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声岛遗事2

作者:文选与文 阅读记录

五声岛遗事2

作者:文选与文

文案:

本次想尝试暗黑文,文中是一个人类用科技实现永生的世界,包括主角在内,没有好人,理论上是《五声岛遗事》的续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传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从获,国满 ┃ 配角:许甬,何琂,899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国满家的小朋友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日上三竿

郑从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透过窗帘都能感受到外面灿烂的阳光。她歪过头,脖子有点痛,身子酸,不过没有那些黏黏腻腻的感觉,大概已经清洗过了。她的脑子尚处在混沌状态中,想了好久,才意识到都是国满gān的好事。

国满那个人——唉。

从获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短暂的叹息,她把头摆正,仰面躺出一个很正经的姿势,然后就情不自禁地想起最近发生的事。真的,她三十几年的人生,不长不短,算是白活了。

曾经,她以为五声岛只是茫茫大海里的一个孤岛,岛上居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科技因为人为的原因停滞在某个阶段。因为岛上三大家族的纷争,五声岛忽然陷入混乱之中,守护者协会在这个时候出手,试图终结这个局面。

作为守护者协会的代言人,国满不再是那个温和的大学教师,她亲自出手,终结了许多人的性命,其中包括那么几个从获的亲戚。这一切尚在从获的认知范围当中,就算国满亲自将她救起,也是正常的行为,问题是——

当从获得知五声岛不是一个孤岛,而是这个星球上的实验基地,岛上所有的人和物,都是试验品,他们的言行举止一直在众目睽睽之下,是试验数据的来源。岛上居民几百年来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从来都不止他们自己知道。这时候,从获的世界坍塌了。

三十几年来受到的教育,三十几年来的经历,那些挫折磨难,简直是个笑话。从获眨眨眼,如果当初一口气淹死了,那也就罢了。可惜活到今日,生死不由己,将来如何,实在不敢多想。

“醒了。”

房门打开,国满的声音传来,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她心情很好。从获的脑袋寻着声音来源,扭了一下,然后就发现国满走路的速度比她扭头要快,转眼就到了chuáng边上。

“我以为你要睡到下午,”国满顿了顿,看了下时间,“还好,可以吃个早午餐。”

国满已经坐到chuáng沿上,从获对上她的视线,心底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怎么了?”国满露出关切的神情,一只手探了从获额头,略作停留,眼睛看着从获,“不舒服的话,跟我说。”

是真的在关心从获,从获默默地在心里对比了一下昔日国满的模样,的确是那个人,但是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经历了昨晚的事以后。

从获没办法坦然面对,她需要一个说法,而国满显然看出了她的想法,“看来是心病。”

国满笑得很温柔,她说:“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没法接受。五声岛是我们的试验基地,岛上的居民都是试验品,包括你。因为岛上的混战,我们的科研人员准备终止试验,包括终结试验品的生命。因为你,我不许他们这么做。”

昨晚,国满已经解释过,五声岛试验基地是个国际试验基地,试验结果理论上全球共享,关于岛上居民的命运,也不是某一个国家说了算的。作为西海岸国家联盟的宪法理事会理事长,国满能够改变原有的决定,尽管引起争议,五声岛上众多居民的性命还是暂时得以保全。

“以后,跟我一起生活。”国满的手探进被子里,拽出从获的手,握住。从获略作反应,意识到国满要做什么以后,淡淡就范。

国满诚意满满,从获反应平平,这样的结果,显然有点尴尬。从获别过头,不想看国满。虽然两人从来没有实际或者名义上的师生关系,但是“国满老师”这个称呼习惯了,心理上是没那么容易改变的。

从获认为,她从前一直像尊敬长辈一样尊敬国满,像对待紧要朋友一样推心置腹,以至于从来没想过还可以发展到这一步。别说对同性没有感觉,就是对待异性,跟许甬相识那么多年,从获也始终当他是朋友,不曾擦出丁点火花。

一度,从获认为自己有些问题。幸好她曾经上过绞刑架,蹲过监狱,待过jīng神病院,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她不是有问题,只是被耽误了。

“不跨过这道坎,你还是一个人。”要是别人说这样的话,从获肯定能听出嘲讽的意思,偏偏是国满。

同类小说推荐: