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不敢+番外

作者:二师叔 阅读记录

《 臣不敢》作者:二师叔

文案:

前小白兔后腹黑皇子攻x心软聪慧文官受

贬官廉州的顾乔捡到一只小傻子,又软又呆像个小白兔。

费尽心思把人治好,那人却离他而去……

再相见,小白兔已经变成一头láng了。

而一心想做个直臣辅佐明君的顾乔,也一步一步落入了项泽南那头láng的圈套。

本以为自己可以送他上皇位后再全身而退,可离别在即,却发现自己早已深陷其中。

-----------------------

顾乔:“我一男的我为什么要当皇后!”

项泽南:“放肆,难道你还想当皇帝不成?”

顾乔:“臣不敢!”

就还挺甜的。

第1章

说起庆安二十五年的状元顾乔,京城里没有不知道的。

状元三年出一个,倒也算不得稀奇,稀奇的是这顾乔中状元的原因。

殿前策问上,皇帝一句:“美皙如玉,秀眉长目,顾盼烨然,可当状元耳。” 将这位明明可以靠才华吃饭的大才子生生变成了靠脸吃饭的。

顾乔本人对此没有什么意见,毕竟颜值也是一种实力。

但这惹恼了朝中一众老古董,谏官们更是无时无刻不在审视他,就等着他什么时候出点纰漏,便立刻把早就准备好的弹劾递上去。

昊国朝中相互攻讦的风气十分激烈,没被参过几本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当过官儿。

初出茅庐的状元郎在水深火热的京城官场中生存了三个月零两天之后,终于被踢到偏远的廉州去了。

廉州是什么地方?那是真正的穷山恶水,在太平盛世还能饿死人的地方。

不过顾乔这个人倒是一贯的乐天达观,贬谪之旅走得有生有色,一路上多有同窗旧友招待,拖拖拉拉走了两个月才到洛仙山。

翻过洛仙山,就是廉州州府所在的宁城了。

这日大清早,他来到洛仙山脚下的官驿还了马,官驿的马夫一边接过缰绳一边跟他说提前还了马是对的,不然进了山,还是得让山匪给抢了去,他回头还要赔银子。

顾乔这个六品下的小官是没有资格配马的,一路上都是租的官驿的马匹。

“廉州的山匪这么嚣张?官府的马都敢抢?”

“岂止官府的马,官府的人都敢抢!”

顾乔是领了治理匪患的命令来到廉州的,他来之前做过功课,廉州的山匪是流民形成的。根据廉州上报的情况,匪患尚在官府的控制之中。

顾乔笑笑,“您也太夸张了。”

马夫见他年纪轻轻,还是从京城被贬下来的,有些同情,多说了几句,“有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廉州那边现在是比穷山还穷,比恶水还恶。前段时间还有拖家带口跑出来的,都饿成什么样了,那个脸肿得跟盘子似的。为了口饭吃,什么要命的勾当不敢gān?”

“肿?” 顾乔疑惑,“不应该是瘦吗?”

“嗨,看你就是个没见过贫苦的公子哥儿。瘦的那是没饿多久的,饿的时间长了可不就肿了?”

昊国国力qiáng盛,京城更是繁华热闹,顾乔从未见过饿得浮肿的人,一时有些难以想象。

“廉州水患不过是三月前的事,何至于如此?我记得朝廷还拨了二千万两银子赈灾,再不济,难道那么大一个州的常平仓不能满足灾民的口粮?”

马夫常年在官驿迎来送往,算是半个体制内的人,有些事就算知道也不敢乱说,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书生气的年轻官员摇摇头,“你去了就知道了。”

官驿的老驿夫劝他不要独自进山,让宁城那边来人接,顾乔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我堂堂一个受命剿匪的廉州司马,去上任还要人家来接,我不要面子的吗?

换了身灰布袍子,将发髻散开,把乌黑的头发用布条随意扎起来,这普普通通的打扮在他身上竟也有点游侠的味道,果然时尚的完成度是看脸的。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很快就变成了难民的样子。

丛林茂密,山路又湿又滑,一不留神就会被树藤绊一个跟头。走了不到五里路,已经浑身是泥了。

遮天蔽日的树林里一个人也没有,他听说廉州的蟒蛇比人还大,还是有一点心里发毛,特别是这丛林里静悄悄的,任何风chuī草动都像是什么怪shòu在行走。

他紧了紧肩膀上的包袱,加快脚步往前赶。

背后突然传来湿哒哒的脚步声,夹杂着粗重的喘息。他汗毛直立,在脑子里迅速搜索遇到野shòu怎么办。

遇到野shòu不能跑,要直视野shòu的眼睛缓缓后退,这样就算遇到的是大型猛shòu…… 也能死得有尊严一点。

他把包袱缠在自己小臂上当作武器,缓缓回头。

一条皮包骨的老huáng狗呲着地包天的牙齿正看着他,狗的脖子上还套着一个红色的圈。

上一篇:俘虏下一篇:他不用刀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