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侣种植店(2)

作者:与君言 阅读记录

戚睿双手抵着白彦的胸口轻哼了一声,是比娇喘更轻的呢喃,更能撩动人的心弦。

“这句话不应该我问你?”

戚睿抬头看他,面前的男人最少要高出他十五厘米,从这个角度,他能看到男人性感的喉结在滚动以及淡青色的胡渣。

手臂下的温度愈来愈热,戚睿能感觉到白彦胸口肌肉的跳动,或许那根本就是他已经开始乱了节奏的心跳。

白彦发出一声轻笑,还在戚睿背部作祟的手沿着尾椎一点点下移。

戚睿抓住他的手肘阻止了他的动作,不过白彦并没有在他眼睛里看到一丝的慌乱和恐惧。

戚睿是一个很大胆的人,而他喜欢猎奇。

“楼上有酒,要品尝一下吗?”

戚睿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分明是存着暧昧,这种大胆又老套的邀请让白彦有些倒胃口,不过他还是答应了。

不为什么,只是喜欢这具身体。

二楼的布置看上去像是私人住宅,白色和浅huáng色的整体基调让人很放松。

“随意,我去拿酒。”

白彦在沙发上坐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只有他家一楼四分之的大小,不过这间小屋子让人很有安全感。

戚睿蹲下身,打开酒柜的门,他的视线略过波多黎各酒,又略过牙买加朗姆酒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波兰蒸馏伏特加上。

白彦悄无声息地走到戚睿身后,直接把人打横抱起粗bào的吻了上去,边吻边走向浴室。

这个吻不同方才的轻柔,戚睿感觉这个人完全是饿láng扑食,他的舌头被白彦吸的发麻,唇瓣被溢出的唾液沾湿格外水滑。

两人的衣服很快落了一地,白彦吻过戚睿漂亮的锁骨,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隔着车窗时他就已经对这块地方蠢蠢欲动了。

他想在这里留下他的痕迹。

就在白彦的吻逐渐下移,手也开始不规矩时,戚睿突然推开了他。

箭在弦上突然被推开,白彦的心情可想而知。

戚睿不紧不慢地转身打开那瓶被他带进浴室的酒,接着从白彦的肩头整瓶浇下。

戚睿笑了一下,依旧迷人,充满无限诱惑。

在白彦不解的眼神中,他缓慢开口,只说了六个字。

“我有洁癖,消毒。”

第3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白彦的怒火到达大脑皮层之前,全身突如其来的烧灼感让他恨不得泡在冷水中。

自从他当上K.G.娱乐公司总裁还没人敢对他这样,或者说没人敢这么污rǔ他。

什么消毒,说白了不就是嫌他脏?

白彦咬牙切齿地拧开浴室的花洒,yīn翳的眸子直视着一脸玩味的戚睿。

“你在我身上倒了什么?”

戚睿耸耸肩,打开柜子拿出一件雪白的浴袍穿上,“波兰蒸馏伏特加,世界上最烈的酒,酒jīng浓度96%,你不觉得很适合你吗?”

白彦这种人的心思戚睿很容易就能猜透,自认为身居高位身份高贵,手里的钱多到可以随意làng费,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对他俯首称臣。

不过很可惜,他戚睿最大的兴趣不是顺从这种人,而是挑逗与战胜。

白彦把花洒开到最大,冰凉的水从头浇下,但依然无法消除他身上的不适感,尤其是刚才被戚睿挑起欲望的那个位置,滚烫肿胀到发疼。

“我的浴液可以借你哦。”

戚睿眨眨眼,转身出了浴室。

窗外的雪下的依旧很大,戚睿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当然也给白彦准备了一杯,打了人家一个巴掌不给颗甜枣很容易狗急跳墙的。

他靠在窗边向下看去,马路对面的一家花店里一个男人正埋头给一束白玫瑰做包装,白皙修长的手指将紫色的丝带打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又把一只咖啡色的小熊公仔插在了玫瑰花中央。

真是一个温柔的人。

白彦浇了一个小时的冷水,等他出来的时候温热的牛奶已经没有了一丝热气。

戚睿拎着那只闪个不停的手机,可惜地走到白彦身边递给他,“你出来晚了,没有喝到我煮的热牛奶,独家秘制。”

白彦捏着戚睿的下巴舔过他的唇瓣,声音沙哑而沁着狠意,“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松开戚睿接通了电话,是司机打来的,说已经等在楼下了。

白彦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刚才被戚睿算计的事情好像完全不曾发生过,他勾起唇角优雅地笑笑,又变成了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不送送我?”

“当然。”

两人从二楼下来,店门口正站着两个人,后面一个年龄看着四十左右,黑色西装,应该是司机。

站在司机前面的那人,戚睿保守的猜测,不超过19岁,看向他时眼睛里有明显的不满和嫉妒。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