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宠后+番外

作者:怡米 阅读记录

《掌心宠后》作者:怡米

奴隶场里,宋筠浑身是伤,周身却萦绕着矜贵之气,叫人过目难忘。

渔家女容绵走到他面前,问道:“会教书吗?”

宋筠垂下眼帘,掩盖了眸中的犀利,“会。”

容绵用一篮子草鱼换了他。

宋筠病重难愈,郎中说他活不过一年,可他书教的好,容绵舍不得他死,便偷偷卖了嫁妆给他治病,遭到了养母的毒打。

伤痕累累的容绵靠在chuáng前,捂住眼帘道:“你可别死,你死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宋筠在昏迷前听见了这句话。原来,还有人在意他的生死。

四子宋筠重回朝堂,在老皇帝的怒声中登基为帝。

曾经温润谦和的四殿下不复存在,涅槃的新帝yīn鸷冷残,被人们称为bào君。

而他心里唯一的暖光,就是以草鱼换他性命,想要认真读书的渔家小姑娘。

可那小姑娘不愿入宫。

*

生父受冤,陷入牢狱,容绵走投无路,靠着仅有的情分,恳求宋筠道:“陛下,救救我爹,绵绵什么都愿意做。”

宋筠凝睇她含泪的杏眼,缄默良久,忽然俯身吻住她的唇。

趁人之危吗?

是的,可没有她,他的内心再没有光。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绵,宋筠 ┃ 配角:预收《退婚后嫁太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无心插柳,做了皇后

立意:在逆境中乐观,在顺境中自省。

第1章

三月chūn晖,映入窗牖,照在女子恬静的睡颜上。十五六岁的容小娘子趴在案几上,微张檀口,处在梦境中。

梦里,他的未婚夫徐茗衍,正在与一名宫妃打扮的女子纵欢,两人的脸上带着餍足的笑。

然而,徐茗衍位居钦天监国师一职,光风霁月,被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是绝无可能与宫妃厮混的。

容绵悠悠转醒,揉了揉眼帘,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养母乔氏的身影,登时一激灵,捧起案几上的《女诫》朗读起来。

看她只是做做样子,乔氏沉气,略有不满道:“徐老太君对你这个准孙媳不太满意,你不好好学规矩,嫁去长安只有挨罚的份儿。”

容绵是洛阳渔业大户的养女,寄人篱下,总是要看人脸色。唯一让养父母刮目相看的,就是她的婚事。

说起来有些玄虚,徐茗衍是通过卦象判断出,今生要娶的女子正是舅父家的养女容绵。两家家主一拍即合,定了亲事。

徐家是占卜世家,男丁均在朝廷任职,虽品阶不高,却是实打实的官宦人家。比起容家,门第不知高出多少。

这桩婚事,让容绵在府中地位提升不少,连带着养母也时常对她笑了。

可成亲前,她被安排的功课甚多,还被徐茗衍加塞了一本解读五行八卦的书籍——《玄帖》。

这本书晦涩难懂,每每读之,甚是头大。可身为占卜世家的准儿媳,怎么也要做到倒背如流。

容绵单手支颐,盯着支摘窗外的青翠景致,很想去洛阳城外踏青游chūn。

这么想着,她也这么做了。

*

南城门旁,官兵正在检查进出行人的路引。除了奴籍者,其余人都要接受盘查。

之所以不敢盘查奴隶的身份,是因为洛阳城中有一座很大的奴隶场,隔三差五就会接受一批来历不明的奴隶。据说幕后场主是掖庭局的大太监、老皇帝的宠宦,任谁都要给足其脸面。

检查完容绵的路引,官兵摆摆手放行。

大周民风开放,女子出行不必佩戴幕篱。容绵摇着缂丝蝶舞团扇,带着丫鬟小盈走进门dòng。

小娘子肤白貌美,鬓发如云,往那儿一站十分打眼,吸引了不少目光。

只见她颈上戴着璎珞项圈,胸前系着双耳结扣,乖乖顺顺,像从仕女图中走出的倾城绝色。

也就这么一盏茶的功夫,进城的方向驶来一辆马车,马车里载着十来个奴隶和看守者,看守者手里拿着钢刀,看起来不近人情。

听说这批奴隶,是从长安走水路押运过来的。

瞧见奴隶步下马车,人群纷纷避开,有甚者更是捏住鼻子,露出嫌弃的表情。

奴隶中,有一人身量颀长、面如冠玉,即便浑身是伤、透着病相,也难掩矜贵之气。

容绵侧眸,偷偷打量起那名男子。明明是翩翩玉公子,怎会沦为奴籍?难道是朝廷流放过来、不能透露身份的罪犯?

怔忪间,男子倏然望了过来,深邃目光似絪缊着一层薄雾,叫人窥探不出他的情绪。

阳chūn三月,容绵感觉阵阵寒噤,赶忙扭回头,却又觉得他有点熟悉。

这时,两名饥饿的奴隶因为一个馒头动起手来,瞬间扰乱了进出城的秩序。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