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会奇缘/往事且随风

小说下载尽在https://www.256wxc.com---256文学rued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都会奇缘/往事且随风》作者:白日梦0号

内容简介:

冷静、优雅、有胆识的蔺医生,让秦飞扬见着一次

就不可自拔的爱上。

想要得到这一朵高岭上的花,哪怕是威胁、利诱、

在他面前耍?……只要能得到他什么都去做!

医生竟然被人下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

不知道蔺医生现在是由他秦飞扬在保护的吗!?

现下美人救到手了……既然被下了「那种」药,

为了不让医生欲火焚身,那就顺便吃掉啰!

第一章

夏夜的香港一向是灯火喧嚣熙来攘往,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熄了平时的繁华热闹,也赶走了原本的闷热烦躁,让这个浮躁的大都会难得的陷入一片静谧中。

平日到了晚上九点多还有客人上门的爱心宠物医院里也冷清了下来,才八点钟的光景已经没什么生意,助手们做完工作都提前走掉,只留下蔺扶苏一人看店。

蔺扶苏喂完笼子里的几只狗和一条蜥蜴,想起自己也没吃晚饭,肚子已经开始咕咕直叫,赶忙又翻找起来,看看学长有没有预备人吃的食物。这种天气估计是没有哪家店愿意送外卖上门的,不知过多久学长才能回来,他可不想空着肚子看店。

很幸运,还有一盒麦圈,拿热牛奶泡上,再等十分钟就可以入肚。刚倒上牛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的裤腿,低头一看,一只黑色碧眼的小猫正望着自己,见注意到它了,松开咬住裤脚的牙齿,喵描地叫着。

“小乖,你也饿了是不是?抱歉,忘掉你了,这就给你准备好不好?”蔺扶苏抱起黑猫放到柜台上,又找出一袋猫粮浇上牛奶盛在食盆里推到黑猫面前。

人都说黑猫不吉利,可自己这个学长性格怪异,却偏爱这些不讨好的动物。想起李梓意,蔺扶苏心中涌起一股感激的同时泛上一抹无奈。七年医学院的生活,多亏同宿舍的这个学长照顾,不然以自己的财力还真支持不下来。虽然有奖学金,可生活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还要经常回孤儿院探望苏院长和孩子们,平时打工的钱是远远不够的。幸好李梓意和他投缘,不时接济才能顺利毕业。可这一切也注定了蔺扶苏在学长面前一世不得翻身的命运。

李梓意这个怪胎,明明是医学院的高才生,又是医学世家出身,这么好的条件放着不用,却转行跑去做shòu医,说什么读医学院是父母所迫,当shòu医才是心之所向,学医的同时兼读动物学,毕业后开了这家宠物医院。自己忙不过来,就把蔺扶苏这个学弟拖下水。很多时候,蔺扶苏白天给人动手术,晚上还要在李梓意出外送诊时帮他看店。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

正要吃饭,店门被人推开了,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叮叮当当召唤着主人。蔺扶苏回过头去,准备迎接今晚这唯一的客人。

还未走到玄关,蔺扶苏已站住了,一动不动地看着客人自己走了进来。

看来还算完整的男人手上拿着一把枪,枪身线条流畅优美,深蓝的烤漆发出冷冷的幽光,连蔺扶苏这个枪械白痴都能看出这是一把好枪。当然,如果枪口不是指在他鼻子上的话,恐怕会更有心情好好欣赏一下。

双手向上举起,略高于头,这是标准的投降姿势,源自于影视剧中鬼子投降的经典镜头。保持声音尽量不要抖得太厉害,蔺扶苏开口:“先生,请不要伤害我,钱就在收款机里没有锁,请您随便取用,不必客气。”

反正不是他的钱,没了也不心疼。

“我不是来打劫的。”冰冷低沉的声音。

蔺扶苏暗叹一声:我知道你不是,只不过这是我最低限度的期望罢了。

眼前的男人高大魁梧,一张脸满是血污,不过从轮廓看,洗gān净后应该是让女人趋之若骛的吧。右肩上似乎被人砍了一刀,伤口很长,不过应该不深,因为血流的不是很多,举枪的胳膊也抬得很稳。拿枪的手骨节很大,食指上厚厚的茧皮,看得出来是个练家子,拿自己握惯了笔杆子和手术刀的手相比,显然不在一个等级,蔺扶苏想,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即便他身上还有个累赘。

那个累赘靠在他的左肩上,脸色惨白,左胸上方接近锁骨处一直在冒出血来,已经陷入昏迷,如果再不止血的话,恐怕会造成失血性休克,然后再过不久,就可以送去火葬场了。当然,这句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蔺扶苏刚想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对方已经开口了。

“我兄弟受伤了,把他身上的子弹取出来,救活他。”

蔺扶苏惊讶:这个人凭什么认定我能救他,难道他知道我是玛利亚医院的主刀医生?

“先生,您应该送您的兄弟去医院,这种伤势需要输血、手术,这里只是一家宠物医院,从来没有给人看过病……”

“不能去医院,你平时怎么给动物治的就给他治,他活着你就活着,他死了,你陪葬。”

蔺扶苏无奈想到,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打发。好吧,识时务者为俊杰,态度好点,说不定救不回来还能放他一马。

“是,我尽力。”

帮他把人抬到桌上,开始手术。

剪开上衣露出伤口,子弹从锁骨下she入,应该是打到了锁骨下静脉,血虽然还在流,但不像动脉那样喷溅而出,总体来说还不算太糟。

先注she一针麻醉剂,没有消毒设备,只好把手术刀在酒jīng灯上烧一下,切开伤口,用止血夹把静脉断口两端夹好,取出子弹,再将断口修剪整齐,吻合血管,缝合伤口。幸好动物手术也要用到这些工具,倒还齐备,不过消毒就差些了,毕竟不是给人用的,凑合着吧,好歹别死在这里就行。

手术完毕时蔺扶苏看了看表,二十七分钟,如果是在医院里还能更快些。

“先生,伤口已经没问题了。”请你赶紧走吧。

男人皱皱眉头,“怎么不醒?心跳还越来越弱?”

“因为麻药还没过,还有失血太多……”

“那就给他输血。”

“这里没有人用的血浆,您最好……”

看看扣在扳机上的手和直指眉心的枪,蔺扶苏皱了皱眉头,决定再次屈服一下,毕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不是么?

“请问这位先生是什么血型?”

“O型。”

蔺扶苏也是O型,幸还是不幸?

蔺扶苏很庆幸,李梓意的后勤工作非常到家,不光有动物用的治疗工具,连人用的一次性输血袋、采血针都一应俱全,或许自己的顶头上司李院长--李梓意的父亲--应该考虑让他的小儿子去做玛利亚医院的采购供应部长。

拆开输血袋上的软管,在手臂上绑好橡皮管,拿酒jīng棉球擦一下臂弯,往静脉扎下去。不错,一针见血,感谢医学院里教授的严格要求,护士的工作蔺扶苏一样做的很好。

将近300cc的鲜血流入血袋,看看差不多了,拔下针头,用创可贴封住胳膊上的针眼,蔺扶苏开始给昏迷的男人输血。挂在支架上的一袋鲜血很快流进另一个人的体内,苍白的面色微微好转,呼吸也渐渐有力起来。蔺扶苏检视了一下柜台储藏的药品,竟然还有几瓶点滴可以用,刚好可以拿来补充体液兼消炎。便又在病人的另一侧打起了吊针。

男人看自己兄弟无碍了开始饶有兴致的观察起蔺扶苏。很少有人能在被自己威胁的情况下还这么镇定,这还是第一个。

蔺扶苏抬头看见男人用深沉的目光盯着自己,怔愣了一下解释,“我刚做过检查,没有性病肝炎艾滋病。”

显然,两人的jiāo流出现了严重偏差。

男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想笑,扯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近似于微笑的表情,“有吃的么?”

仅够一人份的晚餐,想想自己空空的肚子,再看看对方手上的枪,蔺扶苏觉得还是保命要紧,“柜台上有泡好的麦圈。”

男人皱了下眉头,显然对伙食不太满意,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别的选择。

“不要试图报警、也别想逃跑,如果你想活命的话。”

男人以平静的语气撂下威胁的内容,起身到柜台上去找吃的,丝毫不怕蔺扶苏会骤起发难,悠然的态度下是对自己能力的极度自信。

蔺扶苏背过身撇了撇嘴,不要命的傻瓜才会在这种情况下反抗。店里根本没安报警器,电话在男人身边的柜台上,手机刚好没电了,出口离这里至少二十米,还要经过一处装饰用的幕墙才能达到玄关,自己跑到门口前的时间足够男人举枪瞄准了,大门和窗子都是用特殊的磨花玻璃制成,大雨瓢泼的黑暗夜幕下从外面很难看清屋里发生的事情,自己血染宠物店也未必能被人发现,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外国人的食物就是比不上中餐好吃,什么破麦圈,这么难吃!你这里没有其它吃的了?”

男人饱含不满的抱怨传进蔺扶苏的耳朵,无奈叹气,回头解释,“先生,这里确实没有其他食物了,这个麦圈……”

说了半截的话语卡在喉咙里,蔺扶苏愕然望着男人手上的食盆,还没考虑清楚要不要笑出来,嘴角已不可抑制地上扬,幸亏理智抢先一步抵达大脑,qiáng忍住爆笑的冲动,咳了一声,压下喷薄而出的笑声,心中挣扎再三,还是好心的说了出来。

上一篇:长似初相识下一篇:狐朋狗友

白日梦0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