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宝的团宠七零年代+番外

作者:花下青酒 阅读记录

安宝的团宠七零年代

作者:花下青酒

陈桉桉胎穿了,带着一身福运来到老陈家,虽然是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可作为天道宠儿亲闺女,吃不饱穿不暖那都是不存在滴,没看见一大波肉肉正在迅速朝她奔跑靠近,顺带挖宝赚票子。

看不起丫头片子忿忿不平牛心古怪的二伯娘被降服了,极品亲戚被打跑了,桉桉觉得生活越来越舒心了。

只是某个小小子怎么越长越妖孽了,桉桉觉得福生都要hold不住啦~~~

这就是一个苏苏苏甜甜甜,天道独宠,谁护安宝谁沾光,谁挡安宝谁倒霉,一家子亲人你疼我爱,亲奶偏疼都无原则,家长里短各种小故事不间断的欢脱小文文。

PS:1、本文不考据,但也会不架空的很厉害

2、酒酒会稳定更新,开一本完一本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慡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桉桉,宁修彦 ┃ 配角:苗云英,陈友福,苗chūn花 ┃ 其它:年代文,团宠,甜宠文

一句话简介:桉桉的七零团宠生活美滋滋

立意:苏甜宠

第1章

秋风飒飒初起的季节,晚色凉如水。

青阳山下村庄的人们正在酣然睡眠中,一处紧靠着山脚下的院落房间里,陈家老汉陈根生正呼噜连天响,睡在他身边的老妻陈家老太苗云英却猛地坐起身子来,喘着粗气直抚胸口。

“他爹,醒醒,醒醒,”苗云英猛地朝着陈根生身上拍了一巴掌,布满风霜的眼里又是惊喜又是惊吓的。

好端端睡着,被人拍醒,饶是一辈子没和老妻红过脸,陈根生口气也不大好,嘟囔道:“老婆子,大半夜的不睡觉,折腾啥?”

苗云英却端着一张脸往前凑了凑,本就地里刨食儿晒得黢黑,上了年纪起了不少皱纹,此时还因表情怪异带了些扭曲,得亏天黑不隆冬,不然陈根生非得给吓毛了,一双常年做活的手有劲地又拍了陈根生一下子,“老头子,跟你说,我刚才梦见咱娘了,咱娘给我托梦了,说咱家马上就要有大造化了,有个神仙的孩子要托生到咱家……”

刚被老妻拍的有些呲牙,要揉胳膊的陈根生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猛地坐起身来,捂住苗云英的嘴,“你睡懵了,胡说什么,外面都严打着,前些天那神婆刚被□□,你忘了。”

还亲娘托梦,要是真有托梦这回事,咋亲儿子不托,托给儿媳妇?陈根生直接无视了苗云英后面那句话,“你这是不是想咱娘了,知道你们婆媳好,等哪天咱偷偷给娘磕个头去。”

这年头,上个坟都得偷偷摸摸,烧的huáng纸都没地儿买,更不敢烧了,陈根生叹息一声,“快睡,你不累啊?”

陈根生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身边这老婆子,因为他年轻时候跟着队伍去打RG鬼子,被炸伤了一条腿,走路一跛一跛不能吃力,只能做些简单活计,就跟苗云英翻了个个儿,让苗云英当个男劳力去gān活。

让她从年轻时候就顶起一家子活计,什么脏活累活都得她gān,也就是儿孙们都慢慢起来了,才卸了几分担子,可偏生又缝上三年自然灾荒,没吃没喝,又得顶个劳力的去gān活。

也亏得两人感情好,苗云英没怨言,使劲拉扯着几个孩子长大成人嫁娶成家生子女。

不过,也因这陈根生也算是抗战英雄受伤,在向阳屯,陈家一家子也算是数得上能说得上话的人家,更别说苗云英性子泼辣,她娘家一个堂姐妹也跟她一样嫁到这大队里,儿子还当了大队长,更没人愿意去惹她。

但陈根生却觉得老妻怎么泼辣怎么样都不过分,都是她该有的姿态,都是为了这一家子老小啊。

苗云英却一下子扒拉下来陈根生的手,压低了声音,兴奋地说:“我真梦见咱娘了,咱娘真说,有神仙家孩子要托生到咱家里,让咱都好好照看着,日后一定有福报呢,你个死老头,我觉得这事就是真的,咱家三儿媳妇不是快要生了,我又做了这梦,这事肯定是真真的。”

陈根生却不信,“你怕不是盼孙子心切,做梦都梦好事呢,赶紧的睡觉,明天不还得去生产队gān活,快要秋收了,还不嫌累,快睡。”

有那琢磨什么梦的功夫不如赶紧睡觉,养足了jīng神好明天去挣工分去。翻了个身,陈根生躺下接着睡,根本不理会老妻。

“这倔老头子,还不信我咧,”苗云英低声念叨了两句,那股子兴奋劲儿也被浇灭了不少,想着明天还有不少活gān,劳累了一天的jīng神头也撑不住,摸摸索索躺下,也不知什么时候又给睡着了。

不过,到底做了这梦,心里有了痕迹,就算第二天在地里gān着活,也不时琢磨几回。直到傍黑天儿了,收工回家,刚进了院门,就见老大媳妇姚翠芬从院子里急促促走过来,“娘,chūn花快生了,刚才肚疼了。我正要去找您呢,这会儿去找产婆不?”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