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的鲛人怎么会咬人

作者:鳈客 阅读记录

=================

书名:我捡的鲛人怎么会咬人

作者:鳈客

文案

【本文文案】

作为一条活了两百多年,也是最早上岸的资深鲛人,

商别云一直以来的心愿便是提高鲛人圈子整体素质,

大家一起多挣他们人族钱,享受高档jīng致生活。

某天他因为一瞬间的心软,捡了一条混血的小鲛回家,

悉心教导,德智体美一把抓,

把这东西养得比自己都高,那叫一个玉树临风肆意潇洒。

啧啧啧,商别云很满意。却没想到,等等……

什么东西咬我?

什么东西咬上我就不撒口了?

天娘啊,怎么这种神经病,都让我碰上了???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商别云不光心软,还一味地护犊子。

自己养大的崽子,咬便咬吧。

这是一个老年(?)鲛人捡到鲜嫩鲛人过日子顺便拯救一下全族的故事。

傲娇嘴欠洁癖纯血鲛人受×复仇剧本养成腹黑混种鲛人攻

年龄差大概200岁吧,吃年下的朋友有福了

Ps:有鲛人成年时才确定性别的设定,不过攻受一直都是男崽崽啦,这个你们看文的分类就知道。所以请自行排雷。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灵异神怪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别云;程骄 ┃ 配角:丛音;洄娘;季澄风;姚轲;湛明; ┃ 其它:鲛人;人鱼

一句话简介:急!用不用打狂鲛疫苗

立意:种族与身份的矛盾会是爱意中的天堑吗

==================

第1章

观澜街尾有个小酒馆,老板酒酿得不怎么样,下酒菜倒称得上是青州一绝,只是地方有些偏僻,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离着码头近,来往光顾的都是住在附近的渔民。平日里生意勉qiáng还算可以,今日却十分惨淡了,满堂无人,只在临窗的小台上坐着一个公子,悠悠地呷着酒。

窗外是倾盆的雨。

店小二将一碟子糟银鱼放到唯一的客人的桌上,忍不住偷眼打量起来。

这公子今日身穿一件湛蓝直缀,那料子不知是用什么制成的,在这样yīn沉的天光里仍隐隐透出珠光之色来。束着青木小冠,腰间系着苍色大带,只坠了个坠子,通身便再无装饰。那坠子却也奇怪,不是这般年纪的男子常用的鲤坠或者三元坠,润油一块上好白玉,刻着guī鹤延年的纹饰。

果然一举一动都透着古怪。刚开始下雨的那天,他独身一人出现在店里,在堂间侧头站了一会儿,便径自去了临窗的小台坐着。从那之后,日日都来,今日已经是第七天了。辰时现身,戌时离去,要上一壶梨花两盏小菜,便消磨一天。起初以为他是在等人,但这雨倾如柱,有谁会来?且他神色悠悠,每日独自离去也未见懊恼,有几次给他温酒靠的近了,还见他支肘靠着,手指轻敲桌台,轻声哼着什么。

此处是青州滨海,年时六到八月间,常有飓风,肆nüè成灾。连日yīn雨正是飓风将要成型的征兆,渔民们把绑在码头的渔船都拖回了家中,家家闭户,bào雨都掩不去街巷间家家供奉南海观音娘娘的香火味。连野猫野狗都不知道躲去了何处,更不要说还有谁出门来喝酒了。

这么想着,小二忍不住瞄了眼他的脸。看着不过弱冠年纪,朗眉舒目,眼角下有微微一点碧色,像是痣的样子,可也没见过有谁的痣是这般颜色,直衬得他一双眼睛格外亮。

这般年纪跟相貌,不用进学?没有家室?如此大的雨,也不见他的车马,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况且看他通身气派,像个大家公子,这飓风前夕日日在外城的小酒馆泡着,他家人难道便放心?

那公子此时却像是察觉到了小二的视线,突然抬眼看向他。嘴角眉梢未动,眼里却像噙着一丝笑意,小二不知怎么的叫他看了一眼便弄了个红脸,含含糊糊地告罪一声便赶忙退了下去。

商别云端起酒盏抿了一口。这酒太难喝了,酸涩不说还毫无酒香,小小一壶喝一整天都喝不下去,连店里的小二都常常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似乎想说就这样的酒你也能喝下去?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若改换牌头做饭馆,说不定店早开到内城去了。

他挟一筷子银鱼送入口中,满意地微微点头。

却正巧透过窗子看到,有个人影携风伴雨朝着酒馆的方向走过来,雨帘模糊了些轮廓,只能看出身量很小,微微弓着身子,像是怀抱着什么。

那人走到廊下,解了笠帽蓑衣,竟是个看着只有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姑娘,眉眼尚未长开,却已经看得出几分jīng致,只是头发、眉毛甚至瞳孔的颜色都很淡,显得整个人有些冷。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