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途+番外

作者:简图 阅读记录

《炽途》作者:简图

文案

荆棘烈焰,炽如征途

你黑暗的世界里,在看不见的那些地方,我都在,替你守护——裴征

糙汉兵痞大队长VS清冷缄默卧底女主

PS:男主双重身份

青梅竹马久别重逢

双军文

缉毒

qiángqiáng

HE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业界jīng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雨,裴征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糙汉兵痞大队长VS清冷缄默卧底

立意:守护

第1章 楔子

泛旧的低矮建筑瓦房,门口停着一辆灰色皮卡,车身划痕遍布陈旧脱色,前身后箱有着明显的坑洼弹痕,依旧招摇过市穿梭于街道。

左侧一座石桥,破败不堪年久失修,道路两排参差不齐的树木,遮住大片炙热光线,树荫下走来一位背着竹篓的老妇,枯老gān燥布满皱纹的大手拽着一个消瘦的中年男人,男人眼窝凹陷,jīng神萎靡颓唐。

矮房里有人在往皮卡上搬箱子,来来回回几趟,这时一个身着墨绿色外套,脚踩马丁靴,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女孩儿从里面走出来。

老妇走近,“你去送酒?”

女孩儿点点头,打开皮卡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到副驾驶,老妇又说:“小心些,听说那边又抓了个人。”

“我会注意,您放心。”女孩子清点好数目,准备上车。

跟在老妇身后的男人突然变得怪异,嘴巴大张一只手揪着衣服,另一只手去抓老妇的胳膊,老妇差一点摔倒,女孩子急忙扶稳冲里面喊,“阿沛。”

叫阿沛的男子就是刚刚往车上搬东西的人,听到叫声急忙跑出来把人拖进门,老妇重重地叹气,骂着自己儿子,却也只能骂骂无济于事。

女孩儿看着妇人的背影,蹒跚,佝偻,再多的失望与爱,也无法改变所处环境qiáng施给她世界里的满目疮痍。

她收回目光打开车门上车,看了眼左腕上的表,眸光暗了几许,启动车子绝尘而去。

皮卡行驶,土路被轮胎碾轧,激起尘土飞扬弥漫。

途经绿意萦绕的河畔,河面,由澜沧江关累码头驶出,扬着我国旗帜载有货物的船只出现在湄公河与洛克河jiāo汇处,以jiāo汇处为中心向外延展数十公里的三国jiāo界,便是世界闻名的毒品泛滥地,金三角。

金三角地势环山,三国边境毗邻jiāo错,层峦叠嶂,鸟飞蝉鸣。当地气候炎热,土壤肥沃且雨水充沛,是罂粟最佳生长地,毒品最为猖獗那些年,罂粟花使金三角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毒源之一,鸦片占据世界分额的七成,当地武装割据,以毒养兵,以兵贩毒,以此形成一个巨大的黑金产业链,huáng毒赌。

这里,是毒贩们的天堂,亦是人间炼狱。

世界禁毒开始,叫得上名号的毒枭一个个消失,金三角势力几经大洗牌,但遗留的部分武装毒贩却变本加厉,罂粟被禁止种植就转为新型化学合成毒品,他们心狠手辣,草菅人命,无视法律,他们藏于深山,匿于人海,地理优势令他们更加猖獗。

皮卡一路向深山行驶,女孩儿面色清冷,只是目光几次扫向腕表处。半个小时后,车子在深山密林一个栅栏围起的院落处停下,门口端着枪的武装向她走来。

她指着后车箱上的东西,那人用枪口挑开箱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便放行她把车子开进去。

此处为毒枭阿卡其中一个巢xué,阿卡是近两年新起的毒贩,他是毒枭孟吉的手下,孟吉在与另一武装火拼中丧命,他带着人逃窜,接手了原来的毒品生意,阿卡常年活动于缅北的深山,行动无踪。

车子停稳,她拍了拍皮卡后箱上的酒,有人围过来嬉笑着搬酒,她借口去厕所,武装兵知道她来送酒并未防备,给她指了方向。

几分钟后,皮卡重新驶上小道。

……

层峦叠嶂的深山密林,崇山环绕,参天古树下,作战靴碾过盘根错节的杂草丛,一行人隐秘潜行……

“狙击手就位。”

“观察手就位。”

“爆破手就位。”

撒出去的微型无人侦察机迅速把院落内布局反馈到电子屏幕上,“与青鸟给的布局一样,右排第二间木屋是扣押目标的地方,外面有四名武装把守。”接着又说,“队长,青鸟说阿卡不在。”

一身迷彩作战服的男子蛰伏于草丛后,听闻虚应一声,“老杨哪儿找的人,不会是个哑巴吧。”

操控电子作战装备的余天咧嘴一笑,涂满油彩的脸上一口白牙份外醒目,“保密工作做的好,我挺好奇,以后有机会想会一会这哥们。”

“他们的身份,怕是见了面也不知道谁是谁,甭贫了,按计划行动我们只有十分钟,速战速决。”男人眸光突然锐利,发布命令,“30秒准备,狙击手,目标瞭望台。”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