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之死

作者:陈珈十三 阅读记录

《女相之死》作者:陈珈十三

文案

权倾朝野的崔令君死在自家chuáng榻上。

重生后,她咬定是那位与她对着gān的大将军害死了她。

大将军升官了,成了掌天下兵马的镇北侯。

可是……为什么她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

还生活在万年不近女色的镇北侯府上????

怼天怼地怼崔令君的镇北侯还说:“吾悦你久久。”

————★阅读提示★————

两世1V1,双箭头,绝对HE。

非女尊。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苏木(崔训),刘子昇 ┃ 配角:何景源,司马凝,司马瑜 ┃ 其它:重生,前世今生,女相

一句话简介:下官不敢

第1章 壹

建康城内,火光烛天。

里巷的木格花窗上衔光晕影,胆子稍大的临街百姓在窗棂格子上勾了一道罅隙,朝街打探,这样行事规整、严严翼翼的队伍,不是南晋的羽林郎儿还能是谁?

他们分列两道,手持竹篾火把,燎起了两条无尽的长龙。

少年出仕羽林郎,禁卫宫城可拜将。

羽林是南晋建康宫的禁卫军。

城内宵禁后,也只有他们敢明目张胆地在建康城内行事。

只是,有人会想:这支天子的仪仗守卫宫墙,为何此刻会在大街上严阵以待?

但凡长居建康城者,无论士族高门还是平民百姓都知道,在如今的晋帝还未在建康称帝时,这支羽林卫原属安东王府,是安东府兵,南晋皇室如今能安然地还姓司马,能顺利地定都建康,也多亏了这支羽林郎儿。

羽林,是建康宫最后一道屏障。

城内有人传:“羽林郎出,百僚震肃。”

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只想安稳度余生的黎庶百姓?于是,那些爬起来凑热闹的人又卧chuáng休息去了。

只要是北边凶狠的北秦蛮夷不再铁骑南下,其他种种关他们何事?

*

青溪里坊大街上,高舆前行,不疾不徐。

“傅将军,让车與行快些!”缥帘内传出少年焦虑的声音。

只见一身着绯色铠衫,头戴羽制平巾帻的羽林武将略微向车與躬身行礼。

“陛下,青溪已到,崔府不远了。”

他俊眉星眸,神色凝重,低沉的嗓音敲碎了夜晚的平静。

原来,车内坐着的不是别的王公贵胄,而是南晋当今圣上司马捷。

五年前,不过方十一岁的年纪便已在建康称帝,都城由洛阳迁至建康。

此晋非彼晋,原晋朝失了北地,破了山河,亡了宫廷,安东王府拨乱济民,士族联合佐之,尊礼袭祖,以匡晋室,更国号“南晋”,改年号太宁。

如今太宁五年,司马捷能坐稳先朝遗留的半壁江山,也是亏了七年前洛阳城高门贵族那场浩浩dàngdàng的涉水南渡。

南渡的不只是一支军队,一个家族,而是破损不堪的先朝。

司马捷的祖父怀帝宠幸外戚,致朝政落于宦官与外戚手中数年,后又被北秦国君苻虎率领七十万大军夺下了关中,苻虎军所至处,jian掠妇孺,屠城黎庶,无一例外。趁着苻虎还未带兵闯进洛阳,不得已之下,士族与百姓纷纷南迁,逃避这场覆国灭朝的灾祸。

也是这场北秦之乱,蔽野塞川,生灵涂炭,南晋子民吓破了胆,安稳的南边成了他们的最后的保命之地,安乐之所。

……

“傅选之!朕命你快些!训姐在等着朕……”晋帝嗓音嘶哑,刹那翻涌出的悲恸似已抑了许久。

帘内,天子的白玉旒微微晃动。

傅选之疾步间已然垂首,他面色不改,声音却凉了大半:“陛下,崔令君,她……已经殁了。”

“住口!给朕住口!”

司马捷悲愤嘶吼,尾音回旋在寂静的夜里,惊了青溪月,扰了扁舟泊。

傅选之离车與最近,步与马蹄齐,还能清晰地听见帘幕内,少年天子从未有过的茫然低语,一阵似有若无的喃喃声,不时传出。

“不会,绝不会……她可是训姐啊……”

傅选之心中亦是悲痛,刚殁的那人是南晋尚书令崔训,录尚书事,掌中枢相权,她也是一路辅佐晋帝的权臣。

清河崔氏之名,谁人不知?

但让崔氏光耀门楣,稳居世家之首的,还得要数这位崔家排行老二的崔训。

将崔训殁于家中这个消息传给晋帝的正是傅选之。

他听到尚书令府下人传来这个消息时,险些握不住佩剑,向通传消息的下人确认了许多遍才敢相信,他说的真是崔训。

后世曾记:“崔训,字仲允,敏而早慧,幼好读书,四岁作诗,总角善文,通典晓礼,名响高门。豆蔻之初,随其兄入安东王府为幕僚,安东王分封扬州之时,得安东王器重,政见睿达,协治江河水患,定流寇安民。晋室南迁,安东王薨,辅其幼子司马捷称南晋帝,时年二十有一,官拜尚书令,实掌相权。”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