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烧》作者:风十一

文案

2015年,郑妍和徐长生成为恋人。

2020年,徐长生身患重症,即将接受治疗。

“如果不把它看做癌症,而只是发烧。”

“现在不过是38度的低烧,只要好好治疗,总会慢慢退烧的。”

提示:

1.第一人称短篇。

2.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妍,徐长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意永存

第1章

起初并没有预兆。

正值年底,我在专心准备研究生考试,徐长生则是和我隔着半个中国。

我们那段时间都很忙,短暂的jiāo流对话也都在微信上。

【我:】今天北京好冷,好想家,我好想和你一起去吃成都的火锅QAQ[图片]

【养猪厂的徐厂长:】我也想吃,等老婆回来就请你吃,把你亲朋好友都接来给你接风洗尘!

【我:】截图了,最好是宣告天下,我考回成都就不用和厂长异地了[猫猫wink.gif]

日常对话就是这么琐碎无聊,所以他头一次和我说他难受的时候,我沉浸在复习中,笑着调侃他。

【养猪厂的徐厂长:】肚子不太舒服,晚上可能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吧【养猪厂的徐厂长:】老婆加油复习,给你点了奶茶,我去睡一会儿【我:】好好休息!别乱吃东西啊,上次也是吃多了半夜起来,下回要监督你才行徐长生一直都很能吃,我常常吐槽我是猪那他就是‘猪厂长’,我们俩半斤八两。

我那时候想,我马上就要考研了,十二月份考完,我一定努力考回家。

我和他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城市。他比我大一届,提前回成都工作,我选择了继续读研究生。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分开这么久,我想,我们很快就不用这么分开了。

第二次他说不舒服的那天,我正在准备模拟考试。

早晨准备考试之前,我还给徐长生打了电话。

他回我的声音带着朦胧的睡意,像是没怎么睡醒,我确实起来的有些早。

“那你再睡一会儿,”我去食堂买早餐,“今天起得早,可以坐在食堂吃我以前推荐你的面。”

“不睡了,”他的声音逐渐清醒,含着笑意,“我也要起来上班了,等妍妍考完试,给你买礼物。”

我们互相道了早安,我叮嘱他上班的时候注意安全,记得下楼吃早饭。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关机的手机才打开,收到了他的消息。

【养猪厂的徐厂长:】感觉还是不太舒服,今天请假没去公司,妍妍考试情况怎么样?

【我:】还好!英语还是不太行,你怎么样了啊,去医院看过没有?

这条消息发出之后,他很久都没有回复我。

我心里稍显不安,忙于参加下午的考试,直到晚上才抽出空来给他打电话。

他接了,语气稍稍有些不同:“我在家休息,医院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

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顺着他的话开玩笑。

他会笑着和我说本地的趣事,还问了我记不记得高中门口的小吃店,前两天搬走了。

我又一次收到消息的时候,是在离考试不到一个月。

【养猪厂的徐厂长:】医生的意思是,需要住院做手术,可能接下来没法很经常联系你,抱歉老婆【养猪厂的徐厂长:】[猫猫头流泪.gif]

我那时正在自习室看书,闻言水杯差点倒了都没注意。

我匆匆的跑出来,给他打电话:“你现在怎么样?情况严重吗?”

徐长生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没什么事,小手术,用不了多久就能好。”

我还是很担心他:“那怎么办?我现在回去照顾你。”

徐长生的父母离异,都组成了新家庭,我怕没有人照顾他。

我和他刚谈恋爱的时候就说过,以后互相是倚靠,他性子慢我性子急,我们刚好是互补。

电话里,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松:“哪有让女朋友考试前跑回来的道理,我找了朋友照顾我。”

“没事,不严重,你好好考试,别等我恢复好了,你又考不回本地了。”

我心里很清楚他说得对,我如果考不上,我们俩又要异地很长时间。

这场考试真的很重要,他坚持不让我回去看他,我犹豫了挺久,还是点头。

“挺好的,”他似乎轻松了些,“给你买的礼物在路上了,给妍妍备战加油。”

回到宿舍后没过两天,我收到了他的礼物,是一支杨树林的口红。

真是难为他,没挑死亡芭比粉也没挑直男配色,选了我最喜欢的颜色。

我拆开礼物,和实习回来的舍友打闹说笑,他们都说,很羡慕我们的爱情长跑。

风十一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