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清秋

作者:软梨really 阅读记录

《念清秋》作者:软梨really

文案:我本低贱如尘土,你将我温柔扶起。从此满城风雨,众生皆过客,我眼中只剩你一人。许沛林,我在心中唤你千万次,年少的心只为你一人悸动。爱你是花架上呼啸过的秋风,爱你是开窗便触手可及的栀子,爱你是冰天雪地中为你诞下爱情的种子。我能许身于你,成为你唯一的妻,也算圆了我对你的倾心。但爱不会永远清澈,亲手植下的花终会结果。如果开始便是错,那就由我了结我的相思。南风若能解我意,我祈愿上苍此后锦书休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妙(红香)许沛林 ┃ 配角:孟霜卿禹隐帆杜易笙丹儿阮籍阮适行 ┃ 其它:许嘉曼许嘉禾

一句话简介:第一视角下的nüè恋

立意:对抗宿命,追求爱情

第1章 寻寻觅觅—初见

我来到这人世间,恍然已过了数十载。如今暗暗在心下品味,竟猛觉如梦如幻。我风光大嫁给了自己最爱的男人,婚后夫妇二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他疼我入骨,我视他如命。

不久我生下一子,夫君心悦不已。苦思冥想后,将小子唤做冰儿。他说为了纪念我冬日分娩时为冰儿遭了不少的难。不过几年,我们又得了一女,小女牙牙学语、冰雪可爱,夫君亲自教她学步,将她取名为卿卿,心爱吾儿。

记得与夫君的初遇。那时候我身在花盈楼,是身份低微的花jì。那时的我叫红香,自幼在花盈楼长大,跟着乐师学琵琶。宝妈妈使坏将我的初夜以十两银子卖给了京城中有名的纨绔子弟——赵三公子。

我颤悠悠地抱着琵琶进入天字号厢房,赵三公子似乎是不耐烦了,没等我弹完一曲,便粗bào地一手夺了我的琵琶,随意向角落一丢,一言不发的钳住我的手腕拖着我向内室而去。

他半揽着我,qiáng行给我灌下三大杯清酒。清酒入口冰凉,但一杯下肚,却能使人浑身烧得发热,辣辣的液体从咽喉一路烧到了食道。

“赵公子,我我不会喝酒,我不想喝了。”我怯怯地开口。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放下酒杯,揪住我的衣领。然后一脸认真地低头把玩衣服上的流苏。

感受到他手心传来的温热,我小心翼翼尽量不被注意地用手护住了腰间的盘扣,似乎这样就能避免他解开我的衣服。然而这样的保护在他眼里显然不值一提。

“哦,那既然这样,”他略微停顿“我们不喝酒了,gān些别的事吧。”

他的话,让我心中咯噔一跳,手心开始冒出冷汗。他的手覆上我的腰,直直地盖在我护住的盘扣上。然后毫不费力的一点点掰开我的手,做这些动作时,他的表情甚至没有一点变化,还是带着不屑的淡笑。

清酒的后劲一下子上来了,我的头直冲进一股热血,视线也模糊了。迷糊间,我身上的绸布已被撕了个gān净。我哭闹着反抗,努力守住身上仅有的几件轻薄的衣物。

我突然想起欢香姐姐,当初她就是被几个公子哥们轮流玩弄而死的。恐惧像蟒蛇裹住我的脖子,几乎令我窒息。于是我拼命甩开他不安分的手,声音断断续续地呼救。

赵三公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再是淡笑,而是扬起了更大的弧度。他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埋下头狠狠咬住了我的小腿,几乎要将肉咬了个gān净。是一阵刺痛从皮传到肉直通骨髓,冷汗从后背渗出,我越发害怕,叫喊已带上了哭腔。可是在花盈楼这样的呼救有用吗?

当初云香姐姐也是这样叫着,嗓子都咯出了血,却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宝妈妈甚至还把厢房上了锁。眼泪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声滚出,我的眼中是一片无助的迷雾。赵三公子笑着,轻狂中透露着不屑,他一把扯上我的小腿肚,把我拉到他身下。

他的笑容无时无刻在刺痛我,仿佛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个可以随意捏死的玩物。我死死的瞪着他,怨恨突如其来地充斥了我。可我有什么可怨的呢?这就是作为一个花jì本该有的宿命,我绝望地侧过脸留下一行清泪。

正在这时许沛林,也就是我未来的夫君,一脚踹开了厢房的木门。门是“哗”的一声开的,他倏然出现在门口。我láng狈地躺在地上,抬眼便见到他沉静地立在逆光处,目不斜视地看着我,眼神温柔,夹杂着一丝同情,一身霜色的襕衫,剑眉星目,气宇轩昂。

后来的一切,在回忆里都变得模糊不清,他摆平了这一切,温柔地给我披上他的青色大褂。他没给我道谢的机会,揉揉我的碎发,起身跟着同行的人离开了。

上一篇:四年之间见闻要录下一篇:若服小传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