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

作者:九鲸是为 阅读记录

俘虏

作者: 九鲸是为

简介:

以为自己是去当质子的勤国祯王莫名其妙变成了“和亲王爷”。

在几个皇子里面选来选去,怎么看怎么觉得还是想和自己做jiāo易的太子最顺眼。

所以,就结婚了。

后来,两国jiāo战,夫夫分居两国,白日战场是敌,晚上偷摸见面,做贼也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以上是不正经版文案————

流里流气吊儿郎当狠厉攻X随遇而安从容平和温润受(是个半瞎子)

一个是大恒地位尴尬的太子,一个是大勤不受重视的祯王。

风起云涌,在这乱世浮屠之中,只有紧握住对方的手,才能走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那个位置。

才能改变自己如淤泥般的人生。

“我喜欢的人,颈上有一颗红痣。”

那颗红痣,是为了救他留下的“勋章”。

“所以,我只愿做你的俘虏。”

------------

第一卷 大恒篇

第1章 只此一次

荒漠之上,huáng沙漫天,白骨堆砌,风一chuī便呛声入了鼻,将血与沙和成泥,堵在喉间心口。

环佩轻响,行了数日的马车终于在“吁”声中暂歇。帘幔轻掀,有个姑娘探出了脑袋,大声询问道:“谢小将,怎么停下了?”

风沙极大,那帘幔刚一掀开,狂风便卷着沙子chuī进马车里面,一阵几乎将肺都吐出来的咳嗽声突兀的在这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响起来,姑娘连忙将帘子放下去,紧张的递上绢帕:“爷,您没事儿吧?”

一双修长的手接了那绢帕,掩住口舌位置,将血色浸润进绣了红梅的绢帕之间,与那红梅融为一体。

“无妨。”他说话时脸上没什么太大的表情,眉眼淡淡的,分明生了一双丹凤眼,看上去却只让人觉得平和。

外面有个男人出了声:“王爷,此处有些不太对劲。”

江棠舟便道:“无碍,继续走吧。”

门外那谢小将迟疑了一瞬,还是依了他的意思继续前行。

马蹄声踢踏踢踏,吵得人头疼。

听雨接过绢帕,刚要折叠收好,突觉一阵风声袭来——她不是已关了帘幔吗?甫一抬头,便见江棠舟的身后多了个看不清脸的黑影,如鬼魅般唬人。

她吓得张了嘴,却如何都喊不出声,伸出手去掀那帘幔,眼前一阵发黑,晕了过去。

是个男人。

身上有很浓烈的一股血腥味,比之外面刚刚经过一场战争的味道更浓郁,大概是因为离他离得太近了。他的嗅觉比常人灵敏太多,所以闻得格外的清楚。

江棠舟垂着眼,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平静得宛如被挟持的人不是他。

他甚至垂着眼,平静的伸出手将那皱掉的绢帕给折叠好了。

背后的男人愣了一瞬,反倒对他起了几分兴趣,眼神里波动着一分笑意:“你不害怕?”

“你有事要求,我为何要害怕?”江棠舟淡淡道。

“啧。”

一声轻啧,反倒是把这诡异的气氛压下去几分。

男人甚至松了手,与他对面而坐——他穿着一身黑,连脸都被黑色面巾挡了大半,只露出一双清透明亮的双眸,一点也不像个yīn私会在背后下手之人。

江棠舟仍然垂着眼,伸出手,将倒扣的茶杯放好,倒了一盏茶,指腹推出:“请。”

男人靠着马车,放松了的模样,端起那茶盏随意往嘴里一倒,很快又“噗”一声吐出来,嫌弃得很:“这什么破茶?难喝!”

江棠舟出人意料的笑了,他终于抬起眼——男人这才看到他有一双暗灰色的瞳孔,鼻间有一滴血痣,很小的一滴,不是凑这么近,根本就看不到。

他笑起来时,眼底泛着光,很微弱的光芒。

男人突然意识到什么,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很轻的。

江棠舟没有任何反应。

男人便讶异的挑了挑眉,道:“勤国的祯王竟然是个瞎子?”

“你要求我什么?”江棠舟饮了一口那刚被说难喝的茶,入舌先是一股浓烈的苦味,然后才是回甘——这茶很少有人喝得习惯,江棠舟却是从小喝到大的,喜爱得紧。

“你要去大恒京都,”男人道,“我不过走得累了,借你这马车一用而已。放心,我不会伤你,这一路上,我甚至可以护着你。”

江棠舟笑一声,很是笃定的说道:“你伤不了我。”

男人眉头轻蹙,指腹蓦地一点案几,只见那青花瓷杯突兀而起,杯中滚烫的茶水往江棠舟身上泼去——只可惜,那茶水并未到江棠舟的身上,便又转了个弯,“哗”的一声全洒在了地上。

“你会武功?”男人这时倒是吃了一惊。

“会一些。”江棠舟诚实答道,“我本打不过你,只可惜你受了重伤,如今也不过qiáng弩之末。”

上一篇:大美人的快穿日常下一篇:臣不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