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泪汪汪

《两泪汪汪》作者:镜里片

文案:

傀儡皇帝身体不行,膝下无子,虎视眈眈的外戚施家催着在皇宫久居的施娢要孩子,明里暗里要她找别人,她腼腆容易害羞,时常被气得面红耳赤,双手发颤,眼泪直流。

小剧场:

御亲王赵骥出征多年,威风凛然,回京没多久,就在外私养了一个美人,美人梨园出身,我见犹怜,常因些小事哭得梨花带雨,疼了哭,委屈了也哭,时刻让他头疼不已,偏她一双美眸勾人得紧,肤如凝脂,他贱骨头舍不得人,只能好好养着哄着。

后来小祖宗有了身孕,他正是高兴,还没来得及找哪家大人抬她的身份,整个戏班子直接消失不见了。

*

赵骥抢了皇帝的江山,为了得到皇帝的女人。

她抽抽噎噎不像话,没了他,实在不行。

阅读指南:1v1双处,甜文,什么评论都接受,只要不吵架!

一句话简介:高大威猛王爷vs爱哭弱美人

立意:在逆境中也要学会独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娢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又哭上了

弯月隐入昏暗天色中,衬出京城城郊梨园的灯火通明,车马盈门,挂起的灯笼随风轻曳,喧闹声不断。

这里是京城最大的梨园,达官显赫的热闹地,能来的人非富即贵。

今天实在是巧,台上唱的不过只是习为平常的梁祝,结果京城里施家小公子和御亲王都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听戏人都曾耳闻两人间有嫌隙,都顾不得听戏台上的字正腔圆,偷偷把视线投向二楼怒目而对的两波练家子,手里抓着把瓜子看热闹。

元启四年,御亲王赵骥领命出征,击退突厥四百里,伤其根本,收复燕云十六州,他三个月前才从云州辗转回京,还没歇一天,就打断了施太师小儿子的腿,引起京中哗然。

施太师掌重权,忍不下这口气,连夜进宫告御状,但皇帝向着刚回京的同胞亲哥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只是让赵骥赔了几箱金银。

像施家这种名门望族,最不缺的就是钱,但皇帝金口玉言,让施家大人有大量,施家即便再有底气,也只能忍下去,但从此施家和御亲王的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赵骥今年二十有四,是个铁血将军,他十四岁那年随老将军下幽州,是硬骨铮铮的汉子,炼得一副刀枪不入的铜墙铁壁,身上肌肉虬结如同石头,能以一敌百,即便今天只带了几个侍卫,照理来说也不带怕的。

但两波侍卫这样对峙已经快要有一刻钟时间,雅间之中的赵骥还没有露面的意思,让人心里禁不住嘀咕,这王爷总不可能是怕施小公子,难不成是故意下面子?

雅间中安安静静,仿佛听不见底下的嘈杂,一个高大男子手肘撑着健壮身体,曲腿靠在罗汉chuáng上,另一只手又搭自己膝盖,修长手指不停点着,他样貌俊美,周身高贵,正是御亲王赵骥。

窗边坐了一个长发披肩的貌美女子,在轻轻抹泪。

紫檀木罗汉chuáng刻着缠枝莲纹,脚踏上摆着男人黑金靴,赵骥看着女子抽泣的窈窕背影,等实在不耐烦,才道:“你一个戏园子里出来的,看得倒是入戏。”

女子抽泣回过头,手里捻着绢帕,一双美眸都哭得通红,泪水沾湿睫毛,俏媚的小脸长得勾人样,尤其是胸前一对鼓囊囊雪胸,即便赵骥自诩君子,也忍不住在心底暗骂一句狐媚样。

他清了清嗓子,抬手招她到身边,威声道:“覃含,本王还活着,再哭下去便不像话了。”

她被他说得身子一僵,轻扶方桌摇晃从扶手椅上起来,泪眼朦胧,如弱柳扶风,仿佛被谁欺负样。

覃含是他两个月前在梨园后院碰见的,月下美人美不胜收,他为正军心戒欲至今,没想过会被她迷了眼。

她腼腆,完事之后也只是低头抱着锦被说自己叫覃含,是梨园里新来的那个戏班班主养女,敬佩御亲王的高大威猛,与其嫁给富商,倒不如把这副身子给了御亲王。

赵骥当时想自己如果随随便便就养个陌生女子做暖chuáng的,军中那群瘪三迟早镇不住,把她给拒了,又给她几间城北的宅子,当做钱财傍身。

可他到底是个到了年纪的男人,平日力气全用在嗜血沙场之上也罢,回到安定的京城,身体日日留着用不完的jīng气,初初将这些力气用在一个女子身上,心还没怎么想,身体倒先惦记起来。

左右不过是戏子,人又识相,赵骥也没必要委屈自己,这一来二去,两人就好上了。

她莲步走来,赵骥手敲着膝盖,等她坐在他身边,便径直把她拉到怀中,大掌揉着她的纤腰,笑道:“戏要是还想看,本王日后再陪你来,哭成这样,都像宫里那个没用的水做美人,要是被人听见了,还以为本王欺负你。”

镜里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