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我要当米虫+番外(56)

“是,店长。”铁斋从朽木白哉手中接过一条拓麻,手一举,便将他整个扛了起来,转身便走进了一间屋子里。

浦原喜助笑了笑,“小惠,放心吧,过不了多久就会还一个健健康康的朋友。”这样奇异的感觉,到时候可以研究一下呢!

“浦原君,不要把一条当成实验品,如果你不想再出现像巴温特一样的事件。”这实验狂真是让人不省心,一条可不是一个人,他比玖兰枢好一点,不是指外在的一切条件,而是他的心。

“嗨嗨嗨……绝对不会,小惠放心吧。”真是,现在的小姑娘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厉害,难道是他变笨了?

天使惠淡淡地扫了浦原喜助一眼,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想来浦原喜助也没有那么多的时候,一条既然暂时没事了,那她就先回去吧,在这里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小惠,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今天的小惠很不对劲,可是给他的感觉却很熟悉,像极了过去初见的那上她。

“嗯。”天使惠点点头,眉间带着点点疲惫。

朽木白哉便送天使惠回家,两人并肩走出浦原商店,一路之上,两人相伴无语。

回到房间,天使惠脱下外套,在看到一身是伤的一条时,她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不曾这样忠于过什么人,家族,她曾奉献了一生,组织,她本也打算忠诚,可是最后她遵从了自己的心,而现在,她一直想着躲开所有的一切,即便是近在眼前的爱情。

“不用太担心,他会好的。”朽木白哉走到天使惠的身边,对于她他放心不下,哪怕有一天她比他qiáng,qiáng上百倍、千倍,他想他还是会放心不下,人的感情很奇妙,有人能相爱一生一世,有人却只是短短几年,甚至几天,而他,只想爱着眼前这一个小女人,哪怕她在岁月中不断变化,但在他眼里却始终如一。

轻轻一叹,天使惠转身将自己投进朽木白哉宽大的怀抱里,双手搂住他的窄窄的腰身。“白哉,我的心很难受,只是觉得一条这么做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小惠,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你觉得不值,可在他的眼中却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所以,尊重他的选择,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他一把,朋友做到这一点就够了。”搂着怀里的小女人,朽木白哉的心里有一丝丝酸涩,却更为小惠感到高兴,只因她已经开始走出她的世界。

抬起头,仰着脑袋看着朽木白哉,是的,这个男人可以让她完全依靠,曾经,她那样的懦弱无能,是他挡去了一切伤害和反对,虽然他不在的时候还是会有人为难,可是她知道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如果她qiáng势一点,或许他就不用一个人与他的那些亲人抗争,现在,她想依靠他。

“白哉,陪我一会,就一会,好不好?”今天的她仿佛有人在她的心里打开了一扇关闭久远的门,而这扇门的名字叫软弱。

朽木白哉不想过多的寻问天使惠怎么了,他也习惯了少言,有很多的情感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怎么去告诉对方,以前,她说不会就那就用事实证明,事情是做出来的,而不是说出来的,而他也是这样做的,可是她还是在那个时候离开了,而现在,有很多话他想说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她打开心菲,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只知道现在她需要的是他,这就够了。

将天使惠抱起来轻轻地放在chuáng上,拉过被子为她盖上,随即靠坐在chuáng头,将她整个人都搂进自已的怀里。“没事了,我在这里。”

天使惠咬咬唇,然后将自己整个埋进朽木白哉的怀里,手紧紧地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这种感觉她很久不曾有了,她不知道是一条的事情引发了什么,也不想知道是为什么,她只知道在心里难受的同时她也在高兴,因为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觉得她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了。

眼泪是个奢侈的东西,但是有人这么说过,女人不会哭是怪物,女人哭多了是废物。她刚正好属于正常,不会哭太多,却也不会不会,有时候忘记了怎么哭,可是眼泪却会自己流下来,有时候想起了怎么哭,却没有条件、时间让她哭,而现在,她占据了时间、条件,也想起了怎么哭,所以,她想抓着这个机会好好哭一哭,免得过了今天她又忘记了要怎么去哭。

胸口湿润的感觉让朽木白哉微微一僵,以前她会在他的怀里哭泣,虽然很少,但是现在的她很qiáng大,qiáng大的让人总会忘记她会哭,而他看着她的时候总希望她能发泄出来,将那两世的害怕、彷徨、无助……都发泄出来,他不想她一直这样压抑着自己。

“没事了,小惠,尽情哭吧,没事了。”抱紧怀里的人,手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

天使惠哭出来之后就觉得轻松多了,她不担心别人看到会怎么说,也不在乎,或许正因为是他,她才会哭出来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朽木白哉感觉怀里的人静下来了,低头一看才发现怀里的人哭着哭着在他的怀里睡着了。小惠她开始改变了,一直封闭的心开始打开,虽然现在只是冰山一角,可是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再次为他打开心菲。

轻手轻脚地起身,将天使惠的身体放平,为她盖上被子,手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俯身在她额上轻轻一吻,一如多年以前每日早晨离开前一般。

☆、(五十六)白哉,我们同居吧

天使惠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不是没有印象,也不觉得有什么可丢人的,相反的有人可以替她分担痛苦让她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那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个只需依赖他什么都不用想的时候。

脱□上的衣服走进浴室,站在喷水龙头下,任由热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感觉全身都舒畅了,便穿上浴袍便出了浴室。

一边擦拭着湿湿的长发,天使惠一边想着今天要做的事情,等下还是先去一趟浦原商店看看一条,还有白哉。

咚咚咚——

“小惠小姐,起chuáng了吗?美木小姐来了。”

“我知道了,赖子,我换了衣服就下来。”

“好的,小惠小姐。”

丢下手中的毛巾,从衣柜里拿内衣裤穿上,套上一件粉色的长毛衣,换上黑色的裤袜,搭上一件蓝色的牛仔短裙,拿着米白色的昵大衣下楼。

走下楼就看到美木正坐在客厅里,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刚刚和xué户分开,看样子两人感情正浓呢!

“小惠,今天陪我去逛逛吧,我和亮的房子找好了,离学校不远,只是屋里还差很多东西。”爷爷把这栋房子归到了她的名下,而亮的父母在东京大学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归到了亮的名下,说是等他们上了大学正好可以到哪里住,想到这个她就觉得不好意思。

看美木突然脸红,天使惠就知道她肯定想到了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想问,反正那是情人之间的事。“好啊,我们去看看。”

或许她也应该搬出去住,和白哉住在一起应该很不错,一呢,白哉不可能天天在,她可以做她想做的事情,也可以天天懒洋洋的睡觉看书,什么都不做,二呢,白哉在的时候可以陪着她,虽然话不多,但是绝对会对她好的。另外,在家她虽然也很享受,可是家里这个便宜爸爸实在是有点儿少根筋,家里的暗道啥的也太多了,便宜妈妈时常不在家,偶尔便宜爸爸和她一道出门,想来想去,她这么大了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反正便宜妈妈听到她要和男朋友同居肯定只会高兴不会吃惊。

两人来到商场,看着各式各样的商品,还有人来人往的人cháo。

“美木,xué户在你们住的地方吗?如果没有人买的东西怎么送过去?”各式各样的商品让人看的眼花,再看看来来往往的女人们身后都跟着提着袋子的男人,不由侧头寻问美木,她可不想自己提。

美木比较着手中的两个抱枕,抬起头来。“亮去找长太郎了,房子那边爷爷都安排好了,有佣人在,小惠不用担心。帮我看看,这两个抱枕哪个更好看。”说着将两个抱枕放到天使惠的面前。

天使惠看着面前的两个抱枕,一个心形,一个小雏jú,两个都不错。“都不错,美木都买下好了,心形的放在你们的房间里,小雏jú的可以放在客厅或着书房。”白哉买的房子肯定是日式的,这么可爱的东西她还是先不看吧。

“也对,一个要一对好了。”美木点点头,这两个她都很喜欢,都买了也好。

两人一边逛一边买,从一楼到三楼,两人逛了不少地方,也买了不少东西,当然,基本上买东西的都是美木,天使惠只是买了一些小东西,给一条买了一套衣服,等下正好给他送过去,正好去跟白哉说一下,她要和他住在一起。

“小惠,你看这条围巾怎么样?我想买来送给亮,小惠要不要先一条送给你的男朋友?”美木几番比较之后拿起一条黑色的围巾,左看右看,觉得不错,亮应该会喜欢吧。

天使惠看了一眼美木手上的围巾不由点头,这围巾还不错,配xué户正好,而且美木的眼光品位一向不错,至于白哉,还是算了吧,那家伙有银白风华纱,那贵的要死的东西几乎成了他标志性的物品,她还是不要买一条回去让他为难的好,要买就买点别的好了。“这条不错,至于我的男朋友就算了,我送别的给他。”

白薇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