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妃策+番外

作者:离亭晚 阅读记录

《唐宫妃策》作者: 离亭晚

她的祖父是大将军,外祖父是先皇。

她是被所谓“命运”玩弄的贵女。

十二岁,终于回到了梦想中的长安城。

只是没想到,等待她的居然是……

第一章 订亲了

大唐,贞元八年。很久很久以后人们会说那是公元792年。只不过郭木叶自己,却是绝对没有机会知道,她是792年秋天同那人订下婚约的。

她还记得清楚,那一年的八月,长安的天气依旧闷热得很,连风里都带着暑热蒸人的气息。

升平公主府的西院,丫鬟婆子都纳凉去了,木叶独自在闷热的小屋里,头顶着一碗水,紧紧咬着嘴唇,缓步朝前走。

三千五百一十九,三千五百二十……

她默数着步数。一定要坚持住,这样练下去,也许再有三两天,便能够像宫里来的教习姑姑那样平稳优雅了。

她是升平公主的二女儿,府上皆称她十二娘——是按堂姊妹之间的序齿排下来的,她还有个一母同胞的姊姊郭念云,只大她一岁,称作十一娘。

不过亲姊妹两个,待遇却完全不相同。

比如说,此刻前堂隐隐约约传来缥缈的丝竹声,她便知道念云必定是倚在父亲母亲身旁有说有笑的,而她却只能把自己关在小屋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今日是母亲的生日宴。因着升平公主是代宗皇帝最宠爱的女儿,是当今圣上的亲妹妹,皇亲国戚、文武百官无不来贺寿,只是,根本就没有人知会她,她是因为偶然听见丫鬟们的闲聊才得知的。

母亲不喜欢她。

当初母亲生她的时候十分艰难,她刚出生又有道士断言,说她命硬,克爷娘,需送到民间去养着方能化解。所以她自小就不在父母身边,半个月前才被接回公主府——十三岁了还在学最基本的贵女礼仪。

倘若是许多年后在大明宫里做了贵妃的那个她,也许会一瞬间便想明白那许许多多的事,然而此时,木叶只觉得郁结难舒,只得一遍一遍得熟习礼仪,摒弃杂念,努力把一切都做到极致完美。

木叶一边走,一边微微侧目看铜镜里的女子。那女子脸色酡红,碎发被汗水粘在鬓边,姿态却倔qiáng地维持了高贵典雅。

脖子已经僵硬如灌进了铜汁,她依然固执地跟自己打赌:走满五千步,便能够改变这令人烦恼的现状。

其实不过是骗骗自己罢了。

屋子那样小,几步便走到了门边,优雅地转身——

“咣当!”

门忽然被人推开,木叶猝不及防,头顶上的碗碎了一地,水溅了她一裙子。

木叶险些跳起来,只见一个穿着鹅huáng色褙子的小丫鬟急急忙忙地扑进来,进了屋犹自抚着胸口呼哧呼哧大口喘气。

她刚好数到四千九百九十九,轻叹一口气,“做什么毛毛躁躁的,摔我一只好瓷碗!”

这个叫茴香的小丫鬟急得结巴起来:“十二娘还……还顾得上什么瓷碗!前堂……前堂……”

木叶在桌上倒了一杯水给她:“不急,慢慢说。”

其实她心里也是有几分紧张的,不然也不会遣茴香去前堂探消息。虽然她在府上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可毕竟还是嫡女,母亲不必这样排斥她。这样的盛宴不叫她去,只怕是有些其他的道理。

茴香接过水一仰脖子喝gān,却奇迹般的一句话抓住了重点:“刚才在前堂,公主给十一娘、十二娘订下了亲事!”

亲事?木叶的心登时如同被细细的绣花线悬在了空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是谁?”

嘴上这么问了,其实长安城里的公子王孙她并不认得,便是听说的也不多。

“公主给十一娘订的是广陵郡王,十二娘是舒王,已经换过庚帖只待下聘了!”

舒王。她是知道这个人的,并不是驼背秃顶,也不是七老八十,于是心轻轻地放了下去,看来母亲也未十分苛待她。

想了一想,又问:“这事当真么?”

“怎么不真,奴婢方才就站在公主身后递茶水,听得一清二楚!”

木叶“嗯”了一声,却又没声没响地坐下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茴香却一跺脚,又着急起来:“公主给十一娘订的可是贞元第一公子,十二娘怎么还能坐得住啊!”

是了,广陵郡王是太子殿下的长子,年方一十五,据说相貌十分俊美,又十分聪敏颖悟,皇帝陛下都十分喜爱他,隔三差五便召去宫里伴驾的,坊间便有了个“贞元第一公子”的诨名,自是良配。

木叶有点好笑地看向她:“不然呢?我去大闹母亲的寿宴,或者求姊姊把她的如意郎君让给我么?”

“这……”茴香一时语塞,撅起嘴咕哝道:“可外头都说舒王是瘸子,他年纪又有咱们十二娘两个大,还是个武夫,嫁过去还只能算继妃。而且听说……听说前头那个舒王妃是中邪疯魔了,自己拿腰带去悬梁自尽的,多吓人……”

上一篇:解甲下一篇:春花满画楼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