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第一受(GL)

书名:史上第一受(GL)

作者:宁远

你以为我愿意穿越吗?还是穿越成驸马…、

这驸马还是女扮男装的好不好?这让我一个理工科技术宅淑女情何以堪?

更可怕的是公主殿下对于驸马是女儿身这件事完全不知情

每天晚上都想着要秉承皇后的旨意早生贵子……

生你妹啊,这不科学!

棍棒之下出孝子,yín威之下出弱受。

史上第一受驸马,简称史上第一受(这算什么简称啊!)

本文单CP,腹黑攻X别扭受

当然你也不能说一个配角也没有……

小白文,经不起推敲,YY过度,狗血遍地,轻松文一篇,消磨时光而写。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将离,肃遮暮 ┃ 配角:胤碎夜,煦西窗 ┃ 其它:GL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256文学http://www.256wxc.com/】

☆、第 1 章

“公主,您若是困了,可以先回府中歇息。下官和尚大人还有一些要事需详谈。”

子时已过,这个时辰本来公主大人都已经睡到第二场梦了,但现下她却连个呵欠也没打,依旧端庄贤淑地坐在尚大人家中那绝好却搁屁股的椅子上,陪着她的驸马,听驸马和对面那位已经不知所措且担心受怕很久的大人说一些索然无味的话。

就算是这样,驸马爷又开始要被赶人了。

“驸马,您才是要爱惜身子。”收到了驸马的话,公主屈起双臂端起并在胸前,芊芊细指藏在绣有彩凤的长袖里面,无表情地作揖,尚大人匆匆起身,招呼道:

“来人,送公主回府。”

“公主起驾——”

公主摇曳着身姿在婢女的拥护下往外走,一直端正而坐的驸马不经意抬头望向她的背影,她便像身后长了眼睛一般没有预兆地回头,惊得驸马不自然地转移视线,拿起刚才就被她喝完的茶杯,尴尬地停在半空。

“驸马莫太劳累,国家大事需谨慎打点,但也要注意身子。皇兄早已经责备本宫,说大婚之后一直都未尽人-妻之责,若是驸马再继续消瘦下去便要向本宫兴师问罪了。”

驸马还没来得及尴尬,尚大人却满脸通红了。虽然早有耳闻公主殿下向来不拘小节,措辞豪放,却没想到她金枝玉叶的身份居然在外人面前提及闺房密话。尚大人只盼自己的耳朵被切了去,没听到如此有失国体的言谈。

显然驸马也是语塞,迟疑了半天只回应了一个“嗯”字。

公主半闭着眼睛,嘴角大概还有表意不明的笑容,走了。

“驸马爷,我看,您还是早些回去吧。公主脾气不算好,若是真的发火,恐怕您也是吃不消的。”驸马已经是连续三天来找他了,每次聊不过子时都不见驸马动弹,活生生把尚大人给熬出了黑眼圈。白天他还得上早朝全力阻止那年纪轻轻最爱纸上谈兵的皇帝要攻打西繁的事情,已经六十又二的尚大人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若不是把他bī到这份上,他也决计不会在驸马面前说公主的坏话。

虽然这二位小祖宗看上去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没行房的小夫妻,可这闺中之事最是说不清的。

驸马是南雍送来的入赘驸马,是南雍国君王之子。虽然南雍不过是一小国,可它位处北卫软肋之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这几年南雍君王占着自己那弹丸之地的质量姣好的土壤大力发展矿产业和林牧业,国力渐渐qiáng盛。他们北卫那年轻皇帝早就看南雍不顺眼,现在南雍发展迅猛更是有了“夜长梦多以绝后患”这样的借口去灭它了。南雍君王也不傻,早就看出自己被大国北卫盯上了,若是再不采取点措施恐怕自己的这点实力对上北卫千万雄狮那就真是jī蛋碰石头的事了,赶紧把自家的太子找过来要让他入赘北卫。

太子一听他爹不仅要自己入赘别国,居然还是要娶那个变态公主,吓得连夜打包想要潜逃。还没能翻出城墙就被父皇给抓了回来。太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跟他老爹要死要活说他不要娶北卫那个刁蛮公主。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北卫国有个神经病的公主,双十的年纪还没嫁出去,没有一家的王侯将相敢娶她的,父皇你就忍心看着儿臣去受苦么!听说她最讨厌男人了,可能还要阉了儿臣啊!父皇说儿子没办法啊,你不去难道要朕去吗?你母后不会放过我的。听话,乖,等你驯服了那个刁蛮公主之后咱们都有好日子过了。

可惜南雍王软硬兼施怎么都无法劝服儿子回心转意,到最后南雍王灵机一动,到大狱中找来一名死囚,让他冒充南雍太子去入赘北卫。

“父皇,这真行的通吗?你不怕那囚犯把我们供出来?”

“放心,他有把柄在我手里,不怕他不就范。而且只要有了他,我们南雍反咬北卫一统天下指日可待!”南雍王露出yīn险的笑容。

就这样,死囚代替南雍太子跟随着排场极大的数十辆马车,像献贡品一样献给了北卫皇帝……的妹妹。

可惜南雍王算天算地算漏两项。

一是,这狸猫换太子的狸猫其实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儿身,至于她为何会女扮男装又为何会入狱,这就是后话了。

这二嘛,就更超自然反科学了。死囚其实在来北卫国的路上就已经不是她本人了,现在住在她身体里的,是一朵来自21世纪的大龄失足女青年,还是个从未恋爱过准备从博士毕业的理科技术宅。

2012年,在这个全世界看过电影“2012”的人心里都多少有点忐忑的年份里,半只脚已经跨入三十岁的曲兰宁忐忑还要更多。

曲兰宁从小成绩就好,理科成绩更是出众。一直扎头在学习海洋之中的她一回头,发现身边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而她还在研究所里与物理课题拼搏。在她发觉一个女人的大好年华就要过去而自己连一场恋爱都没有而感到万分惋惜的时候,一位女子出现了。

那女子来无影去无踪,这女侠一阵风让大到宇宙光谱小到小侄儿遥控汽车的电阻都了如指掌的工科女博士完全的崩溃,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得那么诡异,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得惊天动地,更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在哥伦比亚大学的Avery Architectural & Fine Arts Library摸她大腿……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跨越了性别的真爱,那么曲兰宁可以接受她无处不在的流氓行为。只是她是真的喜欢吗?如果是真的喜欢,为什么她还有那么多其他的女朋友呢?

曲兰宁那颗分析了太久太久物理学结构缜密的大脑无论如何都分析不出对方的脑内构造,伤心、悲痛、更多的是对自己不能无所不知的绝望。她在外面和导师喝多了想回家,打不到车,晕头转向走到大桥边,身子摇摇晃晃,一阵冷风chuī过来她狠狠地打抖,这一抖就没站稳,噗通一声跌到河里去了。

曲兰宁感觉到自己被刺骨的冷水包围,窒息的痛楚让她想要放声大叫,可是张开嘴只有更多的冷水往嘴里灌。

死定了死定了,曲兰宁这样想。

怎么可以这样呢?她这辈子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还未能解开女侠神奇的想法,怎么能就这样就死了呢?绝对不行的啊……

猛地一挣,曲兰宁醒了过来,咳嗽声大作。

一边咳嗽她一边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奇怪的房间里,房间非常不稳一直在晃动,周围大红色绣着huáng色锦绣奔马图案的布帘也在颤动。她的左手边放着一把扇子,右手边是一个非常jīng致小巧的香炉,香炉被固定在同样刻有万马奔腾图案的台面上正缓缓地冒出一缕青烟。

“醒了?你也太能睡了。”一个爱搭不理的女声慢慢从她身侧响起,她转头看去,面前是一位穿着奇怪的女子。一身艳红色的长衫,腰被亮huáng色的绸缎束得紧实。她站在房间的角落,本是看着窗外的,此刻却撤开了撑着布帘的手指,冷冰冰地望着曲兰宁。口上说的是关怀的话语,但从她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关怀在何处。

“这是哪里?”曲兰宁感觉到头很痛,亦发现自己也穿着和那女子一样古怪的衣服,还是同一色系的。只是那女子长衫内里露出一双美腿,踏着皮质的长靴,却是没有高跟,看上去着实复古;而曲兰宁的却是长裤,材质顺滑冰凉,很舒服。

“现在装糊涂也没有用。”女子坐到曲兰宁的对面,把扇子“哗”地一张,俊美的桃花图案展现在她的眼前。女子挑着一边的眉,笑道,“已经快到北卫了,太子殿下。不……应该是被换过了的,狸猫。”

狸猫?

曲兰宁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在这奇怪的马车里,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嚣张的露大腿女人是谁,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但当她被迫进入到北卫的疆土,一路上被百姓围观,耳听那“入赘驸马”的讥笑声她才恍然大悟——或许自己是穿越了。

上一篇:吸引力(GL)下一篇:革命之路S02

宁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