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我成了崽的白月光

作者:与犬回 阅读记录

《十年后我成了崽的白月光》作者:与犬回

文案:

叶琼欢天生不是善类,却被七曲山的老掌门收留养大。老掌门教导她:要行善,普济天下,无害无道。

叶琼欢谨记在心。就算修了邪术成了邪徒,还是日行一善,坚持在邪徒的分内工作之外做个好人。

直到有一天,她捡了个小猫崽似的徒弟。

不小心养到一半就走人了。

十年后,她逃狱重见天日,迫不得已混进宗门装小白花保命。

小崽子转眼已成了首席弟子,宗门上下都流传着他有个山盟海誓白月光的传言。

叶琼欢好奇,溜进屋清查小崽子的资产。

查获邪剑×2、雪声山庄血印×1、叶琼欢的断簪子×1、叶琼欢落单的耳坠子×1、叶琼欢买的布老虎×1、叶琼欢用过的筷子×2……

她吓得险些把能号令天下邪徒的血印给摔了。

回头,冷不丁一双手搂住她的腰,萦绕在耳边的,是温热淡淡酒气。

小崽子红着眼眶,黑眼睛里委屈弥漫成了雾。他糯糯开口,小心翼翼将下巴搁在叶琼欢肩上,一如当年。

“师父,你真不要我了?”

叶琼欢傻了。那个白月光……看来就是她?

---

连照有个白月光师父。她嚣张跋扈,冷血无情,是个女邪徒。

连照还有个让他心动的隔壁师妹。师妹善良温柔,助人为乐,爱护小动物。

他天生是个善良怯懦的小孩,却偏偏被邪徒收养。

自从遇见她起,他的世界从此乾坤颠倒,万劫不复。

但他不在乎。他只知道,她即是正,非她俱是邪。

☆★☆★☆★☆★☆★☆★☆★☆★☆★☆★☆★☆★☆★☆★☆★☆★☆★☆★☆★☆★☆★☆

滴滴,今天邪徒掉马了吗?

随心所欲薄情邪徒女主×有仇必报白切黑长情徒弟。

一句话简介:邪徒她被小魔王徒弟攻略了

立意:正邪两立,各在人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琼欢,连照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日子呀日子真是巧 “叶琼欢,别睡了!……

叶琼欢的生活向来很规律。

日上三竿起chuáng,慢吞吞梳洗好了,就出去绕着墙角浇花。

墙角边有棒头草、粘毛卷耳、蛇莓和狗尾巴花。叶琼欢刚住进这个院子时,还只有寥寥几株被踩塌的卷耳,如今,经过她的悉心培育,野草们已经绕墙长成一片,欣欣向荣。

不是叶琼欢热爱园艺,是她太闲了。

活动范围只有窄窄一个小院子,地方偏,一年到头都不会有几个人路过。叶琼欢恨自己吃了筑基的亏,要是没筑基,至少每天还会来个送饭的。

她还恨罗浮山的禁制下得太结实。有一回,看见墙头开着一朵蓝色的龙胆花,她刚攀上墙想摘,就触发禁制狠狠摔了下来。

被灼伤的手指养了半个月才痊愈,还好没留疤。

但这一天,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天刚蒙蒙亮,外面就吵闹起来。叶琼欢翻一个身又翻一个身,实在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先把花给浇了。

外面短暂消停了一会儿。她以为终于可以好睡了,钻回被窝。

哪知道睡意刚刚上来,外面又人声鼎沸起来。

声音还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有完没完了?叶琼欢脸朝下,将头捂进枕头里。

终于稍微清静了点。

就这么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琼欢的枕头被粗bào地一把扯走:

“叶琼欢,别睡了!”

是梦吗?她睁开眼,抬头,面前居然是魏子岚的脸。

是梦吧。她闭上眼睛,刚想埋头继续睡下去,这次直接被从chuáng上拎了起来:“到底走不走?”

掀开棉被凉风一灌,叶琼欢彻底清醒了。

她终于回过味来:“四弟,是你救我来了?”

眼前确确实实就是魏子岚,摸得着,有体温。魏子岚点头,叶琼欢竟一时哑然。

上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至少十年前了吧?

在这一觉睡醒之前,叶琼欢都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被关在狭小的院子里每天数蚂蚁养野草混时间。

毕竟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年。

事情还要从十五年前说起。那时叶琼欢还不是人人喊打的邪徒,只是七曲山无忧无虑的小师妹。可能是太无忧无虑了,她总想着作死。

一不小心就唤醒了封存在七曲山的邪剑青索,还顺便救了魏子岚一命。

魏子岚是恶名昭著的雪声山庄少庄主,两人聊得投机,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与魏子岚jiāo流后,她作出了新高度新水平,修习邪术叛出师门不算,还连亲师父都害死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