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娇娇女(2)

作者:曚小溪 阅读记录

小厮十分识趣地道:“小师傅尽管去忙,我就在这儿等着,绝不敢打扰公子和主持。”

小僧笑着点点头,冲两人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谢清玄吩咐了小厮一声,便推门进去了。

院中的大树下,有一张石桌,桌上放着一副棋盘,椅上坐着一个面目慈和的老和尚。

谢清玄“啧”了一声,语气带着遗憾:“老和尚,你还没死呢。”虽说话语恶劣,但言语间却是带着几分只有和亲近人才会有的随意。

老和尚慈和的面容瞬间扭曲,chuī胡子瞪眼的,“不劳你操心,老和尚我好得很!”

谢清玄轻笑了声,慢悠悠地坐下。

“我这是关心你,真是不识好歹。”他拉长语气摇头叹气。

主持看见他这幅欠揍的样子,就青筋直跳,不生气,不生气,自己是长辈,要宽和,在心里安慰自己好一会儿才,主持才又恢复了高僧的样子。

“你来京中已经有些时日了,可选定了人选?”主持决定不与这孽障多说,直奔重点。

谢清玄随意捡起一颗棋子把玩,眼皮都没抬一下地说道:“还没。”

主持不相信,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相争的,一共也就那几个人,你这瞧了这么久都没看中人,眼光这么高,不如自己亲自上吧。”

谢青玄抬头,冲主持一笑,带着些恶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自己上吧。”

主持被他吓得胡须都抖了抖,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阵大笑。

他心里陡然一松,然后便一脸嫌弃地看向面前的人,“赶紧给我坐直了!堂堂陈郡谢家的公子,竟然如此不顾仪态,也不怕给谢家蒙羞。”

话一出口,主持就后悔了,心里暗道一声不妙。

果不其然,面前方才笑得东倒西歪的男子,收敛了笑意,淡淡道:“我已经不是谢家的人了,主持不用替谢家担忧。”

天下人皆知,谢家早已在两个月前就将其嫡长子谢青玄除名了,原由不知。

主持自觉戳了人痛处,颇为不好意思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眼神飘忽,道:“那个,你有没有想过,说不定你爹只是吓唬你的,到底是亲父子,他不可能这么绝情的。”

谢青玄冷冷地看向他,“他又不只我一个儿子,有什么舍不得的。”

“他有没有那么绝情,主持难道不清楚吗?”

他娘当年不就是他亲手bī死的吗?就因为怕牵连到自己,便第一时间bī死了陪伴了十数年,为自己生儿育女的发妻,这样的人,难道还不绝情吗?

主持也知道这桩旧事,他犹豫地看了谢青玄一眼,开口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罢了,罢了,既然那人有自己的打算,他还是不要多言了。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只有风chuī树叶的沙沙声。

“老和尚,你觉得静安郡王世子如何?”谢清玄打破了安静,脸上带着笑意,仿佛刚才的事儿,从未发生过。

主持静默了几息,道:“静安郡王世子为人谦和,没有寻常勋贵宗室弟子的纨绔之气,虽有傲气,但却从不拿乔,且才识过人,皇上对他也很是喜爱。”

这是极高的评价了,后面一句话,更是恨不得明晃晃地告诉谢青玄,静安郡王世子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谢青玄挑了挑眉,长“哦”了一声,看着主持笑道:“刚好,我也看中了他。”

主持气急:“那你刚才还和我说,还没选定人?!”

谢青玄撩了下眼皮,悠悠地道:“是还未选定啊,我只是看中了他,若是要选定,自是要好好观察一阵的。”

他抬眼看向主持,很有些狂妄地轻哼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我的帮扶的。”

主持最见不得他这般狂妄的样子,见了就手痒痒,一听这话,伸手就给了他一下。

但却没出言反驳他的话,确实,以这小子的能耐,若是想要帮扶谁,那那人赢得那个位子的机会最起码就多了五成。

想到这儿,主持心中又不禁有些得意,当年自己为报他母亲恩德,还教了这小子几年,也算这小子半个师父了,除了这混账的性子外,旁的倒是无可指摘了。

“啊。”谢青玄颦眉揉了揉肩,不满地道:“臭和尚,你怎么还打人呢。”手劲儿还挺大。

一下子,主持心里那点得意又没了,只剩下闹心,觉得今天见这小子就是个错误,他还是赶紧把人打发走,省得看着心里堵得慌。

于是,主持从袖子里掏出一个guī壳,不耐烦地道:“赶紧的,我给你算一卦,算完就给我滚。”

那guī壳成人手掌大小,上头的纹路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但却泛着光泽,看着是个上了年头的好东西。

谢青玄虽然不信这些玩意儿,但也没拒绝,就当讨个好听的了。

万一卦象不好?不,不会有这个万一的,有,就是老和尚水平不行,满嘴胡话。

作者:预收文《人人皆道我好命》,求收藏!

人人皆道卫瑭命好,没了父母,还有太后护着,还为她请封了郡主。

后来,太后没了。

他们心中暗喜,摩拳擦掌,?欲欺,欲rǔ。

谁知,卫瑭摇身一变,成了太子妃。

众人大惊,往她身后一看,明白了,原来护着她的,不只有太后,还有太子。

可卫瑭什么都不会,只会吃喝玩乐,性子爱娇又粘人,没有一点未来国母的样子。

众人心中鄙夷,双目紧盯,都等着她狠狠摔下。

可他们等啊等,没等到卫瑭褪下罗衣,反见她凤冠加身。

无奈只得恨叹:真是好命!

……

初入宫城的卫瑭,总是听人说她命好。

她心想,她爹娘都没了,哪里命好?

她鼓着脸颊,红着眼眶,问身前穿着章服的太子殿下:“你觉得我的命好吗?”

太子殿下看着眉眼jīng致得如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晃了神,说了句“好。”

瓷娃娃一下就哭了,晶莹的泪珠啪啪往下掉。

太子殿下只得温柔轻哄,在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能让她哭了,他心疼。

——愿作华盖,护你衣鬓无尘,眼底无霜。

第2章 迷路

主持一脸认真地算着卦,不知道谢青玄在心里腹诽他。

若是让他知道谢青玄心里如此想他,只怕早就将他扫地出门了。

他可是轻易不出手的,那些王孙贵族,贵妇小姐,若是有幸得了他的卦,都是喜不至胜,奉若至宝。

更有甚者,若是有未出阁的女子得了他一两句夸赞,其前程就不用愁了,身价一下就上了好几个台阶,已薨的皇后娘娘就曾得过他的卦,还因此被先皇选中成了太子妃。

谢青玄如此随意对待他的卦,只怕会被骂一句:不知好歹!

谢青玄饶有兴致地看着主持摆弄那些铜币,想着待会儿能不能从这老和尚手里饶点好东西。

他那宅子是新买的,里面空dàngdàng的,若是能带回几件东西,看着也好看些,这儿的香火这么鼎盛,老和尚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哼,不算了,你滚吧。”主持停手,皱着眉哼了一声,胡子一抖一抖的就要赶人。

谢青玄也没恼,也没问为什么,笑吟吟地道:“我来了一趟,您不赏我点什么吗?”

主持气得肝疼,抬起手就要打他,“给我滚!”

谢青玄迅速起身躲过,边往外走,边笑道:“那我改日再来看您。”这次没要到,那下回再来好了。

“谁要你来看!赶紧滚!”主持目光似火地瞪着谢青玄的背影吼道。

等人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一垂目,便见着了桌上的卦象。

他轻哼了一声,“倒是可惜了这极好的卦象,不但所求能成,还能得个好姻缘。”

说完,又“呸”了声,愤愤道:“就这么个手狠心黑、冷情冷性的玩意儿还能得个好姻缘?哪个不长眼的姑娘能看上他!说不准就是被他那皮相给骗来的,真是老天无眼!”

上一篇:天降福女下一篇:朕被宫妃刷负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