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我要当米虫+番外(9)

她这里好像没有虚吧?

难不成他怀疑是她灭了那只虚?

不会吧,难道这个世界的小屁孩都这么jīng明?

只是,这个桔子头怎么这么眼熟啊?难道又是熟人?

天使惠像平时一样,当没有看到面前处于灵魂状态的桔子头,对于他的观察均给予无视,仿佛她真的什么灵体都看不见一般。

“呐,小惠,我真的很好奇很好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昨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说你面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大坑,是真的吗?”向日岳人凭着直觉相信天使惠是绝对值得信任的,所以就一脸好奇地凑到天使惠的面前寻问了。

天使惠看那桔子头因为这个问题准备离开的脚步一停,转而走到她的身边来,不由在心里轻笑,果然他和尸魂界的死神不同,这么单纯怎么看也不像活了那么多年而且比她还‘老不死的老不死’,应该不是同一个世界才对,如果真是一个世界,那也只能说明这个死神还菜鸟的不得了了。

“笨蛋向日,你怎么可以问这种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惠是被吓到才住到医院的。”芥川慈郎难得的开口,正在大家感叹慈郎长大了时候,只见他那可爱的脸正显包子样转向天使惠。“呐呐,小惠,我也很好奇怪,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啊!就告诉我一个人,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好不好?”

众人听到慈郎的话不由全倒,原来这厮也一样啊!

天使惠淡淡地看了一眼眼前好奇不已的某两只小动物,心里不由好笑,忽然觉得在这样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这里人很单纯,即使坏人也很多,但是坏的还不到家,那些小花样她着实还看不上眼,况且老狐狸她现在也接触不到,在这样单纯的环境里生活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好,想她一个‘老不咔嚓的老太太’在一群小屁孩里即使不去称王称霸也能在无聊的时候耍耍小屁孩解闷,老是在家里被念叨也不好,这样想着,天使惠也就放松下来,觉得眼前这些小屁孩瞬间顺眼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我正在树下休息,忽然面前就‘轰’的一起出现了那大的一个坑,接下来就被送到医院来了。”在大家眼里事实就是如此,她没有修改过任何过程,当然,大家看不到的事实真相不算在内。

“真的?你没有看到什么不明物体?比如外星人之类的?”向日岳人不死心地上前寻问,好像不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就事不罢休一样。

天使惠微笑地点点头,“事实就是这样,我什么都没看见,当时那么大的灰尘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当时为了安全我躲都来不及,怎么可以看到什么呢!如果没有学防身术,说不定就不是吓到,而是受伤了。”看到了也不可能说出来,更何况她不仅是看到了而且还动手给灭了,说出来除了桔子头相信其他人肯定不信。

黑崎一护听着看了看chuáng上的少女,确信她看不到自己,可是这个少女给他的感觉却十分奇怪,他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这个女孩绝对不可能像表面这么简单,虽然他看不出什么,可是他的直觉却是这样告诉他的,看来,接下来的时间他要经常来看看她了。

看着桔子头离开,天使惠不由眯眯眼,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靠直觉做事的家伙,不过,从这一点来看上天还是很优待他的,而且他的脸……像极了白哉的朋友,那个曾经少数支持他们在一起的志波海燕,就凭这一点,她是不会为难他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错过了什么的感觉。

想了又想,《死神》这部漫画她能记住的人已经很少了,除了那些接触比较多或者帮过她的人,其他人长什么样她还真想不起来了,就连故事情节也想不起来了。

或许是因为天使惠的出神让聊天的众人以为她累了,所以迹部景吾第一个站出来告辞,带着一大帮人离开了。

“小惠,为了避免现在这种情况,明天我将我们目前所有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照片都带来给你,然后将他们的资料告诉你,避免下次继续出现这种情况。”美木见人都离开了,立刻转过来寻问小惠,虽然小惠失忆是事实,但是小惠现在好不容易像淑女了,她还是要多帮帮小惠才行。

天使惠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本来就不认识这些人,就算记住了那又怎样,除了混个脸熟,陌生人还是陌生人,多此一举。

算了,反正只是看看,记住对以后有益无害,毕竟日本这种地方女生的结婚年龄是十六岁,她马上就要到十六岁生日了,为了以后着想,记住正好挑刺拒绝。

☆、(九)触动

鉴于住院生活的不平静,天使惠立马提出回家休息,再三的要求之后,天使惠如愿所偿了,当然众人是不想同意的,可是天使惠的气场那可不是假的,只是轻轻的、小小的释放了点杀气,所有人就投降了。

“小惠,真的要出院吗?你还是在医院多住两天,让医生再检查检查,不然大家都不放心……”这个不要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美木,在天使惠的身边呆久了,对于天使惠的少量杀气没什么感觉,其实美木之所以如此大胆是因为她认定了天使惠是不会伤害她的。

天使惠懒懒地扫了一眼美木,她不喜欢同样的话说两遍,但是鉴于美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所以她选择了左耳进右耳出,只当没听到,以免一个不小心一枚钉子让她消音。

“小惠……”美木不死心地开口。

“我没事,在家里休息我更容易恢复,这里太吵了。”只要一想到迹部一行人自来熟地接连三天来她这里报道她就想杀人,这还不说,学校其他男生还有她所谓的后援团每天送花送礼物来慰问,而这些人一来女字辈的护士医生的就有事没事地找借口进来,让她得不到分秒安静。另外,也不知道迹部他们在那个凤长太郎嘴里听到了什么,隔天见面就一脸‘我认可你了’的样子,真真是让她无语到极点。

美木也能理解天使惠的心情,毕竟谁也不喜欢嘈杂,尤其是在修养的时候。“可是……”

“美木,我不想生气。”她可以纵容他们,但是不能超过了她的底限,若是过了她是不会接受,更不会认可,如果继续让她不慡她不介意让他们消失,反正他们现在对她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美木有些僵硬地看着眼前泛着冷气的天使惠,那种陌生的感觉再一次让她不知所措,是的,她怕失去小惠,因为小惠在她的生命中早已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了。“小惠……那好吧。”最后她只能同意,只因为她不想失去那个让她觉得有些熟悉的天使惠。

天使惠得到了她的答案并没有再说话,对她来说事情的过程并不是最重要的,有没有人因此而伤心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结果是她要的,而且在她现在的理念里因为这点小事而受伤那只能说明这人太脆弱了还要锻炼,不然在她的身边站不了多久的。

看看美木,虽说美木的心志不算脆弱,但是她太过逆来顺受,这一点让自己十分不喜欢,如果她能qiáng硬一些或许会过的更加幸福,自己不是过去的天使惠,不可能事事为她着想,更不可能为她去做很多的事,况且她个人认为幸福是由自己来争取的,而不是靠别人来给的,如果是别人给的,总有一天别人会收回去的,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了幸福你要怎么办?

在天使惠的坚持下众人只得由着她,也因此天使惠得以顺利出院回家。

天使惠率先一步离开病房,美木看着走出病房的小惠欲言又止,最后跟了上去,赖子拿起行李跟在天使惠与美木的身后走了病房。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您太客气了,只要有人看到都会帮忙的。”

“不管怎么样,今天多亏了你,谢谢了!”

“啊,那我就先告辞了。”

这个声音……曾经这个声音的主人占据了她的整个世界,为她撑起了一片天空,给了她一个女人最想要的幸福,而她自问没有给过他太多,反而给他带来了很多的麻烦,毕竟那个时候的她真的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

天使惠从来没有想过还会碰上他,经历过离开他的后两世之后,她以为她已经老的忘记了什么是感觉、怎么去感觉,可是现在,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她的心却有了感觉,仿佛有人在死海中投了一颗石子,泛起了点点涟漪。

回过头,入眼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头茶色的短发,jīng致俊美的五官,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椭圆型眼镜,淡紫色的短袖衬衣配上黑色长裤,简单而利落,表情有礼而清冷,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只是他……并不是她所想的那个他。

这一刻,天使惠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期盼、有失落,也有一丝庆幸。

手塚国光抬头看到不远处停下来的人,惊艳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看来是准备出院的人,只是那个女孩表情有些奇怪,应该是忘记什么了吧。

天使惠回过头,看着男生越过她们越走越远,有那么一刻她是希望回头看到的人是白哉,但是她也希望不是,毕竟她和他现在已是陌路了。

白薇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