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缺无憾

作者:杳杳一言 阅读记录

题名:有缺无憾

作者:杳杳一言

文案:

和jian臣之子联姻后

坐轮椅的小王爷嫁给了“恶名远扬”的jian臣之子,他本来对这场婚事是不抱期望的。

可偏偏这人待他万般好,好到小王爷在心里偷偷喊了好多声相公,好到不介意他人人喊打的身份,好到不避讳自己的腿疾,伸手就要抱。

抱着抱着,错过的那些时光就回来了。

* 霍时修X温晏

* 少量权谋,恋爱为主,wb同步更新

第1章

明明外面的锣鼓未停,宾客的吵闹还未远去,可温晏还是觉得周遭静得可怕,他甚至能听到红烛燃烧时发出的细小炸裂声,以及他自己的心跳声。

风chuī动了盖头的一角,微微的摆动使得温晏的视线开阔了些,他趁机偏了下头,窥见了桌边的那人坐姿悠闲,手里正把玩着玉如意。

原本是用来掀盖头的玉如意,羊脂玉雕刻而成,莹白如荔枝肉,润泽饱满,万里挑一的上等玉器,寓意着称心如意的姻缘,可在他手里被随意地颠来倒去,像块不值钱的废料。

温晏怔了怔,指尖无意识地绞在一起,他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大婚的仪式持续了几个时辰,他虽坐在特制的座椅上,但还需身子保持僵直,对他而言简直是种煎熬。

自五岁那年从树上摔下来断了腿,他至今已瘫痪在chuáng十三年,除了偶尔坐轮椅出去透风赏花,平日里都不离chuáng榻。

他记不起上一次久坐是什么时候了,可能从未有过。

腿脚是无知觉的,但腰胯和后背已经酸痛到直冒冷汗,且隐约有了痉挛的迹象。

可他不敢动,直至那人开口。

“盖头要我来掀?”

忽然听到那人说话,温晏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又听到那人一声轻笑,道:“小王爷,掀了盖头,这婚事可就当真了。”

“什、什么意思?”温晏问。

“御赐的婚事虽已成定局,但小王爷若不愿意,便不用行这些礼数。”

温晏看着被红布遮挡住的模糊人影,眨了眨眼,然后迟疑地伸出手,动作缓慢,带着几分难以置信,拉了三四下才把盖头取下来。

视线兀然清晰,红烛将房间映照得格外明亮,温晏这才敢抬头,视线jiāo汇在一起,他看见了霍时修的模样。

和传闻里一样风流倜傥,尤其是一双眉眼,眼窝往里陷,眸色深深,望向人时似含着情。

霍时修放下玉如意,歪了下头朝他微笑。

霍家权倾朝野,霍太师挟天子以自重,迫害忠良,挑拨兵端,天下苍生久受其苦。曾有谏官林贤清上疏究其十大罪状,将其比作秦之赵高、宋之蔡京,奏疏尚未呈至皇上面前,就被霍太师扣下,最后找了个子虚乌有的罪名将其满门抄斩,此事一出,“倒霍”派便偃旗息鼓,从此霍太师一族羽翼渐丰,辅政十年,权震四海。

霍时修是霍太师的嫡子里最小的一个,虽不同他父亲贪恋权势,可风流成性眠花宿柳的名声却不小,是京城里人人皆知的登徒子。

几月前,皇上于醉中乱点鸳鸯谱,将诚王次子温晏许配给了霍时修。

因几十年前的宣德帝曾立男后,所以之后朝中常有效仿,娶男妻这事已屡见不鲜。

只是这个婚事有些荒谬,一个皇族的残废,一个劣名远扬的làng子,两人都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所有人都知道,以霍家的权势,霍时修想娶公主都易如反掌。诚王是不怎么受宠的庶子,诚王的儿子更是微不足道,只是圣命昭昭,不敢不从。

温晏的轿子离开王府之前,下人们抹着眼泪说,小王爷过去之后肯定要受霍家人的欺负。

温晏心里也怕。

可他现在心里不止怕,更多的是惊。

霍时修望向他的眼神里却没有嘲弄,还问他:“你脸色不太好,是坐久了难受?”

温晏讷讷地点头。

“难受要如何?敷药还是——”霍时修穿着大红的礼服走过来。

温晏只剩下溜圆的眼睛,其他的都不会动了,嘴里抢着说着“躺下就好”,身子却半点不动。

还是霍时修提醒了他,他才恢复紧张神色,慌乱地躺了下来。

霍时修帮他把繁重的发冠摘下,还要帮他脱鞋时被温晏拦住了,“我自己来。”

霍时修于是直起身子,眼神里添了几分戏谑,似乎在问:你怎么来?

温晏原本还不明白,可刚伸出手就后悔了,他身上无处不在痛,连着五脏六腑都翻腾,别说脱鞋,他连起身都做不到,不多时,额头和脖颈间已是冷汗涔涔。

几番挣扎之后,温晏放弃了,霍时修并不意外,他唤来几名婢女帮温晏脱衣洗漱,自己则负手立于门外的廊下,不知是在赏月还是在观星。

上一篇:金风玉露下一篇:经贸大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