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华

《桃华》作者:朱砂【完结】

文案:

医女桃华嫁了个京城百无一用的皇子,以为要跟他去边关吃苦,谁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桃华,沈数 ┃ 配角: ┃ 其它:穿越

金牌作品简评:

带着上辈子学到的医术和磨练出来的硬脾气穿越,蒋桃华很满意于宁静的生活和一个真正宠爱女儿的父亲。不过这样的生活过了七年之后,变化来了。白龙鱼服的皇子,喜怒无常的郡主,寻找助力的堂姐,选秀入宫的密友,桃华入京为长辈贺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卷入了京城的大漩涡……作者用不急不徐的情节,讲述了一个倔qiáng的穿越女通过波澜起伏的拼搏,为自己创造美好生活的过程。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wxc.com/】

☆、第1章 居家

出了二月,江南一带的天气就和暖起来了。尤其是午后时分,阳光从薄薄的窗纸外透进来,照得整间屋子都暖洋洋的。

桃华缝完最后一针,仔细地打了个结,把线头掖到绣线底下,然后满意地举起来看了看:”行了,总算还没晚。”

在旁边替她分线的大丫鬟薄荷从她手里接过那双软鞋,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抿嘴笑道:”姑娘这针线越来越好了。尤其是这针脚的匀细劲儿,一般人都比不得。”

桃华活动着手指,假假地谦虚:”不成不成,还是练得少啊。”其实她也挺惊讶的,须知上辈子她可从没学过这描花绣朵的,没想到上手还挺快,大约是因为针灸也是用针,一窍通百窍通的缘故?

薄荷早习惯了自家姑娘这假谦虚,笑道:”是啊,姑娘要是再多练练,肯定比这做得还好!”

桃华连忙摇手:”这可不行。针线做多了腰酸背疼,也费眼睛。就是你们也要注意,若做针线,半个时辰必要起身活动一下,否则现在不觉得,年纪大的时候就苦了。”

她又不是穿越过来做绣娘的,也没必要把个针线活练得jīng益求jīng。何况上辈子除了学医就是学医,别的什么都没来得及做。这平白多出来的一生,她有好多有趣的事情要学,分配给针线上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薄荷笑着取了块软布,正要将那双软鞋包起来,小丫头桔梗从外头小步跑了进来:”姑娘,二姑娘那边绣了一chuáng帷帐。”

薄荷的手就不由得停了一停:”帷帐?”

”嗯。”桔梗连连点头,比划着说,”是天青色纱地子的,上头绣了jú花,说是照着二姑娘自己画的jú花图绣的,有那么大!”她说着,忍不住偷看了一下薄荷手里的软鞋。

薄荷咬了咬嘴唇,看向桃华:”姑娘,要不然再添点?我看姑娘前些日子绣的香袋儿也不错,如今虽还没到端午,但平常也用得上。”姑娘那个香袋是特地绣来端午节用的,上头是五毒图案,现在拿出来做太太的生辰贺礼的确是不大应景,但若只送一双软鞋,被二姑娘的帷帐一比,也实在是……

桃华偏头想了想,微微一笑:”不用。燕华是母亲亲生的,这礼总要重些才行。”至于自己嘛,继女在继母跟前,何苦去跟人家亲生的女儿争什么母慈女孝呢。

桔梗今年才十二岁,还不是很懂这里头的事,听桃华说得有理,就不再纠结,只说:”奴婢中午从厨房过,看见他们送进一篓子香芋来,刘妈妈赶着叫地丁儿洗了蒸出来——姑娘是不是又要做什么新点心了?”

桃华忍不住在她光光的脑门上弹了一下,笑道:”就你耳朵尖!”

薄荷皱了皱眉,找个借口把桔梗提溜到门外,便沉下脸来:”你是做什么的,闲着没事往厨房跑什么!”她虽才十五岁,但打小儿伺候桃华,就是这院子里的一等大丫鬟,训起小丫头来,有模有样。

桔梗吓得连忙站直了:”薄荷姐姐,不是我自己要去厨房的,是茯苓姐姐叫我去跟刘妈妈说,她晚上想吃个jī蛋羹。”

薄荷眉头皱得更紧。茯苓的爹娘是蒋家家生子,两人同时来大姑娘身边伺候,现如今她伺候桃华起居,茯苓则管着桃华的小仓库。

论起来,她与姑娘更亲近些,但大家的体面是差不多的,且茯苓又比她有根基,因此实在轮不着她去训斥茯苓。若说告诉姑娘,不免又叫桔梗背个嚼舌头的罪名,将来在这院子里不好立足,只得忍下这口气道:”罢了,日后说话也仔细些。几时少了你们吃喝不成?传出去,叫人说独是姑娘院子里的丫头嘴馋,岂不给姑娘丢脸?”

她这里说着话,眼角余光瞥见院子里桂花树后头露出一角蛋青色的衣襟,声音就略略抬高了些。桔梗儿耷拉着脑袋听了,她到底年纪小,也没看见树后有人,摸不准薄荷姐姐这究竟是骂谁,垂头丧气地拿着抹布去擦窗户了。

薄荷训斥完了桔梗,冲那桂花树后头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回屋里,见桃华已经拿出了围裙,连忙过去帮着她系,眼睛看见那双软鞋,忍不住道:”奴婢记得太太是最喜欢鹅huáng色的……”

桃华系上围裙,又束起袖口,便带着薄荷往厨房去,随口笑道:”你没记错啊。”不然她为何要做双鹅huáng色的软鞋呢,那颜色其实很不耐脏,即使只是睡觉时穿,桃华自己也不用这个颜色。

”那——”薄荷欲言又止。她虽不在正院里伺候,可也知道,天青色其实是老爷比较喜欢的颜色呢。

桃华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知道就行了,不用说出来。”

薄荷就闭住了嘴,只在肚子里默默地揣摩了一回:明明是太太过生辰,二姑娘却拿老爷最喜欢的颜色绣了帷帐,按太太的性情,亲女儿绣的东西,自是要赶紧用起来的,岂不是天天的就摆在老爷眼前?

到底这生辰礼,是送给太太的呢,还是送来讨老爷喜欢的呢?薄荷就不好说了。细想想,这些年这样的事仿佛也有过好几次了,都说二姑娘老实没心眼儿,看来也不尽然呢。

薄荷心里大概想到些什么,桃华都能猜出来。她这位继母曹氏带过来的二妹妹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也能猜出来。不过这其实也正常,蒋锡是一家之主,想讨好一下这个继父也不算什么,横竖只要曹氏自己不觉得怎样就行了。

厨房里热气腾腾的,厨娘刘婆子按照桃华的吩咐已经将香芋蒸好,正用个木滚子碾成芋泥,看见桃华过来,连忙满脸是笑地迎过来:”姑娘来了。这芋泥刚弄好,姑娘看要怎么做?”

桃华往厨房里看了一圈。今日是曹氏三十一岁生辰,因不是什么整生日,也就不宴请宾客,只自家庆祝一下便是。此刻厨下鱼肉尽有,还有庄子上刚送过来的两只羽毛鲜艳的野jī。桃华一眼就看中了:”把那野jī肉切了丁子,先腌一腌。还有昨日蒸的豆沙,也拿一些来。”

菜单都是排定了的,蒋家主子少,也用不了多少菜式,刘婆子虽做着菜,也自能空出一个灶眼来给桃华用。薄荷在一边打下手,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桃华揭开蒸笼,白汽散去,露出屉上的糕点——象牙色的芋粉团子,有一半还在顶端点了个鲜艳的红点,个个都饱满圆润,像是往地上一扔就能弹起来似的。

刘婆子将手一拍:”哎哟,这颜色蒸出来倒比之前更鲜嫩了,看着就叫人流口水。”

桃华笑道:”摆上两盘送到花厅去,其余的你们分分罢。”

刘婆子忙谢赏,一边快手快脚取了两盘搁入食盒:”叫地丁儿提着,跟着姑娘送过去罢。”

桃华不在意地笑道:”两盘点心罢了,还有薄荷呢。这还有两道菜,地丁儿还要给你烧火。估摸着老爷就要回来,莫耽搁了。”

”姑娘放心,那鱼都腌好了,大火一蒸就送过去,保证耽搁不了。”刘婆子拍着胸脯把桃华送出去,回头见新买进来的烧火小丫头地丁儿还站在那里看着蒸笼里剩下的点心流口水,便道,”又发什么呆,还不快把那火再烧大些!”

地丁儿一边低头去挽草把,一边忍不住道:”大姑娘长得这样漂亮,怎么总爱往厨下跑?千金小姐哪有来做这些烟熏火燎的活计的。我听说二姑娘整日里写字画画儿,那才是大家闺秀该学的呢。”

话犹未了,刘婆子已经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上,将她拍了个趔趄:”胡说八道!你见过几个千金小姐,就敢来评点大姑娘了?大姑娘做这芋粉团子是为了太太生辰,再胡说八道,连你一家子都留不得了!还不赶紧烧火!”

地丁儿险些一头扎进灶坑里去,不敢再多说,老老实实烧火。刘婆子取出腌好的白鱼,放入屉上猛火急蒸,另一个锅里做了个菠菜芙蓉汤。顷刻间两个菜出炉,刘婆子亲自提了往花厅送去,地丁儿这才敢冲她背影呸了一口,闷闷地摸摸自己有些乱的头发,转出门去到浆洗房找她娘。

朱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