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身边的死太监

作者:荒无言 阅读记录

《穿成bào君身边的死太监》作者:荒无言

文案:

阮昔一朝穿书,成了bào君身边圣眷正浓的小太监。

此阉人仗着狗皇帝宠信敛财无度残害忠良,最终于新帝破城之日被当众凌迟处死,彻底碎成人渣。

阮昔:穿书就算了,为什么穿成个死太监!!!

***

想在bào君手下活命不容易,得哄着、骗着、顺着。

阮昔连蒙带唬的,地位扶摇直上,很快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

朝中权臣、后宫嫔妃、藩王外使无一不巴结阮昔,提着礼都快把她府中门槛给踩平了。

数着钱乐滋滋的阮昔只顾盘算着跑路,全然没发现那狗皇帝殷承景看自己的目光慢慢变得不对劲。

直到被他锁住去向步步紧bī,阮昔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中掉了马甲!

阮昔:那个,我只贪财,不贪色啊!!

小财迷八面玲珑阮昔X乖戾偏执醋坛子殷成景

PS:

1、1V1 双C HE

2、架空背景 私设如山 请勿考究

3、轻松向 大家看个乐呵

4、稳定更新中~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穿书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昔、殷承景 ┃ 配角:《祸国宠妃自救指南》 ┃ 其它:甜宠

一句话简介:bào君只对我双标

立意:靠自己逆天改命

第一章 太监

“三九四九冰上走”,赶上四九天最后一日,那yīn邪的北风都能把人的魂儿给冻透。

就这种连走shòu飞禽都晓得窝起来的天,皇宫内却偏偏有个想不开的小太监,非要自缢在崇华池畔的柳树枝上。

原本他挂得顺顺当当,谁知一阵凛风骤袭,chuī得他身体直摆,以至于那悬白绫的枯树枝受不住折腾,竟脆生生折了。

摔趴在地的尸体静了半晌,猛然直挺挺坐起!

诈尸了?!!

“咳咳……咳……”

阮昔七手八脚将缠在脖颈的白绫扯下,剧烈喘息着,总算驱走恐怖的窒息感。

脑内疯狂涌入大量记忆,须臾间便将她淹没。

她穿书了,穿的还是睡前正看的那本《王权盛世》。

书中的主人公是推翻bào君的新王,全书内容便是讲述他戎马光辉的一生。

而她,竟然穿成了原著中bào君身边最得宠的小太监……的妹妹!

此女子和她同名同姓,也叫阮昔,同小太监阮喜是龙凤胎。

不过哥哥阮喜六岁时,他的赌鬼父亲阮大虎便将其卖进宫里做太监,原主则养在家中,等着相貌出落后,再卖给大户人家做小妾。

两日前,一位自称是宫中人的姑姑造访阮家,并阔绰地掏出五十两银子来,让原主进宫假扮阮喜几日。

其个中原因闭口不提,只说事成后再将人送回来,并另有五十两的酬金。

这事儿虽听上去荒唐,但兄妹俩如今才年方十四,尚未长开,再加上阮喜又断了根,男女之别不曾显露出来,音容相貌皆相似,外人打眼儿一瞧,倒也难以分清。

穷鬼阮大虎捧着银子眼都直了,妻子李氏上个月刚因病去世,家中连个劝阻的人都没有,便孙子般点头哈腰的,直接让姑姑把人领走,半点不容原主拒绝。

至于这丫头为何会想不开寻死……

“阮喜?阮喜!”

远处传来几声焦急的呼喊,混合杂乱的脚步声渐渐往这边赶来。

阮昔头晕脑胀的感觉已全然消退,努力接受现状的同时,迅速将那白绫藏进腰间。

她记得小说中bào君所在的王朝叫谷圣国,虽然是个完全架空的国度,但遵循的礼法也和历史上的朝代差不多。

不管有什么理由,宫中的下人敢自寻短见都是重罪,而且家中人都要连坐。

更可况她现在还没死成,若是被人瞧见这白绫,拉去慎刑司重刑bī问一番,下场恐会生不如死。

阮昔将断树枝踹进池水中时,瞧见了自己的倒影。

这是个容貌俏丽的少女,眉目清秀,柔顺长发打理成辫子垂在身侧。

头戴漆黑三山帽,鸦青外袍衬着苍色内搭,因嘴唇被冻得失了些血色,模样瞧上去有些病恹恹的。

好在她挂在树上的时间不长,白皙的脖颈上没留下什么勒痕,不然怕是一时间难以说清。

清清嗓子回了声“哎”,立刻有几个太监打扮的宫人快步走来,明明是冬天,额角却隐约有几滴汗流出。

“天爷呀,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上这儿做什么?”

为首的是个年长的马脸太监,鼻塌唇薄,一身松柏绿外袍上还有许多青色暗纹,见到她就是一通数落。

阮昔拥有原主的记忆,记得进宫之前,那位神秘的姑姑曾经教过她宫中的规矩,以及阮喜周围的人事关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