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玉露

作者:白芥子 阅读记录

金风玉露 作者:白芥子

文案:

女装公主攻x一被调戏就脸红的小古板受

谢徽禛从小被当做女儿家养大,他有两重身份,一为公主,一为太子。以女儿身嫁做他人妇后,他又以男儿身qiáng抢了他的夫君。

萧砚宁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偏有个对他生出了不伦心思的大舅子步步紧bī。

大舅子是太子、是君,他是臣,他逃不掉。

-

萧砚宁为侍卫统领入值东宫第一日,传闻中光风霁月、温润似玉的皇太子一剑挑开了他的衣襟。

那张与他妻子一模一样的脸上满是兴味,用最露骨的眼神,将他轻薄了个彻底。

-

※我绿我自己

※谢徽禛x萧砚宁

※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女装公主攻x调戏一下就会脸红的小古板受

※攻三观有问题脑回路不正常,有攻以权压人、bī迫受的情节,自行避雷。

第1章 金风玉露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永兴六年夏末,萧王府。

闷雨方歇,闻得一声乍起的蝉鸣,来传旨的礼部官员搁下茶盏,起身与萧家众人告辞。

“雨停了,下官等也该回去复命,王爷王妃大喜,过后这一段时日怕有得忙了,便不耽搁您二位的工夫,这便走了。”

萧王萧衍绩派人客气地将之送出去。

待家里人都散了,王妃徐氏颦眉望向自己少年老成、神色泰然的儿子,略略不甘:“真的……要尚主吗?”

萧衍绩神情有些凝重,一声叹息:“婚事是先帝指的,如今陛下下旨定了公主出降的日子,明日起便开始做准备吧。”

徐氏:“尚主哪有外人想得那么好,若是没有当年先帝爷的指婚,我宁儿也可以挑个温柔小意、知冷知热的可心人,如今却要去侍奉主上,以后日子岂不难过,而且乐平公主的身份……”

“母亲,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既是先帝和陛下的旨意,我们自当叩谢皇恩。”萧砚宁出言打断徐氏,俊秀斯文的脸上是一板一眼的认真。

当今陛下并无亲生子,乐平公主是陛下兄长、前废太子的女儿,初封郡主,永兴帝登基后破格给了公主的封号,养在宫中,身份确实有些扎眼,当年先帝一力促成这桩婚事,本也是为了以此将萧王府捏在手里。

徐氏嘴唇动了动,终是没再说下去。

萧衍绩也提醒她:“以后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传出去便是大不敬,平白落人口舌。”

徐氏捏着帕子按了按眼角:“我自然知道,也不过是关起门来抱怨两句而已,以后再不提了就是。”

之后萧衍绩又叮嘱了萧砚宁一番,萧砚宁垂手恭听,待萧衍绩说完,才与父母告辞退下。

徐氏目送他背影远去,无奈与自己丈夫感叹:“宁儿的性子太板正了,那位乐平公主我没见过,之前听我娘家嫂子说她倒是见过两回,说公主性子高傲,不大好相与,宁儿这样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公主喜欢,日后过不过得下去。”

萧衍绩倒不这么想:“宁儿个性沉稳,从不与人急眼,与公主又岂会有过不下去的道理,你忧心太多了。”

“……但愿吧。”徐氏隐隐还是有些担忧,事已至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将满腹心思压下。

出了正院,萧砚宁驻足游廊下朝外看,雨后晴天似洗、澄明一片,庭院中积了水,斑驳倒映着碧天,廊前尚有水滴成串,溅落青石板上。

凉秋将至,正是好光景。

萧砚宁看得入神,身后仆从与他道喜:“恭喜世子爷了,传闻公主殿下美貌若仙,世子爷定会喜欢的。”

萧砚宁微怔。

乐平公主……他从前远远见过几回,模样如何并未看清楚,他也不太在意,公主是他的妻,无论是何样貌、性情的,他都会待她好。

但若当真能两情相悦、琴瑟和鸣,那自然再好不过。

皇宫,御书房。

听完礼部官员的回报,皇帝挥了挥手让人退下,吩咐身边内侍:“去传太子来。”

话音才落,外头便有人进来禀报:“陛下,乐平公主殿下求见。”

皇帝眉心微蹙,扔出一个字:“传。”

身量高挑的少女一身红裙,梳着朝天髻,缀以金步摇,艳色昳丽的脸上略施粉黛,进门盈盈拜下。

“乐平拜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嗓音略低,不似一般少女娇滴悦耳。

年轻的帝王坐于御案之后,面色不霁,冷眼看过去,没叫起。

内侍极有眼色,自觉带着一众宫人退下。

僵持片刻,“少女”无奈起身,恢复了本来的声线:“儿臣参见父皇,父皇莫生气了。”

永兴帝谢朝泠冷声开口:“好玩吗?”

上一篇:他不用刀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