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好梦+番外

作者:别君归去 阅读记录

《做个好梦》作者:别君归去

文案

记忆里的那个人,偷偷藏了很多年,原本已经忘却...梦醒时分,却又记忆犹新,想你念你...独自一人等一场永不落幕的戏,一个没有可能的你。

长路漫漫,谁会陪谁到最后,又要如何保证他不是下一个离开的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yīn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次帘.高榭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在哪,我想去找你。

立意:好好睡觉

第1章 雨

远山血色晕染,半天黑云半天雷鸣,沙场上浴血奋战的将士们,牟足了劲挥动手里的大刀。身上铠甲早以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身躯久久没能倒下。支撑他屹立不倒的是远在闺房之中的妻,病榻上的母,炕头旁的子。

“将军,撤兵吧,在打下去,兄弟们都没命可活啊!将…”一个断臂之兵见到次帘时,踉跄地跑上前,嘴里大喊着此等杀头之话。

“这战打不赢的!待在这就是送死!我想我老母,我想回去送她啊!…”

途中无人阻挠,有甚者起身帮扶。

次帘大半张脸满是鲜血尘土,但还是难掩神色忧愁,眉头紧缩,手里死死握着枪杆。

四周刀枪相撞之声如雷贯耳,本就是以少应多,胜算渺茫。可次帘不得不博,宜城次府里,家人性命受胁,这战他不得不打。

次帘嘴唇gān裂,欲要张口言说,一亲信急报,次帘移步营帐。

亲信面露难色,神情复杂:“爷可要受住了。”

次帘:“且说。”

亲信:“次府上下三百余人,今日游街斩首,为明日给将军接风洗尘。”

次帘:“你说什么!那齐弈当真如此做!”次帘眼里怒火灼灼,语气不自觉重了几分。

亲信骇颜,回道:“情况属实。”

次帘:“那还打个屁的战,走,现在回去!”次帘手握长。枪,跑到营外,翻身上马,冲着诸将士道:“你们打这战,可愿!”

众人默不作声,互相观察,这种卖力不讨好的事情有几人愿意做。朝廷威胁恐吓不说,就是家中大人还要受那些官吏白眼,心里有怨也只能憋着。

“不愿!”这一声,似比雷响,盖过其声。霎那间,回应声此起彼伏:“不愿!”

“不愿!”

“……”

次帘见此,道:“既如此,咱们便班师回朝!”

“好呼!——”众人庆喝,眼睛里都放着亮光,比起刚才士气更振。

眼下次帘一行人需要的是弃城池,冲出番敕兵的围堵,此去九死一生,但现在对于他们而言,放手一搏好过螳臂当车。

……

刀光剑影中,少年的嘶吼是回家的希望。

次帘首当其冲,率领众将士冲出敌围。

风chuī雨打中,伴着耳边弓响,马上之人第一次看清了对手是谁。征战数年,接连遇他,却未有一次相见。此次擦枪身旁,只见那少年双目猩红,嘴角带血。

马上之人勒绳后退,次帘携风雨在眼前一闪而过。恍惚之际,次帘已扬长而去。

次帘一路披荆斩棘,原以为将逃出生天…雷鸣电闪之间,白色大刀穿透次帘衣上盔甲。

嘀嗒嘀嗒…次帘瞳孔骤缩,从马上重重摔下,一口鲜血从心头涌上。

次帘神智逐渐涣散,背部吃痛,不知是谁踹了自己一脚。山间洪流冲下,次帘随其坠崖,浸湖。

“阿父…阿母,是儿子不孝…”次帘没了生的希望,心满是亏欠。

……

“那人可醒了?”一身着番敕军服的将领,在营帐门外向军医问道。

军医面露难色,回道:“失血过多,且在湖中浸泡太久,恐无力回天。眼下,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先生此话,可是没救了。”

军医闻声看去,行礼回道:“回将军,在下才疏浅陋,无以为力。”

“有劳先生了,既如此,便随便他。”

言毕,男人掀开帘幕,进到里去。看着塌上的人,细细观察。没想到跟自己打了小半辈子的人,竟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塌上次帘的脸被洗的gān净,肤白细弱,五官俊美,但一双剑眉却有不怒而威之感。

“次帘原来不是什么老头子啊,而且还挺好看的。”男人略带笑意,站在一旁自语。

帐外有报信者,男人离开帐里。前脚刚走,塌上的次帘,自然睁开眼,起身下chuáng,换上素衣,乘着夜色离开此地。

男人对于他的举动,只当做没看见。倒也不是放虎归山,只是现下宜城已是满城血雨,来日次帘归入麾下,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番敕太子奕子烀,此战主帅,对于次帘多少有些了解。见高榭对其上心,提醒道:“高榭,别多管闲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