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番外

作者:旄丘 阅读记录

《飞鸟》作者:旄丘

作品简介

我要赢 也要你

穆黎×许景亦

阳光直男篮球运动员攻×美qiáng惨田径运动员受

许景亦对田径队走后门进来的穆黎十分不满,不满轻易就能跑出自己已经没法到达的成绩,也不满他每天在学校里像只金丝雀一样花里胡哨,可不曾想,一次争执,一场大雨,让他把自己的脆弱bào露。

许景亦似乎是腐烂的尸体,在冷却前最后触碰到一丝温热,从穆黎用很多爱、很多光,像神邸降临般的模样靠近自己、拥抱自己、分给自己爱和光那一刻开始,他的每一根刺、每一次刺耳的歇斯底里、每一次无助艰难的哭泣,都被穆黎毫无保留地拥抱了。

穆黎好像总是有用不完的làng漫。

一只在缥缈中舔舐伤口的飞鸟,背负着沉重和巨大,企图用血肉挣扎着飞向不知何处,另一只羽翼漂亮闪耀的飞鸟栖息在他身旁,他想帮他舔舐伤口,用最柔软的动作拥抱他,替他拨开遮在眼前的云雾,露出泄漏在云间的光,但是光好刺眼,他总是在退却。

第1章 最花枝招展的家伙

天倒是蓝得很,特别是早训这六七点钟的时候,郁郁葱葱的树叶间探去眼神看云,入目只有一片澄澈的天,穿梭来往的公jiāo车慢悠悠晃在大道上,早上这会车特别少,用不了多久就到了学校,但许景亦依旧是今天到的最晚的,因为早上路过煎饼果子摊的时候,他没忍住买了一个,被学校门口那个烦人的保安给拦住了,硬是要他吃完才给人进来。

许景亦吊儿郎当推开门,一屋人神色各异,特别是唐易融,见着许景亦进来,向他投来一个有苦说不出的眼神,许景亦把校服外套从身上扒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简单白色短袖:“gān嘛?今天又要多跑……”

眸光在接触到角落里,挺直背站着的穆黎的那一刻,瞬间僵住,眉几乎是下一秒就皱了起来,冷冷吐出一句话:“他怎么在这?”

吴教练恰巧泡好茶,推门进来:“哎景亦你来了啊?那都来齐了吧,来来来,跟你们介绍一下。”

他朝穆黎招了招手,介绍道:“这是穆黎,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从今天开始他跟咱们田径队训练。”

穆黎是隔壁校篮球队的队长,跟田径队几个都认识,学校运动场地就那么点大,每天训练的时候两个队总能找到个什么理由互相冲撞起来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是关系不太好罢了,穆黎顿了一下,还是抬手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大家好。”

没人回应。

还是许景亦先开腔的,说话就跟吐子弹似的冲:“凭什么?他跑哪个项目?”

吴教练慢条斯理抿了一口茶,说:“五千米。”

许景亦面色一僵,重复问道:“凭什么?”

“穆黎篮球队每天都在跟训,身体素质很不错,今天开始你就和景亦一起做五千米的日常训练。”吴教练没过多理会许景亦的情绪,他后半句话是对穆黎说的。

跟对方不服的刺儿头眼神对上时,穆黎挑了挑眉。

看来有人不想呢。

“高一进田径队要经过三轮筛选,他穆黎是什么人,轻飘飘想进就进?”唐易融边收拾训练器材,边在许景亦耳边念叨,“我听说穆黎他妈请吴教练吃了好多次饭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塞了红包,靠,有钱就是好啊。”

唐易融见许景亦发着呆,用手肘捅了捅他:“想什么呢?”

“吴教练知道我最近五千米测试的成绩吗?”许景亦突然开口问道。

“不知道吧,他最近不是忙篮球队的事情吗?哎呀你别想这么多,顶多派穆黎跟你一起去比赛,不可能顶替你的,他也跑不过你啊,我们还指望你再拿个新纪录回来呢。”

许景亦眼神逐渐涣散,没头没尾应了句恩。

早训的时候许景亦又测了一次五千米。

许景亦高一进田径队的时候本来跑的是四百米的项目,但他速度不够快,比起队里其他人并不出彩,勉qiáng跟了半个学期的训练,都没确定到底跑什么项目,一次晚训,吴教练让他们测五千米,许景亦一下就虚了,因为他从没跑过长跑,就连初中的一千五也是极限了。

谁知这一跑,直接给他挖掘出了惊人的耐力,调整呼吸和节奏之后,跑下来的成绩直接把原来的五千米专业选手给比了下去。

这是许景亦第一次被当作璞玉。

自那以后,他的专项就确定为五千米了。

“呼——呼——”

许景亦盯着面前的跑道,保持着两步一呼两步一吸的节奏,他手臂甩得有些酸痛,脚下的步子渐渐机械,他左手手臂上的手表在不停计时,数字如同心跳声般飞快跳跃,许景亦眼睁睁看着数字跳到十九分钟,一种熟悉的窒息感涌上胸腔,许景亦发出一声近似低吼的喘息,脚下猛然顿了下来,手臂无力甩到一侧。

上一篇:藏不住下一篇:换心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