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月夜》作者:公子恒【完结】

-- 篇一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楼道的电梯里多出了一只箱子。

普通的纸箱,有点大,端端正正地靠墙摆放在电梯一角,占去了接近四分之一的空间。

箱子虚掩着,里面黑dòngdòng的,不知道放了些什么。

向文昊走进电梯,皱了皱眉。这只纸箱已经连续两天放在这里了,居然没有人处理。

更奇怪的是,偶尔白天出门的时候,箱子已经被人搬走。凌晨下班回来,它却又出现了。

话说回来,这只箱子看上去有点眼熟。但具体在哪里见过,向文昊也想不出。

反正箱子长得都差不多。没必要为这种事情伤脑筋。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wxc.com/】

*******************************

向文昊是个夜猫子。

他在市立广播电台当夜间栏目的DJ。

其实也就是放放音乐,接接电话,抚慰一下失眠的都市寂寞人。

钱挣的不多,生活倒是自由自在。

向文昊本就是个怕受束缚的人,这样的现状他无意改变。

每晚回到家中大概是凌晨三点。

这种时候,公寓大楼的楼道中早就空无一人,两架电梯也只开放一架。

*******************************

这天晚上,向文昊照常一个人坐在播音室中。

看看表,快到下班时间了,于是放了一首音乐,准备接入最后一个听众热线。

"嘟--嘟--"

电话接通了。

"你好,我是日天,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向文昊的声音很好听,低低的,带些淡淡的沙哑。

"日天"是他在电台使用的名字。

*******************************

电话那端有了片刻的沉默。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向文昊并不觉得奇怪。

--有些听众想要向主持人吐露长久憋闷在心中的秘密,但往往又会在电话接通的霎那犹豫。

向文昊一语不发,只耐心地等待着。

--对方可能是一个多愁善感的高中女生,数年如一日地暗恋着同桌的男孩。

--也有可能是个憔悴的妇人,偷偷查看了丈夫的手机短信,发现婚姻破裂的前兆。

--更有可能是个失意的诗人,chuáng头堆着半人高的发huáng诗稿,其上蒙着厚厚的灰尘。

……

*******************************

线路那头终于有了些动静。

"昊。"

是个男声,清清浅浅的,苏媚入骨。

"我们结婚吧。"

向文昊切断了电话,对着麦克风说:

"啊对不起,刚刚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失误,线路中断了。那我们今天的时间也不多了,送上最后一支歌,我们明天再见。"将音乐的声音调大,然后取下了戴在头上的耳机和耳麦。

向文昊瞬间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瘫软地倒在椅中。

脊骨上密密麻麻地出了一层冷汗,寒毛抖抖瑟瑟地根根竖起。

远远传来机器的轰鸣声,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要砸碎头颅,穿脑而入。

将一只手举到眼前,发现皮肤已经呈现青紫的颜色。

五指僵直如钢爪一般,硬是再也动不了半分。

-- 篇二 --

那个清清浅浅、苏媚入骨的声音的主人,名叫周子墨。

周子墨长得十分yīn美,顾盼之间引人神魂颠倒。

向文昊是个以貌取人的男人,之所以会和周子墨成为恋人,并继而发展到同居,多半是因为他的美貌。

与周子墨不同,向文昊长得高大英俊,硬朗成熟,全身上下不显半分女气。

因此同居的第一天晚上,当他发现自己被周子墨剥光了严严实实捆绑在chuáng上时,胸中满满的是无处发泄的愤怒。

"放开!"他吼道。

周子墨一言不发。

他只邪邪地笑着,黑不见底的眸中竟有些森然的鬼气。

向文昊被盯得毛骨悚然。

他惊骇地看着周子墨打开一只木匣,缓缓地,从里面一件一件取出狰狞的性nüè用具。

"昊,爱你呀。"周子墨舔舔他因恐惧而颤抖的嘴唇,柔柔说道。

整个晚上,他在剧痛中沉沉浮浮,jīng神和肉体处于崩溃的边缘。

*******************************

每个早晨醒来,向文昊看着身边睡得香甜的美人,便想捏住他细白的脖颈将他掐死。

上一篇:月夜下一篇:苦儿修真

公子恒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