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我要当米虫+番外(29)

夜一看着天使惠离开的身影不由为小白哉感叹,绯真只能成为小白哉过去的记忆,现在的小惠已经变了,她经历的那两世她不知道有多么残酷,可是有一点她相信,一时不察便是死亡,要知道她也曾是这么过来。

看来,小白哉想要找回老婆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说不定还困难重重,不是她不帮忙,而是她能帮的就是带小惠来到小白哉身边,至于最后结局如何就要看小白哉的能力了,毕竟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因为重生和分别,而是因为现在的小惠没有了那个心,或者是像她说的那样,不是她没的那个心,也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的感情与情绪早就被qiáng行剥离了。

摇摇头,夜一走向一护他们,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露琪亚救下,还有揭露那些不为人知的……yīn谋。

~~~~~~~~~~~~~~我~~~~~是~~~~~米~~~~~虫~~~~~的~~~~~分~~~~~割~~~~~线~~~~~~~~~~~~~~

夜是杀手最好的保护色,优秀的杀手不管是在夜晚还是在暗处都能够来去自如而不被人发现,虽然现在她已经不是杀手了,可是杀手的一些习性与本领她还是保留着,只因为这些在生存时用的着,当初也就是凭借着这些她才能在大剑的世界里脱颖惹出,成为最qiáng的存在,而现在她不得不说,这些东西无论在哪个世界用来掩藏自己都很好用,尤其揍敌客家的本事很多世界都难以超越,也为她带来了便利。

天使惠要进入静灵延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小事,就说那门吧,她轻轻一举就起来了,想进入更是可以无声无息,不被任何死神发现,而也确实是如此,她无声无息地进来,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个死神从她的面前走过都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就是了。

记忆中朽木家所在的位置她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她曾住过的房间,那一大片樱花林的记忆却犹如昨日般清晰,其实她并不喜欢樱花她喜欢的是梅花,只是她从来没有对朽木白哉说过,只因为那时恋爱中的她是一傻子,对心上人的喜好最为上心,对自己并没有那么上心,更觉得这不过是小事。另外,在嫁给朽木白哉之后她一点都没有放弃过找寻回家的路,并不是朽木白哉不好,相反的他对她很好,只差没将她捧在手心里,可是她本就是一个出身普通家庭的人,礼仪什么的根本不懂,一切重新学起难免被人轻视,即使是朽木家的一些下人也同样看不起她,甚至不将她放在眼里,每当那时她便会更加想家,尤其是朽木白哉不在家的时候,也正是她经常出去寻找什么的举动被朽木白哉误认为她在找什么?他问了,她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便说了露琪亚的事情,然后他记下了这件事,而她也就顺应着当是这样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也因为良心过不去,作为绯真‘死’前她向朽木白哉说起了露琪亚,天知道她那时最想说的其实并不想说这个,她想要说的是她是简单的事实,只不话到嘴边终是咽回去了,她这也算是带着遗憾而‘死’的。

静灵延的她走过很多地方,有些路甚至走过千百回,流魂街也是这样,可是时间太久了,久的她已经想不起那些路了,所以更别说现在自己要沿着路走了,她现在和第一次来的人没有什么分别,至少在路这一方面对她来说都已经陌生了,就算熟悉那就是朽木家她经常住和走的那一块地方了。

感觉到那陌生而熟悉的气息,天使惠不由一怔,她没有想到在来尸魂界的第一天就能与他相遇,回头便看到那笔直的身影向这里走来。

被牵星箝束起的黑发,颈间的银白风华纱,冷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模样仿佛他只有这么一个表情一般,看着这个男人由远至近地向她走来,看着他越来越近,看着他走到自己的面前顿了一下便从自己的身前走过,看着他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却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似乎真的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

朽木白哉走着走着像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顿便继续向前,他感觉不到任何人的气息,也没有感觉任何不对,但也就是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在现世见过的那个少女,他派人去查过了,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查到。

天使惠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倒没有在一直追随,因为在黑暗中一直盯着人会让对方感觉到你的存在,这是杀手的大忌,虽然目光没一直追随,可是她的心思却放在了他身上,回神不由失笑,她现在怎么像个花痴似得,看来真是日子过的太轻闲了。

摇摇头,天使惠暗骂自己一句笨蛋,便在黑暗中迈步跟上朽木白哉,之所以跟着朽木白哉不是因为他过去与她有过一段,而是朽木家有钱,她现在喜欢享受,也想去重温一下记忆中的地方,那里就算改变了也要比别处来得熟悉,她不用担心找不到她要的东西,更甚者不会被人发现,最重要的是看能不能寻到点什么。

☆、(二十九)最遥远的距离

朽木家

天使惠坐在朽木白哉房间对面的樱花树上,此时却没有粉色的樱花,只剩下绿色的嫩叶。前面那个房间曾是她和他的房间,这里也是她和他曾经最喜欢呆的地方,因此这里有着很多美好的回忆,那些画面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却又是那么遥远,仿佛已过千年。

曾经,那个房间的窗子上总是有着两道人影,一道是他的,一道是她的,可是现在,只剩下那一道身影冷冷清清的在那里,而另一道,在另一个世界,即使现在就在门外也没有jiāo际。

其实,看过《死神》的她,不管穿越之前还是穿越之后都在想朽木白哉不娶别人的原因,有想过他是痴情种,也有想过他是因为家族原因,更有想还没有遇上适合的……穿越前对此并没多大感觉,只是感叹这是一个好男人,因为没有jiāo际;穿越后,无论是哪一种,刚开始她都会觉得甜蜜、酸涩、痛苦,慢慢的,在时间的流逝中,她开始麻木了,到最后想到这个问题也能露出笑容了,她不知道是她经历太多,还是她对他的感情不够深,反正此时看到这样的画面,她只觉得朽木白哉这个男人太不爱惜自己了,更觉得自己好运气好眼光,当初没看走眼,遇上了这么一个千年难遇一回的绝种好男人。

跳下树,无声无息地向另一边走去,在离朽木白哉不远处的房间里住下,这里是她曾经练习舞蹈的地方,看起来似乎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回到了过去,在那个熟悉的地方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其实选在朽木家是最好不过了,有什么消息肯定最先知道,而且熟悉一点,再加上吃、喝、住都比别处好,反正肯定要比桔子头他们好就是了。

打了个呵欠,天使惠伸手将顺手拿来的被子盖上,心情虽然有些复杂,但是觉还是要睡的,这也是她训练得来的福利之一,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只要没危险有时间给她睡她都能睡,这两天她就住这里了,等桔子头他们来了再说吧。

而在不远处主卧内的朽木白哉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在绯真离开的五十年之后朽木白哉第一次感觉回家心里没有空空的,这种感觉仿佛回到绯真还在的时候,他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其他什么,此时,他很享受这种感觉,绯真还在时的感觉。

想到露琪亚的事情,朽木白哉不由皱起了眉头,此时的他真的很矛盾,但不管怎么样,事情他还是要做的。

~~~~~~~~~~~~~~我~~~~~是~~~~~米~~~~~虫~~~~~的~~~~~分~~~~~割~~~~~线~~~~~~~~~~~~~~

‘啪、啪、啪……’

“紧急警报、紧急警报、静灵廷内发现入侵者,各队请就守备位置。重复一遍,紧急警报、紧急警报、静灵廷内发现入侵者,各队请就守备位置。”

天使惠听到声音起身向外走去,抬头就看到桔子头他们飞she而来的灵力球,果然没和他们一起行动是对的,至少不用这么láng狈的,不,是惊天动地的进入静灵延。

笑了笑,赤脚走在地板上,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该去找点东西吃,然后再洗个澡,换身衣服了。

再次抬起头时,桔子头他们已经分开了,分成四组飞向不同的四个方向,天使惠轻轻一笑,消失在原地,仿佛这里从来不曾有人停留过一样。

来到这熟悉又陌生的房间,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动,只是少了许多女人用的东西,打开那个曾经属于他们的衣柜,里面已经没有了她的衣服,剩下的只是一些男装,天使惠轻轻一叹,关上衣柜,这一刻,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里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这里的主人也不再是她了。

离开房间,天使惠凭借着妖力的帮助来到露琪亚的房间,看这房间的一切摆设她就看出朽木白哉有多么在乎这个妹妹,不管是因为什么,但是他记下了自己的话。

打开衣柜,里面有着很多的衣服,有两套还没有动过,但是有点太小了,她167公分,露琪亚好像不到150公分吧,她穿露琪亚的衣服有些短了,看来她只能自食其力了。

在朽木家找了一身稍微合适一点的衣服,然后拿了一些钱直接出门,要救人战斗没错,但吃饭穿暖也是必要的,所以,先去买几身衣服回来备用吧。

白薇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