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鲛妻+番外

缚鲛妻

作者:无边客

文案:

封建严苛大宗长攻x小鲛人受

——你兴风弄làng,我弄你。

大眼仔@一条不愿意透露笔名的咸鱼

溥渊:封建严苛大宗长。冷情绝欲。人不该有世俗之欲

兰皎:貌美身姣小鲛人。遵循本性。鲛性本魅……

某日。

封建。溥。断情绝欲。渊:那些烟花相柳的人扭成什么样,低俗污秽,媚男成风。

转头就看到了漂亮飞扬的小鲛人在水中扭开了,比làng花还软,比水还轻柔。

不做作。兰。勤奋好学。皎:“我这样扭成吗?鲛不媚男,媚你。”

异族宗长:“鲛人魅术,不过尔尔。”

小鲛:“……咿。”

后来,小鲛妖坐在最年轻的宗长怀里吐泡泡,散发着异香的薄软鲛绡将宗长一点一点蚕食。

小鲛人宝石蓝的眼眸盯着男人:“你流了好多汗。”

“嗯。”

咿,说好的坐怀不乱,鲛妖祸人呢。

年轻的异族宗长,身乱了,心也乱了。

*

“人生百年,梦寐居半,愁病居半,襁褓垂老之日又居半,所仅存者,十一二耳。”①

“小鲛,凡人时岁短暂,除去生老病死,职务繁碌,所余年岁无几,我念你都来不及,怎舍责备于你。天高海阔,世间没有一处可困缚鲛的一生,望你嬉之喜之,自由无束。”——溥渊

①引自蒋坦《秋灯琐忆》

立意: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皎(小鲛)、溥渊|配角:|其它:禁欲X纯欲/布衣生活/情有独钟/鲛人

一句话简介:投喂一只漂亮鲛人

第1章

巨làng翻天,猛烈的狂风险些将渔民chuī倒。

渔民把风chuī开的灶柴屋门艰难地重新关好后,身形颠倒地重新回到屋内。他把门板压得严严实实,木栓挂了两条,望着门内淌进地面的水,摇头叹气。

海岸渔民过的是靠天吃饭的日子,平日心愿就是风调雨顺,出海时能遇到个朗朗的好晴天。而他们海岸一代的渔民连续半个月未能出海,外头连绵不绝的雷声bào雨阻断了他们出海的渔船。

渔民又检查了屋内所有地方,凡是漏了缝隙的皆用gān枯的草滕堵得严严实实,省得大雨积聚的水蔓延后把他们的屋子冲垮了。

“作孽啊,这雨何日才能停下。”

走出来的妇人看着老伴摇摇头,面色忧虑:“大伙儿说是有海妖作恶。”

西南一方的海岸妖风狂骤侵nüè,卷起的水làng有数余丈高,bào雨磅礴,天际闪电相jiāo,如此雨势,已持续连日有余。

曲黎族百年避世,历任宗长管辖曲黎境地,全族盘踞在青海一带。近十余日天现异象,有人扬言是触怒了雨神。

又过几日,族中不知是谁传出天现异象并非天神发怒,而是鲛妖作祟。

专供祭祀海神的神庙外聚了族内大半壮年男子,谣言相传不过到半日,族人便决心乘着狂风骤雨下海捉鲛妖,以排后患。

捉鲛妖的口号越喊越齐,震破神庙,此时天际撕出一道长长的口子,仿佛张牙舞爪的鬼,吓得躲在屋下的孩童尖叫连连。

神庙内族人争得不可开jiāo唾沫齐飞,刺目的闪电从天幕撕开一道口子,白光闪现,族人纷纷闭口,看着走进来的年轻男子。

男子身躯高大,深邃的眼眸犹如海神威严,清冷凝肃,左臂似蔓藤散开的纹形延续至腕处,手上持蛟龙木杖,目光竟与蛟龙杖上的龙目一致。

清冷眸光淡淡向争执的族人一扫,静如雅雀。

溥渊沉道:“继续说。”

曲黎族内没有人不畏惧这位上任不过两年的宗长,迫于宗长的威慑,顷刻后才有人壮起胆子,断断续续把捕捉鲛妖的计划如实托出。

溥渊目光无喜无悲,蛟与鲛同音,前者是他们族百年来供奉的海神,而后者不过是与海神相争,侵占海域的邪物恶妖。

这些鲛妖尽管已被镇压百年,如今族人依旧谈之色变,欲除之后快。

而数百年下来,除却族史上仅有的两次记载,鲜少有人见过鲛人真容,何谈除妖。

溥渊不像往任宗长顽腐愚昧,淡声把聚集的族人遣散离开,未让宗仆跟随,兀自前往祭坛。

雨帘纷纷,渐渐远去的背影在水色中忽明忽暗,雷声如鬼妖作祟,这位年轻的宗长始终没有变过脸色。

数尺外的海域上,狂风巨làng的中心一道蓝色光影闪现,光影畅快自如的穿梭在水làng中,乌黑如藻的发随波làng浮动,dàng漾出摇曳美丽的弧度。

蓝影一晃,闪电照亮的海石之下,渐渐探出个脑袋。

一个鲛人,百年难见的鲛人。

小鲛人迎来了他的成年雷劫,连日来的bào风雨对海岸的族人而言是灾难,可却是属于他蜕变的洗礼。

上一篇:缚龙为后下一篇:息兰木骨

无边客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