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崽不能,至少不应该/叔叔不能,至少不应该+番外

作者:蒸汽桃 阅读记录

《养崽不能,至少不应该/叔叔不能,至少不应该》作者:蒸汽桃

文案:

听说顾长浥回国的时候,姜颂喜忧参半。

喜的是他辛苦拉扯活的小崽子有了呼风唤雨的本事,成为众人翘首以待的上流新贵。

忧的是新贵跟他结过不小的梁子,而且据说雷霆手段,狠辣决绝。

姜颂是根家道中落的病秧子,却也是全商界想啃啃不动的硬骨头。

顾总跟这位不可一世的漂亮混蛋有龃龉,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要看姜家笑话。

果不其然,顾长浥回国没多久就住到了姜颂家里,肯定是要给他好看了。

人们盼着顾长浥欺负姜颂搞垮姜颂让他那张完美脸蛋沾满泪痕再哭着让他停下来。

顾长浥不负众望,全都做到了。

但是群众还是越看越糊涂:emm可能我说的欺负不是这种欺负?不是这种一边给你叔叔嘬红印儿一边打得他白里透红一颤一颤,完了怕弄得太狠他受不住又怕他没吃饱还得哄着揉的欺负,你懂我意思吗?

姜颂:需要这么多细节吗?微笑.jpg

驰名双标药罐子玻璃美人受 X 年下嘴pào山响疯批忠犬攻

“你非常爱他吗?”“我不知道。我不能容忍他,我对他恼火,我又一直想念他。”

——毛姆《刀锋》

原名《叔叔不能,至少不应该》叔叔只是一个称谓,实际上受也刚三十,1v1 HE

攻受年龄差八,互为爹妈(?我瞎说

排雷:

*架空世界有私设,【重要配角说话结巴】

*攻有边缘型人格障碍,是真疯

*受身体不好,非常不好,但慢慢会好的

受给少年攻当过监护人,无血缘关系,恋爱时都成年且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内容标签: 年下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颂,顾长浥 ┃ 配角:邢策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是徒然怀恨。

立意:能换得真心的,必定也是真心。

第1章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五弦琵琶在纸门后弹奏,榻榻米上烧着一炷白檀香。

姜颂随意地倚一张和室椅上,指尖微微一掸,金红烟灰在米色正绢上熏出两处黑斑。

他对面的中年男人正啜着一杯清酒,放下酒盅后朝他笑笑,“上次说的合作,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姜颂把烟碾了,轻轻咳嗽了一声,“楼盘不错,但是你挑的建筑商,恐怕问题有点多。”

“你说去年微博上那事儿?”杨广源微微撇了一下嘴,“工钱晚发几天就有人喊着要跳楼,虚张声势罢了。”

“哦?”姜颂咬着滤嘴,慵懒地抬了一下眼皮,“那工钱现在发了吗?”

“人都没了,还发什么?”杨广源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换了话题,“总体上,这家的工期最短,成本也低。小颂……”

“姜颂。”姜颂纠正道,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这盘我要,但合作还是免了。”

“诶诶,别急。”杨广源在桌子上叩了两下,纸门哗啦开了,露出一个抱琵琶的少年。

那少年只穿着一件玄色羽织,衣襟上的系带散着。

他把琵琶从身前拿开,雪色风光一览无余。

“合作这事也不急着说死,要是你还需要时间考虑,今天我们今天就当简单约个饭,聊聊天。”杨广源朝着少年比了个手势,“这孩子琵琶弹得好,手上的活儿很巧。”

少年从椅子上站起来,袅袅娜娜地朝着姜颂走过来,细腰一扭,就要在他腿上落座。

很轻的一具身子,姜颂任由他热烘烘地贴在自己腿上,半笑不笑地看杨广源,“这是什么意思?”

少年端起酒盅要喂他,“杨老板要我服侍姜先生。”

娇滴滴的,确实是尤物。

姜颂没接他手里的酒,只是极浅地笑着,“我怎么看你还是个孩子,音乐学院的学生?”

“你喜欢我是孩子,那我就是孩子。您喜欢我叫您什么?哥哥还是……”少年用气声说话,把那两个字说得极为轻浮:“……叔叔?”

姜颂脸上的笑意未散,只是眯着眼朝纸门扬了扬下巴,“出去吧,他给你多少,我给你双份。”

少年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掩上衣服快步离开。

杨广源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不喜欢这一款?那我把单子要过来,你自己……”

“杨总,咱俩也认识挺多年了,”姜颂抿着嘴唇笑了,一瞬间眼角的红痣艳丽得像是胭脂一点,“你怎么就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他把酒杯子倒扣在毛巾上,酒渍缓缓漫开,“酒里掺药,让我跟那小孩弄出点什么来?要用这点下三路拿我呢?”

“兵不厌诈,”杨广源并不完全否认,“但我也不会真害你,况且这笔买卖成了对你只会有好处。姜家现在也缺钱,不是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