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宋送外卖

作者:何所尽 阅读记录

《我在南宋送外卖》作者:何所尽

简介:

白果羊肾粥、阿胶白皮粥、山楂粥、补中益气粥、补肾木耳腰花粥、甜浆粥、脊肉粥、番薯粥、胡萝卜粥、熟地粥、枣仁龙眼粥、燕麦粥、苏蜜粥、绿豆粥、胡桃粥、红豆粥、薏米红豆粥、百合薏米绿豆粥、皮蛋瘦肉粥;千层饼、月饼、炙焦金花饼、rǔ饼、菜饼、胡饼、牡丹饼、芙蓉饼、熟肉饼、jú花饼、梅花饼、糖饼;糖糕、花糕、蜜糕、糍糕、蜂糖糕、...

第1章 柳含烟

临安的chūn天,是真的美好。幸运地,这一个美好的故事也开始于临安的那一个chūn天。

西子湖畔,入眼惟有绿槐高柳嘉木遮荫,入耳惟有新蝉鸣声乍响乍歇,入心惟有朱楼高阁花团锦簇,入骨惟有风荷摇影水光清澈。叹这太平盛世的人间天堂,谁人能不爱上?

淳祐八年,四月四日。

“河桥柳,占芳chūn,映水含烟拂路。几回攀折赠行人,暗伤神。”

“乐府chuī为横笛曲,能使离肠断续。不如移植在金门,近天恩。”

“河桥柳,占芳chūn,映水含烟拂路。”

从小在临安城南长大的白栎,在这个迷人的chūn天里,捧着一本诗卷,津津有味地在西湖边读着。

“这首词写得虽美,可是为何会把chūn天的柳树比作烟霞呢?这个比喻,究竟有何深意呢?”

走到曲院风荷的邀月亭侧时,只见一青衣姑娘正提着只天青色小罐,屈身以小银勺将湖内荷叶的凹蒂里所积存的夜露舀至罐中。

一次仅舀一滴,以此反复舀了几十次,方攒得一捧耳。

白栎心中甚是好奇,便一直躲在树后细细窥之。只见那青衣姑娘舀好后,起身返至邀月亭,又轻缓地将采好的荷叶露水与一琉璃瓶中的露水稀释几分后,方端给坐于亭中的一位白衣女子抹于面上。

“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姐,连抹个脸都这么讲究!”

待为白衣女子清了面容后,青衣姑娘又捧出把鸭形小熏炉,将琉璃瓶中的露水滴入其中,熏出的茉莉芬芳,令躲在远处窥探的白栎也不禁为其馥郁所醉。

许是为芳香所惑,白栎不觉走出树后,追至亭前,这才得以见到那白衣女子的花容玉貌。

也不过就是一分犹带宿酲睡颜的慵懒无力,也不过就是一分倚栏松髻坠钗的枕霞香腻,可就是这两分美,却美过了西子湖水碧玉颜,美至了臻境。

白栎如失了魂一般,忍不住再上前一步,却正好对上白衣女子也抬眼瞧住了她。

是清澈如西湖湖水的眸子,是纤长如西湖垂柳的修眉,是多情又恻动的烟霞之梦。

此情此景,有诗为证:花不尽,月无穷。此时愿作,杨柳千丝,绊惹chūn风。

“我好像明白什么叫做柳含烟了……”白栎痴愣在原地。

白衣女子有察,轻声笑问:“这位姑娘,可是有何困惑?”

白栎婉婉上前行礼道:“小女结缘而过,只因被姑娘这茉莉花露之香所迷。不知姑娘可否告知小女,此花露是在何处购置的?”

“此露是不才以橘叶、海棠和茉莉所调制,淡比初融雪,清于乍释冰。世间他处,绝无复品。”

白栎叹道:“呀,原是如此珍惜罕有之物……”

“姑娘既是结缘之人,不才自当送你一瓶。”白衣女子唤向身旁的青衣姑娘道:“沁微,将那一瓶以雪纱裹好,赠与这位姑娘。”

白栎忙推脱道:“这怎么好意思,小女实在……”

丫鬟沁微道:“姑娘,这是我家先生一番心意,就收下罢。”

白衣女子抬手示意无妨,白栎仍搔首踟蹰了许久,方为沁微姑娘的抚慰之语所劝服,收入了囊中。

沁微忽瞥见白栎手中的一包茶袋,笑道:“咦,姑娘你也买了我们家的茶叶?”

白栎道:“姑娘是说这如意楼的茶叶么?全临安城谁人不知,如意楼的茶叶最是绝妙的。诶,莫非姑娘你是?”

沁微骄傲道:“我家宁先生正是如意楼的大掌柜。”

白栎惊喜道:“哎呀,白栎今儿真是太有幸了……也难怪,如意楼就该是宁先生这样神仙般的人物才能经营的。”

宁先生道:“姑娘实在过誉了。欢迎姑娘有空再多来鄙楼逛逛,不才每逢初一、十五会在堂前为客官沏茶,若有机会,可让不才亲自为姑娘点一盏月兔新芽。”

白栎拍手道:“那实在是太好了!小女对茶艺一直很有兴趣,只可惜没有机会深入学习。若先生肯赐教小女一二,简直再好没有。”

沁微不禁打趣道:“姑娘若对茶艺有兴趣,不如到我们如意楼来做茶女吧。包吃包住,待遇丰厚,每日只需工作三个时辰,月钱便能有一千文钱呢,全临安城再没有哪个茶楼能有我们这样大方的掌柜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