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是病美人+番外

作者:富小乖 阅读记录

帝后是病美人 作者: 富小乖

文案:

三年前,一袭白衣的仗剑少年名震江湖,凭一己之力破yīn谋、斩邪风,救万民于水火。之后,少年销声匿迹,谁也不知其去向。

三年后,扬州多了一个病弱貌美的富家小公子,沈府上下都将他视若瓷娃娃,生怕他磕着碰着。

一日,小公子难得出门,不料与兄长走散,被人纠缠之际,遇见一个面容冷峻衣着华贵的男人。没成想这人不仅身份不菲,而且从此yīn魂不散。

夜黑风高月圆之时,某人擅闯沈府,亮出jīng妙剑法,将众人宝贝的小公子拐跑了。

沈府大公子:登徒子!放开我弟弟!

白切黑清冷攻vs大事jīng明小事糊涂剑痴病美人受

人物背景架空,故事均属虚构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犀,云翼 ┃ 配角:预收文:太子殿下的宠猫[穿书] ┃ 其它:预收文:豪门恶少的小美人鱼[重生]

一句话简介:大尾巴láng和披着羊皮的láng

立意:奋斗拼搏要趁早,不负青chūn好时光

第1章

三月的扬州,正是繁花似锦,沈府中当属后院的桃花林开的最盛,枝理相连,铺天盖地一片粉霞。

说起沈府,那是扬州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单是看家护院的人就比知府衙役还要多。每日申时,府上的护卫便会聚集在后院练剑,名为训练,但府中上下都清楚个中缘由,此番作为全因后院厢房中的小公子。

自三年前,小公子被接回府上,不久他们便有了申时练剑的规矩,说白了就是给小公子看着解闷儿的。侍卫们非但没有埋怨,反而很是卖力,个顶个的都是打心底里想哄小公子开心。

院中有规律的响起长剑破风之声,不远处的厢房窗子缓缓打开一道缝隙,推窗的人犹不知足,又将窗子推开了些。

窗外台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草蚂蚱、木雕还有小孩子爱玩的风车。紧接着,这些东西就被人一一拾进去。年轻公子把玩着木雕,修长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木雕虽然刻的粗糙,他却是爱不释手。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桌子上放有一只空了的青瓷碗。三年来,他终日与药为伴,鲜少有出屋的时候,即便是出了屋子,也只是在后院驻足片刻。每日开窗的时间是有规矩的,最多不能超过一个时辰。

他每次开窗,都能看到台子上放着一些小物件,这些东西都是府里的人从外面搜罗来的,虽说不值几个钱,但多少能带来点慰藉,好像是他自己去集市上转过一般。

初chūn的风犹带着一丝寒凉,让窗前的人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主子,该关窗了,小心着凉。”

小厮进门时,瞧见他还坐在窗前,算了算时间,早就超过一个时辰,赶紧上前关好窗子。他家公子的身体可是受不住贪凉,稍稍不注意可能就要大病一场了。

见满园chūn色被关在外面,凌犀可惜的叹了一声,转头道,“大哥都说过了,我可以多看一会儿。”

底下伺候的人对凌犀可谓是百依百顺,唯独一件事上坚持的很,那便是沈府的生存准则,小公子不能凉着不能热着,也不能累着,药必须按时喝,饭要顿顿吃。

小厮低眉顺目,收拾起他方才把玩的物件,“是,公子您身体好多了,大公子是说过您可以多开一会儿窗子。但现在天气还不够暖,等暖些,咱们再开久一点。”

凌犀抿了抿唇,回到榻上坐着去了。

听听这语气,一个两个的,都拿他当三岁娃娃哄。

“小仲,过两日是不是要到彩灯节了?”扬州的彩灯节,他是只听过,没亲眼见过。谁让他被接回来时就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大哥怎么可能放他出府去。

小仲闻声抬头,对上那双清亮的眸子,仍是禁不住恍神。他已经在凌犀身边伺候三年有余,按理说早该习惯了,但每次还是会被面前人惊艳到。他曾经听旁人提到过含情目,当时他并不明白如何的眼睛能称得上如此,直至见到了凌犀。明明此人只是很平常的看过来,却让人觉得是误入了一汪清泉,秋波盈盈像是含着柔情,不知不觉心甘情愿的陷进去。

“回公子,是到彩灯节了。”小仲忙低下头,收敛心神。

凌犀拿起chuáng头的书册,随意翻看几页,“你说,大哥会不会同意让我去街上转转?”

小仲啊了一声,心道难怪自家小祖宗突然问起彩灯节,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于是赶忙将他的危险想法扼杀在摇篮里,“大公子肯定不会同意的。”

凌犀不置可否,专注看起了书,好像方才的念头只是他一时心血来cháo。

上一篇:距吾三尺矣下一篇:君宠难为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