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瑶台

作者:林叙然 阅读记录

《望瑶台》作者:林叙然

【文案】

楚怀婵及笄那年,稀里糊涂地被被一纸诏书指给了不良于行的西平侯世子。

传闻那位世子四处留情,声名láng藉,更欠了长公主独女一桩风流债。

她想,也好,日后相看两厌,乐得清静。

却不料,后来,她成了他珍之重之的心上明月。

孟璟这一生,有过年少时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众星拱月,

也有过后来双腿被废缠绵病榻、尝遍世态炎凉的落魄之态。

他孑然一身,历经百难,从深渊里一步步爬起,

将自己脱胎换骨为一个无心人,对人情冷暖冷眼观之。

却不料,在这途中,摘到了一弯瑶台月。

1.架空勿究;2.先婚后爱,前期节奏慢;3.非慡文,剧情有波折。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情有独钟婚恋市井生活

第1章

一炷香燃尽。

香灰失去了最后的倚靠,颓然倾落在丹鹤香炉里。

风从窗户缝隙里涌入,卷起香灰,劈头盖脸地往人身上砸。

刚燃尽的香灰尚且带着残存的温度,楚怀婵正对着窗户,又离得近,这香灰迎面笼上她的脸,她赶紧侧头避开,未曾笼在袖中的手却来不及避开这一劫,生生受了一回这滚烫。

她肌肤细嫩,手背上瞬间起了红印。

她迅速低下头,却不是去看手上的痕迹,而是趁着这动作的掩饰,飞快地换了个站姿。

一动不动地立了一下午,她身子都快僵硬了。

道长生怕怠慢阁老之女,忙迎上来嘘寒问暖,她客客气气地说无碍,道长仍是觉得过意不去,试探问:“善士此来进香,却并未求福报,不如让贫道为您解一惑?”

母亲信道,每月必来此进香一次,她不过是陪同前来,并不信这些玩意儿,更无求签算卦的打算,她刚想开口回绝,楚夫人却动了心思,转头看过来。

窗户只撑开一条缝,但仍能辨清上涨的水位。翠微观临河而建,为的是雅意,如今却阻了归途。

楚夫人看了眼已然黯淡的天色,承了这份不可多得的好意:“既然天色已晚,雨仍旧不停,也算是缘分,劳道长让我们母女叨扰一晚。”

“那是自然。”

眼见着这两人快达成共识,她讨好般地拽了拽母亲的衣袖:“娘,今日肯定乏了吧?先去后院休息?”

她知道母亲想问什么,她年初及笄,上门提亲者不计其数,但父亲迟迟未定下人选。别说母亲,就连素来对这事不算上心的她,也生出了点不踏实的浮萍感。

楚夫人只当没听到她这句撒娇,继续问道长:“不知哪种法子最为灵验?”

“扶乩。”

她心里莫名咯噔了下。

道长命人将沙盘请上来,目光落在楚怀婵身上:“善士想问什么?”

“来日境遇。”生怕母亲说出难堪的姻缘二字,她抢先一步开了口。

一道惊雷劈过,天穹陡然亮得刺眼,又随即泼墨而下,室内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她身子不自觉地颤了下,下意识地拽住了母亲的手臂。楚夫人默默挽过她手,在她手背上轻拍了两下,示意她不必怕。

乩笔在繁复的咒语中飞速移动起来,在沙盘上留下一道潦草的字迹。

咒语声歇,道长开口:“祸兮,福之所倚。”

“祸?”楚怀婵微愕,随即又释然,不过是些骗人的玩意儿,哪能当真?

但楚夫人听见“祸”字便挪不动步子,非要求个化解之法,她好说歹说才把人劝住,撒娇耍赖地将人生生拽到了后院。

翠微观后院分为两进,外头一进为观中道士所居,里头一进以备客用。道士引她们到最里进的客院,为她们分好房间。

她同母亲别过,径直进门到案前坐下。方才怕母亲不高兴,她不敢造次,此番四下无人,她敛去僵了一下午的正经神色,放肆地掸了掸衣襟上残存的香灰。

人呐,面子与里子,到底哪个更重要?

她花了十来年的时间,读完了外祖和父亲十之七八的藏书,却仍旧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方才那阵香熏得她头疼,她摁住眉心,不再往深处想,吩咐丫鬟时夏去前院取些热水来。

母亲喜静,她每次陪着来也都只带一个大丫鬟,时夏无人可使唤,乖乖去了前院打水。

道观为显风雅,用的是老旧木门,门阖上的动静令她回过神来。她扫了一眼案上陈设,道长性雅,客房里长年备着上好的笔墨纸砚。她平素与书香为伴,这些东西在她眼里算不得稀奇,她粗粗扫过一眼,目光定格在香炉上。

huáng铜底座,圆铜管作吊架,铜链钩悬香炉,炉下缀芙蕖和莲叶,莲叶之下一只绿瓷鲤正张口呼吸。

上一篇:但为君故下一篇:京华郡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