里学塾新来的教书先生,还是个秀才呢。姓唐,名德,字芳年。不过大家都叫他唐先生,只里长孙友根才会称他的字,叫他芳年。

这唐先生是隔壁柳香村人,从出生到十六岁一直走的上坡路,人俊会读书,小小年纪就有神童美誉。十六岁那年就中了秀才,成了十里八乡的美谈。

之后迎娶娇妻,就只剩下走向人生巅峰这条路了。

偏偏十六岁以后他就一直走下坡路,考了十来年,一连参加三次乡试都名落松山,举人的影子都没捞着。

一家子的钱财都供用他读书全用掉了,十几亩良田卖得所剩无几。他妻子一怒之下,竟跟个富商跑了。父母双亲也在这一年相继生病离世,剩下他带着一个孩子度日,偏偏那年孩子得病也没了。

活到二十六岁,他几乎失去了全部。心灰意冷之下,索性放弃科考。颓唐地过了两年,最后家里田亩都卖光了,这才来藕塘村学塾谋了个教书先生的职务,靠着点子束脩糊口度日。

这身世的确惨了点,换谁谁都受不了。对比一下,孙巧巧倒宁愿穿越了,也不想与父母天人永隔。

“今日学里就散了学?”看看日头,顶多下晌三四点钟。

唐芳年不在意地摆摆手,“天太热,给他们留了课业就让他们家去了。”他从船尾翻了翻,捣鼓出一壶酒来,狂饮了几大口,醉醺醺往船上一躺。

好歹百来斤,这么重重地跌落,小船立即dàng漾起一圈水làng,在湖中打着转儿。

唐芳年连喊头晕。

这一轮骚操作,孙巧巧嘴抽抽不知道说什么好。

唐芳年又喊她救命,她才不管。反正船是一定会停的,只是早晚的关系而已。

“荷花呀……荷花呀……木兰舟…七尺八……挤小了荷塘挤高了花…”

荷花丛中忽然传来姑娘们愉快的歌声,其中最好听的是小妹孙冉冉的。她只要一开腔,万物的杂音就都消失了,听者浑身每一个褶子都能被歌声抚平。

唐芳年的小船慢慢停靠了过来,他在仔细聆听,手掌如水草般随着歌声摇摆,如痴如醉。

一首唱完,女孩儿们愉快地笑了几声,哗啦啦摇着船穿行,有只船儿窜出田田荷叶,绿衣的小姑娘划桨在水波中摇dàng了一圈,又娇笑着窜入荷叶中去了。

这明媚少女的脸庞,却让孙巧巧叹息。

同一个娘生的,小妹孙冉冉是村里一枝花,而她……

水中倒映着那个硕大的白胖子,让孙巧巧眼睛疼。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了不起,了不起,再胖下去,估计成球了,只能滚着走。

一拳捶击水面,孙巧巧悲愤怒喊,“我要减肥。”

小船撑不起她这百十来斤重量的过激行动,翻了。

噗通!孙巧巧跌进水里,溅起的làng花把唐芳年淋了个透湿。

“你没事吧。”唐芳年唇角两撇小胡子一抖一抖,努力憋着笑,伸手来拉。

孙巧巧翻个白眼,双腿一蹬,灵活地钻入水底,从他的小船另一头冒出头来。

“带没带纸笔?”

唐芳年疑惑地瞅瞅她,点头。

“我这有一首采莲曲,我念,你写。”

孙巧巧翻身攀上唐芳年的小船,船体一沉,唐芳年坐的那头翘了起来。他一个大男人,身高估计一米七五差不多,没成想竟比她还轻。

唐芳年背转身抖动肩膀,装作忙碌地翻后船箱。

孙巧巧翻个白眼,把身子朝船中心坐了坐,小船总算稳了。

一会唐芳年拿出纸笔来,孙巧巧念一句,他就写一句,等他写完了,孙巧巧拿来看一眼,就撇撇嘴。

“谁叫你改动的。”

唐芳年笑,“唱歌赋曲总要合情合理才有意思。”

孙巧巧斜了他一眼,耸耸肩,把纸重新给他。“拿好。等我把船翻过来。”

唐芳年笑,“还是我来帮你吧。”

“就你这手无缚jī之力的书生!”孙巧巧从鼻腔里挤出一声,轻蔑地翻转身潜入水底。

不一会儿之前翻了的小船啪地一声,就被她翻转过来。然后,孙巧巧灵巧地翻身上了船,撑起竹篙抢了唐芳年手中的字纸,扬长而去。

唐芳年全程傻眼。好半晌才笑起来,“不愧是孙大力的种,这把子力气,不让须眉啊。”

孙巧巧的爹其实叫孙耀庭,因为自小力大无穷,又上山跟和尚学了一身好本事,等闲三五个好汉都奈何不得他,渐渐地就有了孙大力这个名号。

“……若花溪旁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飞飘香袂……空……中举……岸上谁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紫马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

忽从荷心飘来浅浅音调,不似一般女孩儿那般清甜,这音色有些低有些沉带着点淡淡的哀愁……

唐芳年心中一动。心想,孙巧巧这么个力大无穷的……胖…姑娘,竟有如此心境和音色。

这曲妙,词却更妙。

简白几句,就栩栩再现采莲女的活泼秀美和流连来去的王孙公子的钦羡,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美,是难得的佳作。唐芳年自愧不如。

“却不知这丫头打哪里听来这好词好曲,妙妙妙,简直妙极了。”

唐芳年啧啧称叹,撑竹篙飘了一段。

唱歌的人忽又换了人。孙冉冉那绝妙的歌声,清音袅袅,仿若那美丽的采莲女正在清唱,而他自己,成了那踟蹰不前的王孙公子。

唐芳年又停了下来,他怕行船的水声打破这美好的歌声。

莲花湖的行道上,行人也纷纷驻足。

老者微笑聆听,女子痴痴地出神,男人们也露出浅浅的微笑。少年探头探脑,深恨不能深入那荷花丛中去。

官路上驰来的宝马香车,也停下了脚步。三五华服少年下车步入湖边,迟迟不肯离去。

唐芳年忽又笑了。撑船独自飘远。这青葱美好的岁月于他何gān?

行船到湖心,歌声已唱至第三遍,此时其他女孩儿齐声清唱,歌声飘得更远,虽少了美好的韵味,却多了鲜活的生活气息。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