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我要当米虫+番外(22)

“真的,那太好了,大家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等下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下。”这些日子看他们那么辛苦的训练,现在听到他们赢了,美木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接下来还不一定,高手还没有出手呢!”

“高手,在哪里?”

“看那边,那个美男子和他身边的那个男生,他们是立海大的正副部长。”天使惠指向一边正讨论着什么的幸村jīng市和真田弦一郎。

“他们……天啦,小惠,那个男生好美,和梓马有的一比。”看到幸村jīng市的那一刻,美木不禁想起了以前见到梓马的时候,那个时候小惠还以为梓马是女生,后来知道梓马是男生,小惠还不信,一定要梓马脱掉衣服证明,搞得梓马哭笑不得。现在看到幸村jīng市,她突然有些明白小惠那时的心情了,现在她也有种想想探个究竟的冲动,想看这个人到底是男还是女,只是她只敢想想,没有小惠敢于动手的胆量。

“是有的一比。”都是些祸水啊!不是女性杀手,就是男女通杀,老天爷果然是想整她,不然也不会让那么多的祸水出现在她的身边了。

美木正想接话就看到向日向她们这边挥手,也伸手向他挥了挥,然后双手作喇叭状。“各位,加油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帝王的比赛终于要开始了,迹部景吾与幸村jīng市,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呢?谁又将成为真正的帝王?

天使惠淡淡一笑,她相信迹部,更相信她自己,她的训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超越的,毕竟她的训练可以算是‘非人类’的,所以,迹部,赢了他,管他是什么神之子,最后赢了才是最重要的。

☆、(二十二)一眼万年

huáng昏时分,桔红色的天空泛起朵朵云彩,一眼看去天空仿佛着火了一般,却又矛盾的让人觉得宁静。

在繁华的城市一角,一栋简陋的小商店在高楼下显得十分的不搭,店前有一只黑猫望着桔红色的天空轻轻地叫了一声。

这时,黑猫身后的小店有人打开了门,一个穿着怪异的男人拿着两瓶牛奶和一个碗走了出来。

“怎么了,夜一先生。是否要下雨了呢!”男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黑猫的身边中蹲了下来。

“不要再装的那么轻松了,喜助。”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人一阵错愕,如果是普通人看到一只猫说话一定会害怕的尖叫,就算不会尖叫那也一定是吓到不会说话了,只可惜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普通的。“你是知道吧,他们已经来了。”

“这些话你想在喝牛奶之前还是之后讲呢。”被叫作喜助的男人表情似淡漠、似严肃,又好似漠不关心。而被叫作夜一先生的黑猫则闭上嘴来到装满牛奶的碗前,男人痞痞地笑了笑,好似天大的事情都没有喂猫咪大。

~~~~~~~~~~~~~~我~~~~~是~~~~~米~~~~~虫~~~~~的~~~~~分~~~~~割~~~~~线~~~~~~~~~~~~~~

“啊啦,都已经这么晚了,嘛,算了,晚点回去也没什么关系。”想想,都是因为她的前身太qiáng悍了,刚开始因为她‘失忆’还会小小的担心一下,可是自她在家里和所谓的保镖过了几招之后,她那个少根筋的便宜老爸就不再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了,所以不管她回家的时间是早是晚、甚至是不回家他也不会过问,所以她也没有必要担心有人找她。

那群网球‘白痴’好不容易赢了比赛,庆祝一下也是无可避免的,邀请她和美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再怎么说她也帮他们训练了一场啊!至于美木,可是一直在外面为他们加油,也算是拉拉队啊,虽然只有美木一个人。

本来她还想着去看看流川枫和樱木花道,没想到一问才知道神奈川根本没有湘北高中,也就是《灌篮高手》不存在这个世界。你问我为什么记这个这么牢,当然是因为《灌篮高手》就早期最火的动漫片,而且除了这个能让人一看再看,其他动漫片也就看看就过了。

天使惠慢吞吞地在街上走着,看着早已出来的月亮,低头看看手表,没想到晚饭时间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陪他们一起玩的太疯了,还好美木已经被凤送回去了。

“是打电话回家让人来接呢?还是打车回家呢?或者是……这个感觉……”这熟悉而陌生的感觉……有两世不曾感觉到了,真的会是那个人吗?还是像上次一样,仅仅只是相似,是她的错觉。

突然,一个短发少女自她的身边跑过,在看到少女的脸的那一刻她怔住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那个少女的脸和她曾经穿越的绯真长得一模一样,难道……

朽木露琪亚再经过前面的少女时不由侧身,看着那陌生的脸庞,不知为何有一种想要亲近的冲动,这种感觉她从来不曾有过,可是这个从未见过的少女却让她感觉异常温暖,想要亲近。

想到自己此刻的处境,朽木露琪亚收回心思,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即使她想亲近这个少女,但是她也不可能这么做,毕竟是陌生人,更何况她以后或许永远不会再来现世了,想着便继续向前跑去。

是她!朽木露琪亚,绯真曾经丢掉的妹妹,算起来也算是她的妹妹,虽然是她穿越前的事,也并不是她丢弃的她,她的记忆中也没有她,但是在她占据绯真的身体成为绯真之时,露琪亚就已经是她的妹妹了。看过《死神》的她还是知道有关于绯真的一些事情的,不过,那都已经是曾经了,现在和她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只是……怎么说她也曾穿成绯真,这个便宜妹妹她是不是应该帮上一把呢?再怎么说她的姐姐绯真的幸福被她这个外来者取代了。

那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越加接近,天使惠抬起头来便看到天空中那一闪而过的两抹身影,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以天使惠的眼力还是看清楚了那两抹人影,虽然其中一个她并不认识,但是另一个她想不认识都难,那是她这一百多年来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唯一的一任丈夫,更是唯一一个恋爱对象——朽木白哉。

这一眼让天使惠体会到了什么是一眼万年,什么是遥不可及,明明伸手可及却比天涯海角还要遥远。他们终是再见面了,却已是陌路,相逢不相识,这到底算是他们的悲哀还是他们的幸运。

天使惠有些怔怔地看着天空,她本想找个机会去看看他,却没有想到在她还没来得及行动之前他就意外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虽然是转瞬即逝,却让她麻木的心有了一丝悸动,原来他在她的心里已经烙下了烙印,即使过去了那么久,经历了那样残酷的训练,就连她自己都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却没有想到只是一闪而过的相见就能让她以为早已没有温度的心动了,或许她只是将这份感情藏在了心底最深处的地方,只是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份感情到底在哪里。

收回目光,天使惠想想不由轻笑,笑容甜美却隐含苦涩,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他,他给她的那些过去仿佛就在昨日,是那么清晰可是现在感觉又是那么的模糊,从来不曾忘记现在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曾经,一渡她以为自己活不下来的时候,想想那些过去她就会觉得未来并不是不能活下去的,虽然现在说爱不爱的显得有些矫情,可是她是真心感谢他的,感谢他的出现,感谢他给她的美好回忆……只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了,即使她的心里还有他给的回忆与感觉,可是现在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要再续这段情缘,谁让她在绯真的身体里死后穿越成那般悲催的人物呢!

那两世,除了杀人、杀妖,被要求无欲无求,回想起来她还真是可怜呢!想她老人家都一百多岁的‘高龄’了,加上最初一世,一共五世居然只谈过一次恋爱,说出来都没人信,嘛!过去的就算了,反正从现在开始她只想当米虫就是了,抬头看看他离开的方向,微抿红唇,眼神微暗,想那两世被qiáng行控制甚至剥离感情,让她真正冷血地过了两世,而如今的她真的已经不知道感情到底是怎样的了!

天使惠思考完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抹曾给了她美好回忆的身影继续向前走,离家虽然还有些远,不过没关系,以她的速度很快就能回家,而且现在似乎也不适合在外逗留,毕竟她的前前前世的丈夫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既然不打算再续前缘,那还是避开的好,虽然以她现在的样子朽木白哉不一定能认出她来,可是……就这么走了好像又有点儿可惜,更何况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去抓露琪亚的,现在怎么办才好呢?那毕竟算是她的妹妹,怎么说她都该帮她一把才是,那……

~~~~~~~~~~~~~~我~~~~~是~~~~~米~~~~~虫~~~~~的~~~~~分~~~~~割~~~~~线~~~~~~~~~~~~~~

朽木白哉在与副队长阿散井恋次追露琪亚时,那个被露琪亚超过的少女给了他一种非常熟悉而温暖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绯真还在身边时一样,因此他的目光不由多看了一眼那个少女,她的面貌、气质、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可是看见她的那一刹那他就有一种温暖、熟悉的感觉,最重要的是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有了久违的温度,那是只有和绯真在一起才会有的感觉,或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去查一查。

白薇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