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兰木骨+番外

作者:想放假 阅读记录

《息兰木骨》作者:想放假

文案:

毒圣息兰养了一只兔子一样的徒弟,不敢养蛊不敢下毒也不敢杀人,听见风chuī草动就能吓得撒腿就跑,说出去都不好承认是他教出来的。

但就是这样一只兔子,有一天居然胆大包天地咬了人,他这个被咬的人还没说什么,咬人的兔子自己先吓跑了。

于是毒圣大人只能咬牙切齿地逮兔子去了。

第1章

“木骨——”

“师尊?”我听见自己应了一声,等了一阵,那边又不见有声息了。我担心那人又觉哪里不舒服了,只好放下手里的活,往院子后面去了。

走到后面才知道什么事情也没有。而那个“罪魁祸首”正枕着手躺在竹椅上,悠闲地晒着日头。听见我这边的动静了,眼神才漫不经心地缭过来,随即兴师问罪道:“叫我什么?”

我不答。

于是他又顾自道:“屡教不改。”

含嗔带俏,眼梢流情。

自他练功出了岔子变成这般模样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只是我尚未习惯他的这般亲昵,瞬间便被这一眼瞧得赧然,不由移开眼、稍避了他,又稳了稳胸膛里那颗猛地疾跳起来的心,这才轻声唤道:“……息兰。”

“罢了。”只见师尊叹了口气,似是觉得我的表现太过寡淡,我正无措,又见他展臂伸手,朝我道:“过来。”

我不敢再看他的表情,依言走了过去,被他一把揽到怀里。

“师尊!……”我僵着不敢动。颈侧温热的呼吸深深浅浅地洒落,燎得我那小寸皮肤直发烫。正坐立难安间,又听见颇为感慨的声音传来:“怎么还这么害羞啊,我们也没少、唔……”

我忙捂住他的嘴,不敢再听他胡言乱语。

我瞪着他,他也看着我,在我还没反应之时,手心已经被烙了一个灼人的吻。

我一时顿住,也不知是将手收回来还是就这么捂着。若是收了,又怕这人胡言乱语;若是不收,这人恐怕也会得寸进尺。

果然,被捂了嘴的人笑眼一弯,我的掌心便传来一点湿润。

我倏地将手收了回来,蜷回的指尖缩在掌心,点在残余着触温上。

他弯了弯嘴角,正要说话,院子外忽然传来一声呼唤:“尊主——”

这一声呼唤突如在我心间炸响的惊雷一般,瞬间劈醒了我的神魂。

我猛地睁开眼——

眼前的帐顶是熟悉的、chuáng边灯盏的剪影是熟悉的、甚至连漏在窗棂上的月光也都是熟悉的,然而我却迟迟没能从梦中回过神来。

……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之前的那些事了,只是自云杏庄回来,那人又开始频频入梦。

我十二岁时出过意外,丢了那之前的记忆,直至今日,也只是偶尔能想起一些模糊的片段,知道父母双亲是父母双亲,记起一些他们在我幼时悉心看顾我的画面,然而除此之外,却也不多了。于是我这一生更像是始于那一个冬季——那日我久违地随着一些人走出了我蜷缩已久的地方,迎面的yīn风让我打起寒颤。绵绵的冷雨像刺骨的针,刺得人骨髓生寒。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见到央城之外的冬天——yīn冷跗骨,这便是我对它的全部印象了。

我睁着眼到了天明。直到院子里响起蹑手蹑脚的洒扫声,我才坐起身来。

外头大概是有人一直听着我的动静,很快有人闻声而来。很快,宁飞的声音隔着帘帐传来:“少爷,可是要起身了?”

我应了一声,他便自外面替我打起帘子。他伸手要来扶我,我避开了,自己起了身。等穿好衣裳,坐到了镜前,才吞吐着道:“……先前托你问的事,可有什么消息?”

宁飞在后面打理着我的头发,闻言也不甚在意:“打听到了,少城主他们请来的那个蛊医前几日便走了,不过少爷若是觉得新奇,想见见这异族人,我让人去追回来便是。”

我忙摇头,忘了宁飞在后面正帮我梳着头,便被扯了一扯,只好又讪讪地拐了回来。

“不必了……只是问问。”

“是。”宁飞答了,又安静地替我梳整。

我静坐着,心里盘旋着方才听到的消息,渐渐走了神。

走了……

走了好啊。

我松了口气,正要再宽慰自己几句,但旋即心头涌上的酸涩却好像真的泛到了我嘴边,叫我尝着了那苦涩滋味,顿时让我失了语。

我的心绪倏然便乱了,仓惶起来,手忙脚乱地要将这股突如其来的失落掩盖下去。我如今哪里还有脸面去觉得失落……

忽然有些忽远忽近的呼唤,朦朦胧胧地,不知道在哪里传来,直到一声清晰无比的“少爷”炸在耳边。

我赫然被吓了回来,猛地向着那声音的来源处看去,睁大了眼:“什、什么事?”

上一篇:缚鲛妻下一篇:寻风月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