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爱无岸/为你着了魔+番外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彼爱无岸(原:为你着了魔)

作者:不经语

【七年-离别】

第01章 我是好孩子

他记忆中的夏天,曾是离别的季节。

江水穿城而过,空气厚重而闷热。烈日下的柏油马路变得柔软,散发出苦涩的味道。人行道旁,立着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知了躲藏在其中高歌鸣叫,树叶不见丝毫摆动,凉慡的微风成为一种奢望,烦躁的心情得不到任何抚慰。

“许可,我不想走,一丁点也不想走”,姐姐对他说,“我宁愿每天对着你这只人头猪脑”,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瞟向别处。十四岁的女孩正处于一个别扭的年龄,她不屑于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失落的情绪,无论是喜悦,伤心或者愤怒,言语里面总是透出对他的讥讽。

身后,是母亲忙碌的身影,房间渐渐变得空旷,行李箱里堆满了衣物。

入夜,天边挂着橘红色的月亮。楼下的空旷处或是巷子口,大人们坐在躺椅竹chuáng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孩子们你追我跑的嬉戏着。头顶上的银河清晰可见,偶尔有一两颗流星划过,一切看上去平淡宁静,如同往常。

那一年的那个晚上,他的家庭从此分崩离析。

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人的生命也不过宇宙尘埃划过苍穹的瞬间,更何况聚散离别,如同变幻的星际,世事无常。

他仍是悠哉游哉的度过了七年,尽管有些孤独。

七年来漫长的成长,寂寞如影随形。哪怕此时他正同一大桌子人吃喝玩乐,这种无所依托的感觉甚至更为qiáng烈,好在他已然习惯。

有人说,如果一个孩子对自己的家庭失望,那么他必将对这个社会失望。

所幸的是,许可并没成为一个问题少年,只不过数年来的独立生活使他比同龄人略显世故圆滑gān练老成而已。也因此朋友多而知己少。

朋友也多半是酒肉朋友,比如大学篮球队的队友,啦啦队里的几个小姑娘。暑假里闲来无事,这伙人就会三五不时地聚上一聚,一来二去,队里看起来还顺眼的女孩子也被瓜分的差不多了。

言兮萝便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并非她的容貌不出众,恰好相反,她的条件令大多数人望尘莫及。套句网络熟语,“比我聪明的没我漂亮,比我漂亮没我聪明”,我们的言兮萝正属此列。

言兮萝对许可很有那么点意思,旁人有目共睹。两人在一起时,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其他人也就暧昧不明的跟着撮合起来。相比之下,许可的态度就较为隐晦难辨,完全符合“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三不箴言中的前两条,至于最后一条,真真假假,众说纷纭。

这天晚上,大家都喝得有点高了,各自相扶着回家。曲终人散,许可心里突然空空落落的,不知怎的心里一动,把言美女带回他在校外租的公寓里。他对言兮萝多少是有些好感,此女漂亮大方且不傻,该给面子时很给面子,调情的手段也高杆,既不会放低自己的身段也不会言语无趣到拿不出手。

只是他对带女人回家过夜这个概念还有些模糊,紧张之余更多的是一种填满空缺的期盼。

长久以来,这个使人厌倦的空缺,在孤独的心境里安营扎寨。

八月末的夜晚,空气里透着湿热的夏意。

年轻女孩的身体在眼前慢慢呈现,洁白而丰盈。

qiáng烈的视觉冲击一瞬间淹没了大脑,他竟无从克制。

然而,怀里的这个女人如此的陌生。

情欲涌动,心里却是空的。

孤独,仍然挥之不去。

毫无预兆的,他突然推开她,迷离的眼神渐渐变得淡漠,藏着失望。

言兮萝惊讶的睁开眼,手里依旧捏着他的衣角。

“对不起”,他的神情很是懊恼,拉过chuáng上的薄被,轻轻披在美女的身上,“你休息吧”。

“我喜欢你”,她一字一字地说出来,无比清晰。

“对不起”,他平静地看着她,“我对你,没那种感觉”。

言兮萝咬了咬嘴唇,而后轻轻的笑了,“既然如此,不如做朋友”,她的神情极其洒脱自然。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晚了,你可以在这儿休息”,拨弄着微乱的头发,拿起背包,许可向外走去,“走的时候记得锁门,把钥匙放在门外的花盆里就可以了。”

门被轻轻的关上。

闭上眼,言兮萝用被子紧紧包裹住自己,冰冷的触感却使她打了个寒颤。坐怀不乱么?她自嘲的笑了笑。这样的结果,不在预计中。

无家可归。许可琢磨着往哪里去才好。

上一篇:栩栩如你下一篇:误入浮华

不经语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