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番外

作者:风溯溪 阅读记录

追赶

作者: 风溯溪

圆一个遗憾梦。

长发不爱说话内心戏极多受x短发懒得说话懒得想攻

HE

更新......我努力。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彴,榆约 ┃ 配角:于游,夏安得等等 ┃ 其它: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一句话简介:破镜,难重圆么

立意:社会主义姐妹情

1、一

现在已经是清和四月,天还是冷,虽不像寒冬腊月那样刺骨大风刮脸疼的冷,天上却还飘着鹅毛般的大雪。

两个人影,一大一小,一低一高并排站在雪地里。她们身后深深脚印被接连而下的雪慢慢填盖住,只能隐约看到浅浅的印子。

冬天的树枝像是枯死了一样,一点雪就能把它压弯压折。树枝不一会儿就承受不住雪的重量,簌簌的往地下掉,回到大家庭中。

其实下雪天本身是不冷的,只是不知怎么地,今年格外的冷。

周围万籁俱寂,连雪都是无声的下着。

低的人突然大声喊了一句,“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在她的侧方,高的人面无表情,甚至都没看她一眼。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话是不会说下去了,可低的人天生有些愚钝,看不出来异样,总想再说点什么来更明确的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可又不会说话,嘴巴一张一合,什么也没说出来。

高个子的人沉默好一阵,开口说道:“别这样。就这三个字,却比天上下的雪还要让人冷上几分。

低的好像因为这三个字更加激动了,她转过身用手抓着高的衣袖,声音极颤抖,像是被这大雪的寒气得似的,“不……不行……不行……”

啪嗒,啪嗒——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在雪里,把雪融化了一小片,化了的雪迅速结成冰,继而又被飘下的雪盖住。

低个子手还是死死揪住高个子的袖子,生怕她走了,逃了,不要她了。

她的头低低地抵在高个子的胸前,眼泪像bào雨天从房檐上滚落的雨水,一滴一滴不断的滴在雪上,雪化了又结冰又被盖住。

高个子也不动,任由她哭的撕心裂肺。可时间长了,高个子不耐烦起来,稍稍用力把她抓着袖子的手甩开,一句话没说转身头也没回的走了,只留低个子一个人在雪中凌乱。

白彴头猛地往下点了一下,旁的于游用手碰了碰她,“别睡了,快到了。”

奈何白彴实在困得不行,只懵懵的哼了一声又睡过去。

于游无奈,叹了口气闭上眼靠在背椅上。

这下梦接不上了。

说是闭上眼睡过去,白彴还是有点意识在的。

是梦啊……也好……如果……如果不是梦,我也不敢……这样说……说……说出来……吧……

就这样白彴乱想一会,意识又断了一会,再接上继续乱想,一路上断断续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宿舍。

白彴在邢台上大一下半年,学校组织到全国各地外出学习。

那么多的地方,偏偏就是白彴来到厦门,不知是不是老天在开玩笑。

虽说厦门也不是一亩三分大,但怎么也离她近了好些,四舍五入算是在同一个地方了。

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平时白彴回想不起来的事和察觉不到的情感像cháo水般涌来,越是触景感情。

下了车,天已经黑的看不见人。

也许是是晚间的凉风chuī走了白彴的感情伤怀,又或者是那情绪本就留在了车上,白彴心中顿时开阔了不少。

虽说他们来的是厦门,大都市,但真正学习的地方是在一个具有浓郁风情的小镇,挨着市区却不受影响,安静的很。

外面已然黑暗一片,只有一两点灯光亮着。

白彴从后备箱拿出行李箱,看见于游正站定看着一个地方。

她走过去,顺着于游目光看去——夏安得和接待的服务人员聊的正嗨。

“她真是……”是个男人就不放过啊。

于游自言自语的说到。

她没察觉到白彴在她身后侧,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猛地,她一回头,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

于游手舞足蹈,激动的说:“你gān什么啊!大晚上的在人家身后站着不说话!吓死我了!”

白彴拍拍她的后背,然后冲夏安得挥挥手,“走啦!”

夏安得心放在服务小哥那里,根本没听到白彴叫她,服务小哥提醒她,她才看过来。

随后屁颠屁颠拉着箱子跑过来。

三个人走到楼下,白彴和于游前脚刚迈进楼,后脚还没抬起,夏安得又倏地转身,朝着小哥方向拜拜手。

小哥离的虽然很远,却看到了这边,也回了摆手给她,夏安得才满意的进了楼。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