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然回首

作者:沐然 阅读记录

[古代言情]《“沐”然回首》作者:沐然【完结】

腾讯读书2010-04-04完结

文案:

大婚时,一件大红喜衣代替新郎!

大婚后,新郎对她不闻不问三载有余!

三载之后,她毅然休掉她的夫君!

可身为王者的他却咬牙发誓“目中无君王的女人,等着瞧……”

序章……

一场荒谬的婚礼……

没有观礼的人群,没有chuī打喜乐,安静得仿佛一根针落在上都能听见。

燃烧的红烛丝毫没给婚礼带来喜庆之色,反而平添了几分凄凉。

如不是堂上装饰的大红绸缎,与其说这是喜堂,不如说是奠堂更为确切。

盛装的新娘与她的新郎……应该说是由两个家奴牵扯着的男式喜服,一丝不漏地完成了繁琐的整套礼仪。

从新娘略为迟滞僵硬的动作以及缩在袖中仍隐约能看出紧握的小拳头,可以看出她的愤怒与无奈。

喜婆抛出的红枣和桂圆与chuáng上平铺的男式喜服形成极为可笑的嘲讽。

新娘枯坐在挂满红纱账的紫檀木大chuáng上,直至深夜,也没人来给她挑开红头盖。

她不愿再做这种无谓的等待,扯下红头盖,露出虽然还略带青涩,却清秀绝丽的美丽脸庞,jīng致的五官,白净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低垂的长睫毛下隐藏着闪烁的不安和慌乱,单薄的身影在烛光中是那样的孤独和无助。

一场战争,夺去了她们所有的城民,以及父亲的性命,而十四岁的她还得为城民可以继续留在城中,得到安定的生活而屈rǔ地嫁给她的仇人—楚王楚风为妻,以示她的臣服。

她只是这场败仗的祭品。

当初定下地契约。败者地臣服可以为妻妾。也可以为奴婢。

在她选择为奴婢时。对方却违了她地意。娶她为妻。

以此来告之天下。他对城民地仁慈与爱戴。

但结果她得到地是如此荒谬地婚礼。甚至没见过她地夫君。

她知道他娶她是为了安定民心。但他对她家族地恨无法磨灭。

这个婚礼是他对她家族地侮rǔ。

她叫沐儿,是当今最美的姑娘,是他父亲宣王的骄傲,只要见过她的王公诸侯都巴望着能在她到了可以婚嫁的年龄前来求亲。

然而她在十四岁生日那天,等到的却是重伤垂危的父亲。

父亲临死前紧紧握着她的手,流着泪,“为父死不足惜,唯独放不下的就是你和我们的城民,定要善待城民。”

厚葬了父亲后,她就被送到了楚国的南郡。

jīng巧的红唇边勾出一抹淡淡的苦笑,她只是楚王的一个囚奴,又何必奢望得到更多的优待,胡乱扯去头上的珠花头钗,脱去大红喜服,滚到chuáng上。

今日不知明日事,何苦自寻烦恼,过些日子,等城民们安定了,她就可以设法脱离他的囚困,他不见她,且不是更好?

起码在这段时间里,她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天空中自由生活。

初次邂逅 (1)

茂密的果园,种满四季果树,每个季节都芬芳馥郁,只要有风拂过,就能闻到淡淡的果香,清慡宜人。

经历了那场荒谬的婚礼后,完全沦落为闲杂人的沐儿,很快就发现了这片果林。

十几天来,除了偶尔前来打理果树的园丁,再也没有看过其他人进出这片果林。

这让她既避开了下人们的毒舌,也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独处的空间。

沐儿攀在一棵大树上,惦着脚尖踩在碗口粗的树枝上,一支小手紧紧抓住头顶的树杈,身子尽量前倾,另一支小手向树梢上的最大的红苹果勾去。

手刚刚触到那颗苹果时,树下传来细碎的踩着落叶的声音。

低头下看,这小小的动作已让身体失去了平衡,脚尖一滑已向树下砸落下去。

“让开。”眼见自己的身体要砸在树下人的头顶上,慌忙大叫。

一切来得太快,对方只是略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她砸倒在地。

四只睁大的眼jiāo流着彼此的惊诧,过了一会儿,同时将视线下移,落在紧贴着的唇上。

“啊!”沐儿如被蛇咬一般跳了起来,站到一边,吐了一口口水,仍然感到唇上有残余的龙涎香味道,又再呸了口,纤细而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扯着衣袖使劲擦着娇艳的唇瓣。

她只顾着想去除唇边地味道。却没留意旁边地那张脸越来越yīn沉。

幻想过无数次美好地初吻就这么没了。有些厌恶地横了眼仍在地上挺尸地人。

想问问他有没有伤到。但看见衣衫布料华贵。又能出入楚风地别宅。定然是有背景地人。既然是楚风地皇亲国威。让她也就没了好感。反而后悔自己怎么没长重些将他压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